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253章 想你了(三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一想到晚上,饶是苏旬正活到这把年纪,仍旧觉得阵阵恐怖。

    要知道若是换做谁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感到有人在身旁盯着自己看,那种感觉都好不了。

    更何况这宅子里本就没什么人气,越是到了夜深人静之时,便是越发让人感到胆寒。

    原潇听言也不推辞,既然她答应了苏老,那么自然要负责将这件事情处理好。

    “那就打扰苏爷爷了。”

    “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能留在这跟老头子一道吃个饭聊聊天是我感谢你才对。”

    客厅内一老一少相视一笑,原潇明显从对面老人的眼中看到了由眼底流露出来的喜色。

    对比着空荡荡的大宅,原潇觉得面前的苏老爷子最怕不是黑暗,而是冷清跟孤独吧。

    眼看着离着晚餐的时间还有一些,原潇坐在沙发上,则是由着一旁的包里,取出了之前沈老爷子交给她让她带给苏老的东西。

    “姓沈的老家伙竟然还给我带东西了?”苏旬正在听说沈老爷子带了礼物给他后顿时笑着说道。

    两个老人之间在意的自然不会是什么礼物之类的,只不过到了这把年纪,念着的不过是份情谊。

    将那只桃木制成的盒子取出来,原潇小心的将它放到苏老的面前。

    苏旬正见到那盒子的瞬间,只觉得甚是古朴考究,看样子竟像是个有些年头的东西了。

    “这里面装着的是?”任是苏旬正看了好一会,也没研究出这样的盒子里会装着什么东西。

    “苏爷爷不如亲自打开看看,其实外公也没有告诉我里面有什么。”原潇轻笑,紧接着又道:“说起来这木盒乃是用桃木制成,而桃木本就有辟邪的用处,苏爷爷不妨睡觉的时候把它放在床头,也许能够有些效用。”

    苏旬正听言连连点头,同时将那只桃木盒子从桌子上拿了起来。

    “我到要看看老东西给我送了什么。”说话间苏旬正已经伸手将盒子打开。

    那桃木盒子看似复杂精巧,实际上多是没有什么用处的装饰。

    苏旬正很轻松的就将盒子掀开。

    盒子打开的瞬间,一股清淡的木香顿时散了出来。

    苏旬正猛的吸了吸鼻子,当即朝着盒子里看去。

    “苏爷爷,外公他送你的是什么?”见到苏旬正好久没有说话,原潇忍不住便问道。

    她不清楚自己外公到底送了老人家什么东西,只是看着老人的神情,那东西似乎……

    原潇皱眉,想着自己外公平日里喜好的一些东西,按理说应该不会让人觉得为难才对,只是看着苏老脸上的神情,却似乎显得很是莫名。

    果然,就在原潇话落的同时,对面的苏旬正这才指着盒子里的东西道:“你外公送我这个是做什么?”

    苏旬正说着伸手将木盒倾斜着送到原潇面前。

    原潇在看到那木盒里的东西后,先是一愣,紧接着笑道:“苏爷爷,我外公他果然跟您是多年的朋友,这不,你才有麻烦,他就已经把解决麻烦的东西送来了。”

    “嗯?你是说这东西可以帮我?”苏旬正一惊,他倒是听说过这种东西可以驱邪挡灾,只是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用可就不知道了。

    原潇看着面前的老人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当即伸出手将那桃木盒中之物取了出来。

    不大的桃木盒中,放着的赫然是一面巴掌大小的八卦镜。

    只见得那镜面同体金色,拿起来的同时镜面之上竟是泛着一层淡金色的微光,显然是一件上好的法器。

    饶是原潇都不曾在自己外公那看到过这面八卦镜。

    而沈老爷子竟是将它送给了苏老,这足以说明两位老爷子之间的感情深厚。

    将八卦镜拿在手中,原潇这才看向面前的苏老道:“此镜乃是一面先天八卦镜,有震鬼化煞避开凶之用。”

    先天八卦又称伏羲八卦,其排列顺序与后天八卦不同,而沈老爷子之所以送一面先天八卦镜来给苏旬正,想来为的就是用来镇宅之用。

    苏旬正对原潇口中的先天后天什么的不感兴趣,他在意的还是原潇手中的这面八卦镜是否真的能够解除他的困扰。

    看着原潇将八卦镜拿起,苏旬正想了想才道:“这面八卦镜若是当真这般有用的话,我真的要好好谢谢你外公了。”

    原潇知道老人心里怕是还存了些疑问,当下也不强求,只是重新将八卦镜收回到木盒之中,随机又答应了待会寻一个位置将这面八卦镜放上去。

    至于能不能解决苏旬正身上的煞气,等到明天自然可以看到结果。

    ……

    傅家。

    在傅君庭等了足足一天之后,平城终于有了消息。

    只是当傅君庭打开手下发送过来的消息时,脸色却是陡然一变。

    只见的手下发送过来的邮件里出现的赫然是自己派去平城的那两名手下的照片。

    照片上,他的那两名手下被人用绳子绑住了双手双脚,整个人打在地上,脸上满是青紫色的伤痕,甚至于额头上还有没有干涸的血迹。

    至于两个人的身上,傅君庭不用想也知道必然好不了。

    “岂有此理!到底是什么人干的!”傅君庭看着屏幕上的照片,只恨的咬紧了牙。

    没想到他关于原潇的线索没有找到,反而是让自己的手下被人发现了。

    想不出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傅君庭相信对方一定跟原潇那个女人有关系。

    想到这里,傅君庭猛地站起身,当即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他就不信堂堂傅家竟然会查不到一个没身份没背景的女人!

    与此同时,平城运尸盟会。

    江湛顺利的将邮件发送给傅君庭后,转身朝着那两名躺在地上的傅家弟子,随即冷笑一声道:“把这两个拖下去,关起来,千万别让他们死了。”

    盟会手下听言当即走出两个人来,将那两人扯着拖走。

    等到处理完两个人后,江湛直接便是朝着盟会内部的一家专属的休息室走去。

    容韶今天早早地就来到了盟会,其他人见着这位平时几个月都不会出现一回的爷,这两天竟是来的如此频繁,心上不由得皆是充满了好奇。

    然而容韶当然不会让这些好奇心得到满足,他只是待在自己的专属休息室里查看着一些资料文件。

    至于其他的事情,现在还不需要他来做。

    等到江湛出现在休息室门外的时候,容韶已经将今天需要他亲自处理的文件解决完,他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晚餐时间。

    “也不知道那丫头今天如何了。”嘴上说着,容韶直接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原潇,然而还没等到他拿出手机,就听的门外蓦地传来敲门声。

    本是带着笑意的脸上陡然升起一抹阴沉,容韶看向门外,随即冷冷道:“进来。”

    江湛本以为今个自家爷的心情必然是不错的,只是没想到他家爷的美好心情却是间接毁在了他的手上。

    休息室的大门打开,紧接着就见得江湛由着门外走了进去。

    只是就在江湛走进去的瞬间,便是感到一阵逼人的寒意迎面袭来。

    “爷……”江湛皱眉,等到他看到容韶一张冷脸后,顿时有些后悔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进来。

    “什么事?”看到江湛的瞬间,容韶猛地便是将手里的文件往桌子上一丢,砰地一声闷响落下,顿时让江湛的心也随之一紧。

    他不会是惹到自家爷了吧?可是他明明什么都没干啊?

    艰难的动了动身子,江湛第一次觉得休息室门前到沙发的距离这么长。

    等到江湛僵硬着身子走到容韶面前,容韶早已经不去理他,继续作别的去了。

    “爷,之前那两个傅家人已经解决了,而且已经查到他们背后的主子是傅君庭了,只是接下来该怎么做?”江湛说着猛地咽了口唾沫。

    他有些紧张,之前容韶几个月都不会来运尸盟会一回,江湛整天只要跟在陈睦身边处理一些小事情就行了。

    而现在他整天忙着给面前的这位爷办事,压力巨大的同时,也让他感到一阵吃不消啊。

    先不说这位爷的要求有多高,就是那一张随时都可能阴沉下来的脸,都让他一阵阵的胆战心惊啊。

    江湛想着,突然间很是佩服陈升。

    想着陈升竟然能跟在自家爷身边这么多年,这份毅力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了的。

    “傅君庭?傅家的那个长孙?”从文件上抬起头,容韶在听到傅君庭的瞬间,下意识的眉头一皱。

    傅君庭他倒是曾经听说过,不过他听到的却都是些关于傅君庭跟景司慕之间的事情。

    江湛见到自家爷终于肯搭理自己了,当即凑近过去道:“就是那个人,傅君庭是傅雅的亲哥,想来他打听原小姐的事情一定是为了傅雅的事情。”

    容韶忍不住冷哼一声,傅家找原潇的麻烦当然是为了傅雅的事情,这种事情还用说么。

    “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听到容韶开口,江湛当即如获大赦般的转身跑了出去。

    等到江湛离开,容韶这才重新拿起手机来,拨通了原潇的号码。

    ……

    苏家。

    原潇陪着苏老用过晚餐之后,便是向着老人说明自己要去观察一下宅子的风水的事情。

    外面天色已黑,苏旬正听言却是有些不放心原潇一个人去院子里转的。

    哪怕这里是自家内宅,苏旬正仍旧是不放心。

    不因为别的,单单是他近来遇到的那些个怪事,一般人都接受不了,更何况原潇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若是出了什么岔子的话,他哪还有脸去面对自己的老友?

    “苏爷爷你放心好了,我从小就跟着爷爷到处走,这些事情吓不到我的。”

    原潇看着苏旬正一脸紧张的样子,当即安抚道。

    她知道老爷子担心她,不过这些对她来说都只是小事而已。

    “潇丫头,那你小心些啊,如果不行的话千万被强来,到时候老头子我再另想办法。”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应下一声,原潇当即拿起那桃木盒中的先天八卦镜朝着门外走去。

    等到原潇将整个苏家转了一圈之后,苏家的地势风水原潇已经了然于心。

    苏家宅院虽然独立建造,却是在苏宅后方,在前些日子却是新建起了两处建筑。

    虽然那两处建筑并不是用作住宅,在风水上却仍是占据了一方位置,称之为天斩煞,也正因为如此方才影响了苏家的风水。

    原潇抬眼朝着那两处建筑看了看,随即转身朝着苏家主宅走去。

    既然已经知道了风水上出了什么问题,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原潇看着说中的先天八卦镜,没想到她外公竟是连同这些都算到了,不然的话又怎么会这么巧的就让她送了这个过来。

    就在原潇朝着主宅走去的同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原潇清楚这个特定的铃声是谁打来的,当即一手托住手中的先天八卦镜,另一只手则是快速的那处手机接通了电话。

    “容韶?”

    “嗯,是我。”

    “有事么?”

    “……想你了。”

    “……”

    “你在忙么,怎么都不说话?”休息室里,容韶盯着手里的文件,注意力却全部都落在了电话那头的某人身上。

    “没什么,今天拜访了外公之前的一个朋友,现在正在他家。”

    原潇看着手中的八卦镜,眼前却是慢慢浮现出了容韶的身影。

    原潇之前一直觉得情侣之间分隔两地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又不是生离死别,然而直到刚才在听到容韶那句‘想你了’之后,原潇竟是第一次生出一种恨不得马上见到对方的渴望。

    “原潇……”

    “嗯,怎么了?”

    “傅家的人已经在查你的消息了,平城这边的事情我会去处理好,但是京城那边你还要小心一些。”容韶的语气陡然变得严肃了几分,他觉得傅家的事情必须要让原潇留心才行,毕竟他现在还在平城,若是京城那边出了什么紧急情况的话,他怕自己赶不及去救她。

    在听到傅家的瞬间,原潇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她知道容韶一直在默默的帮她,只是傅家的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就解决。

    而早在来京城之前,原潇就已经做好了面对傅家的准备,她不会惧怕却也不会不怕死的跟他们硬碰硬。

    “我会小心的。”原潇轻声应道。

    容韶听到原潇的声音有些低沉,还以为她是心情不好,当下竟是连同自己的心情都变得有些低落。

    他想,这就是情绪上的相互影响吧,爱一个人,就会想要分担她的情绪,在她开心的时候陪她一起开心,在她难过的时候……

    不对……容韶猛地摇了摇头,如果原潇难过的话,他绝对不要陪她一起难过,他要做的是想办法让她开心起来才对。

    这么一想,容韶顿时打起精神,然而还没等到容韶再次开口,就听得电话里原潇的声音再次传来。

    “容韶,我这边还有件事情要办,傅家那边我会留心的,先挂了。”

    容韶方才升起的一腔热血顷刻间便是被破了一盆冷水,急速冷却。

    他明明还没来得及安慰自己的爱人,怎么可以就这样结束了?

    眉眼一沉,容韶只觉得心底一凉,顷刻间便是再没有了动力,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收紧,却是没有先一步挂断电话。

    他要等到原潇先挂才行……

    手机里蓦地传来一阵风声,容韶听着那声音,想象着自己此时正与原潇呼吸着同一片空气,感受着同一阵风。

    而就在容韶听着耳边阵阵风声的同时,那由着电话那头,蓦地却是又传来一声低语。

    “……我也想你……”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