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250章 家族大义,血缘亲情(四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一群废物!”

    傅君庭猛地大吼一声,声音传出的瞬间竟是让守在门外的傅家弟子皆是一颤。

    “少主子,您先别动怒,我们虽然查不到,但还可以找其他办法,”

    手下脸色惶恐,虽然只是听到自家主子的声音,不过他已经完全可以脑补出自家主子此时的神情了。

    “什么方法?”深吸了口气,傅君庭知道自己不应该如此暴躁易怒,但他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在平城的地界上,如果我们查不到的话,却还可以去让人别人来查。”

    “你是说……平城的运尸盟会?”几乎就在手下开口的瞬间,傅君庭就想到了运尸盟会的事情。

    在帝国圈子里,没有谁会不知道这个组织的。

    他们行动虽然神秘,却好在只要有人出得起价钱,他们就会出手。

    而眼下他需要的正是关于那个叫做原潇的女人的动向。

    蓦地皱了皱眉,傅君庭冷声道:“那好,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千万别再让我失望。”

    手下闻言当即感叹自己的机敏,要不是他及时想起来还有这个组织的话,保不齐以后就不用回到傅家去了。

    ……

    傅君庭在与自己的手下联络之后,直接被叫到了傅青云的住处去。

    等到傅君庭出现的时候,傅盛泽跟徐茜已经坐在了傅青云的身侧。

    “爷爷,父亲,母亲。”

    傅君庭迈步上前,紧接着十分熟稔的做出傅家的家族礼仪。

    看到傅君庭脸上还未消去的痕迹,傅青云却是陡然脸色一沉,他侧身看向坐在身旁的儿子,猛地将手里的杯子重重的落了下去。

    “盛泽,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君庭已经长大了,不要在其他人面前让他难堪,你看看自己都做了什么?”

    此时的傅青云俨然与之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傅家家主不同,好似在一瞬间,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疼惜孙子的爷爷,说话间语气虽重,却又透着对傅君庭的关怀之意。

    就连一旁的傅盛泽跟徐茜两个一时间都觉得这样的傅青云有些陌生。

    “爸,我之前只是太过生气了而已,所以没有掌握好分寸,是我做的不对。”傅盛泽说着眉眼一沉,好似真的在为之前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感到后悔。

    傅君庭看着自己父亲露出这样的神情,不知道为什么,竟是莫名的生出几分恐慌,明明他已经这么大了,却还是下意识的惧怕自己的父亲。

    也许是小时候受到的管教太过严厉,也许是从前每次见到父亲时他总是冷着一张脸。

    傅君庭自觉与这个父亲之间并没有多少感情,只是当他看到自己的父亲露出这样的神情时,恐慌过后竟又觉得心上一紧。

    “爸……”傅君庭突然抬起头,“我没有怪你。”

    脸上蓦地绽开一抹笑意,傅君庭说着又看向傅青云道:“爷爷,今天的事情是我没有处理好。”

    傅青云本是阴沉的脸色,在看到傅君庭开口的瞬间,竟是逐渐散开,最后就听得老爷子突然大笑一声。

    “好,很好,君庭你能这样想最好。”

    一场谈话最后竟是在傅青云的笑声中结束,然而等到傅盛泽跟徐茜离开之后,傅青云却是单独将傅君庭留了下来。

    老人端坐在蒲团之上,不动间竟是自带着一股子仙风道骨之气。

    蓦地,傅青云突然睁开眼睛,他看向傅君庭的神色一变,道:“你刚才的表现很好,你虽然不喜欢自己的父亲,不过好在能够冷静,没有当场说出任何不敬的话来,不像你那个父亲一样脑子一热就不顾其他。”

    在傅君庭的印象当中,他这个爷爷很少会夸他,即便是他将事情做得再好,也很难得到一声赞扬。

    “爷爷不觉得我这样做不对?”直起身,傅君庭说话间让自己的脊背挺的笔直,这让同样坐着的他比起对面的傅青云要高了一些。

    “你错了,我并没有觉得你这样不好,相反的我倒觉得你做的很好,作为一家之主,就要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哪怕是在亲人面前,也要学会伪装。”

    傅君庭听着傅青云的一番话,眼中的迷茫逐渐变成一抹笑意。

    他知道爷爷说的不完全是对的,然而他的潜意识里却觉得他就应该变成这样的人才行。

    意识挣扎间,傅君庭最后选择了相信。

    他把傅青云的话记在心里,并且将其当做日后做事的准则。

    ……

    容家。

    容熙一早便是被卫澜拉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不用想也知道卫澜拉自己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容熙的心里下意识的觉得有些反感。

    如果容炤没有出事的话,她的这个母亲是不是连想都不会想起自己?

    想到这里,容熙便是下意识的握紧了手掌,尖利的指甲险险刺伤掌心,然而容熙却如同完全没有感觉一般,一动不动的站在卫澜面前。

    “熙熙,你应该知道妈找你来的意思吧?”卫澜坐下来,蓦地伸出手去握着容熙的手掌。

    然而容熙此时两只手皆是紧握成拳,以至于卫澜伸出的手只能够堪堪搭在容熙的手背上。

    容熙的手微凉,不知是因为本身体温就是这样,还是因为卫澜的事情感到心凉。

    “妈,有什么事情你直接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帮你。”

    容熙说着抬起头,露出有些苍白的脸色。

    卫澜见到这样的女儿,恍然间竟是心上一紧,下一刻便是忍不住轻轻抚上了容熙的脸,道:“你这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昨晚没有睡好?”

    容熙听言既不摇头,也不点头,只是用着一双泛红的眼睛盯着卫澜。

    卫澜早被容熙这样的眼神盯的心上发紧,她回想着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然而并没有发觉自己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

    “熙熙啊,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回过神来,卫澜只当是容熙身体不舒服,当即松开握着容熙的手转而朝着她的额头摸去。

    容熙见此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才道:“妈,你是想要让我跟爷爷求情放了容炤是么?”

    “什么容炤,那是你亲哥哥,你怎么能直呼你哥的名字呢?”提到容炤的瞬间,卫澜瞬间好似变了个人似的。

    容熙在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是仍旧不动声色。

    容炤……每次都是因为容炤的事情才想起我……呵,真是可笑至极!

    “再者说了,你当真能眼看着自己的亲哥哥在外头吃苦而不帮他么?”卫澜见到容熙似乎有被自己说动的意思,当即继续道:“你看你一回来老爷子有多高兴,要知道现在在整个容家老爷子可是最疼你了,就连容天祁那小子都别想跟你比。所以我相信只要你开口,老爷子那边一定会松口。”

    半晌过后,容熙终于点头,“好,我去试试看。”容熙苍白着脸,话落当下径直转身开门离开。

    而卫澜在得到容熙的答复后,终于松了口气。

    只是当她看到容熙脸色苍白的离开时,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

    她迈步追出去,却发现容熙早已经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

    原鸿的情况仍旧没有好转。

    陈升在医院里待了两天之后终于被容韶叫了回去。

    一路上,陈升只觉得自己如同重获自由般的,连同空气都亲新了许多。

    只是等到陈升匆匆赶回到容韶身边时,面对着堆积如山的文件,跟一堆繁琐的事务时,陈升则是恨不得直接掐死自己。

    他就知道自家那位少爷绝对没这么好心,绝对没这么良善。

    而就在陈升忙着处理文件的同时,容韶则是已经出现在了运尸盟会之中。

    其他人进入盟会必须要等到夜晚降临才可以,而容韶却是随时都可以自由进出。

    原因无他,作为盟会的主子他自然享有一切特权。

    盟会的地下室外。

    伴随着一阵锁链移动的声音,地下室的铁门已然被人推开。

    容韶抬眼朝着铁门内看去,远远地就看到门内的角落里蜷缩着一个人影。

    那人蓦地听到声音后,下意识的用自己的双臂抱紧膝盖,似乎生怕有人靠近他一样。

    “最近似乎老实了许多。”站在门外,容韶蓦地开口问道。

    跟在他身后的陈睦听言点头道:“最开始的时候确实有些麻烦,不过少爷应该也知道盟会里的人大多是些急脾气,遇上他这样不消停,那些个小子自然也不会让他安生。”

    陈睦说着视线转而落到一旁的江湛身上。

    江湛猛地被陈睦这样看过来,顿时一惊,赶忙道:“会长你看我做什么,我可没时间在这里陪他玩儿。”

    “你紧张什么,我又没说是你做的。”朝着江湛白了一眼,陈睦说完视线回转,看向容韶又道:“少爷怎么会突然想要来看他,难道是……”

    “嗯……容熙回来了,据说回来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容韶并不避讳在容炤的面前说起这些,他说话间一直注意着容炤的反应,见到他虽然看似一动不动的缩在墙角,却是明显在他提到容熙的时候后背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这足以说明他仍旧还没死心。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