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226章 谁不要脸?(四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再来。”就在江湛话落的同时,刀疤男已经松开那只脱臼的手,迅猛的拳头如风一般的便是朝着江湛挥了过去。

    容翰哪里知道刀疤男竟然在这个时候变得不停命令,等到他察觉到的时候,刀疤男的拳头已经朝着江湛挥了出去。

    “孟浩,你在干什么!”容翰看向刀疤男的瞬间当即呵斥道。

    伴随着容翰这一声喊出,大厅内的其他人这才知道这个刚才几乎砸了盟会场子的男人竟然就是孟浩。

    “孟浩?没想到竟然是你。”就在孟浩一拳挥出的同时,江湛已经做出了应对。

    只见的他身形向着旁边躲开的同时,手上随之快速出招。

    “砰!”

    半空上,两道铁拳对上,顿时发出一声闷响。

    江湛与孟浩赤拳相对,伴随着那一声闷响过后,两个人的手掌之上皆是显出了丝丝腥红。

    孟浩这个名字一般人虽然不知道,但是对于江湛他们来说却不陌生,那个当面游走与西南之地的男人,曾经也是帝国内既有名气的运尸人,只是后来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个人就此消声觅。

    江湛收回手,眼神之中带着明晃晃的打量。

    他在打量面前的孟浩,而面前的孟浩却是猛地向后退开了几步。

    不是因为惧怕,而是被刚才的那一拳的余劲逼退。

    “江湛,退回来。”

    就在两个对视的人又要再次动手的瞬间,陈睦的声音则是由着江湛的身后传来。

    江湛闻声收手,同时向后退去,重新站到陈睦的身后。

    容翰看着受伤的孟浩,脸上的颜色甚是好看。

    “丢人。”

    暗暗咬牙,容翰说着将看向孟浩的视线收回来,这才又对上陈睦。

    “陈会长,我们还是找地方谈正事吧。”

    容翰说着朝着四周打量过去,因为之前孟浩的出手,以至于现在的大厅内哀嚎遍地,根本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谈事情。

    陈睦皱眉,却意外地没有拒绝容翰的要求。

    倒是在他身后的江湛脸上闪过一抹不快,却又很好的收敛了回去。

    几分钟后,盟会专门的会客室内。

    容翰进门的瞬间便是直接寻了地方坐下来,而跟在他身后走进来的孟浩,则是十分自觉地在容翰的身旁站定。

    陈睦看着对面两人,没说话,只是脸色越发的不好。

    江湛一脸不屑的冷哼一声,视线在孟浩的脸上扫过一眼后,干脆不再去看他。

    “二爷有什么话可以直说了。”陈睦坐下来问道,他称呼容翰一声二爷不过是出于礼貌给容翰一个面子而已,若是没有了容家这层在的话,容翰这样的人根本连他们盟会的大门都没法进来。

    容翰对这一称呼倒是颇为受用,他翘起腿,视线由着陈睦脸上扫过,才开口道:“这件事情说起来算不得大,不过却让我十分困扰。”

    “哦?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陈睦佯装一副好奇的模样,只是眼底并没有任何的波动,那眼神在江湛看起来,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一样。

    容翰也不啰嗦,这件事情困扰了他有些日子了,若是不解决的话,对他来说简直是莫大的折磨。

    将自己进来总是噩梦连连,无法入眠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番。

    容翰说道激动处,一张脸上涨的通红,连同眼睛里都浸满了血丝。

    淡定听完容翰的讲诉,陈睦轻轻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这才转身朝着身旁的江湛道:“去把之前的那串安神的手串拿来。”

    说着陈睦又看向容翰道:“二爷的身上怕是不小心沾染了邪气,不过不要紧,等到待会你将那手串带回去,噩梦必然可解。”

    容翰说完沉默了一会儿,直到脸上的怒意散去之后,才看向陈睦道:“这样最好,要知道我这些天都没能好好休息过。”

    一想到这些天来自己每晚都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噩梦折磨,容翰就觉得一阵烦躁。

    “呵,二爷之前可是接触了什么人了,否则的话应该不会如此才对。”陈睦端坐着,嘴里的话似在为容翰分析,然而他心里却知道,容翰之所以被噩梦纠缠,不过是因为之前江湛拿给容翰的三只符袋的问题。

    那符袋之中放着并不是什么驱邪除煞的符咒,而是引魂招阴的符咒。

    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陈睦说着一双眼睛却是越过容翰朝着他身后的孟浩看去。

    孟浩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着沉默,饶是他的手腕已经被江湛捏到脱臼,却是面上连同意思异样的神情都没有。

    不得不说,这样的孟浩让陈睦都忍不住有些佩服。

    而佩服归佩服,陈睦既然知道了孟浩此时是跟着容翰办事的,即便是从前再欣赏这个人,现在也只能是敌对关系。

    片刻之后,江湛已经带着一只木质雕花的盒子回到了会客室内。

    迈步走近的瞬间,江湛的视线不由得落到对面的孟浩身上,与此同时,孟浩好似知道江湛会看向自己一样,竟是在用一时间抬眼朝着江湛看去。

    视线于半空上相交,随即快速错开,速度快的让人根本捕捉不到任何的异常。

    陈睦从江湛手中接过那只木盒,随即推到容翰面前。

    “戴上此物,必然会有效。”

    从江湛走进来的一瞬,容翰的视线就未从那木盒上移开过,此时看着就在面前的木盒,容翰当即伸出手将木盒拿起。

    只是就在容翰拿起木盒的一瞬,那由着他的身后却是猛地伸出一只健壮的手臂来,直接将容翰手中的木盒按住。

    容翰见此先是一愣,紧接着他回头看着那手臂的主人看了看,竟是真的将手松开。

    孟浩用着那只完好的手将木盒拿起,随即使用一只手灵活的将木盒打开。

    木盒打开,顿时露出放在里面的一串紫红色雕刻了诡异纹样的檀木手串。

    “二爷是在担心我暗中动了手脚么?”江湛脸色一沉,说话间语气更是带着明显的不满。

    容翰听言没有急着回应,只是在看到孟浩向着他轻轻点头后,这才松了口气,转而看向陈睦道:“我当然不会怀疑江湛,只是凡事还是小心一些的好,陈会长以为呢?”

    容翰笑着说完,紧接着直接将孟浩手里的手串接过来,堂而皇之的戴在了手腕上。

    手串戴上的瞬间,容翰只觉得一股暖意沿着手腕向上,顷刻间便是直达他的全身,那感觉竟是说不出的通体舒畅。

    笑着点了点头,容翰觉得很满意,同时在他心里更是生出了一种这盟会之人都要敬他、惧他的错觉来。

    殊不知,就在他戴上手串的瞬间,站在对面的江湛脸上则是闪过一抹冷笑。

    当真以为好东西会这么轻易的就送到他的手上,且等着瞧吧。

    江湛知道陈睦一直碍于容翰是容家人而对他诸般忍让,因此想要给这位‘大爷’教训就要从侧面入手。

    就好比之前给他的符袋一般,江湛这回送出去的手串绝对要比那个‘好得多’。

    陈睦全程淡定的看着,直到容翰看向他,这才捏了捏手里的杯子,道:“话虽如此,不过还请二爷以后来的时候不要这么大费周章了,毕竟我这里一向冷清惯了,突然闹得哀鸿遍野的实在是扰人。”

    容翰本是升起笑意的脸顿时一僵,他怒视着陈睦,一双眸子里当即浸满了怒意。

    本以为带着孟浩来这里必然可以给江湛一个教训,不想孟浩竟然如此没用,反倒是被江湛扭断了手。

    越想越气的容翰猛地站起身,冷喝道:“陈睦,我称你一声陈会长是看在你这么多年来为了容家尽职尽责的份上,说到底你们陈家人不过是容家养的狗,千万别给脸不要脸!”

    容翰话落,不等陈睦做出反应,一旁的江湛就已经冲上前去。

    “你特么说谁不要脸!”人影一闪,江湛抬手就朝着容翰的身前挥去。

    只是就在江湛动作的同时,那站在容翰的孟浩也猛然有了动作。

    就在江湛将要拉住容翰领子的瞬间,孟浩猛地出拳,这一拳不仅挡住了江湛的伸出的首,最后还正正的打在了江湛的脸上。

    江湛猛地吃痛,身子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还没等到江湛回国过神来,就见得孟浩已经欺身逼近,动作间拳头抬起,直直的朝着江湛的太阳穴上挥了下去。

    不知道孟浩哪里来的力气,经好似突然爆发出来潜能一般。

    陈睦见此就要上前阻止,却是他一把年纪又哪里能赶得上孟浩出手的速度。

    眼看着孟浩这一拳若是落下的话,江湛不死也要重伤。

    电光石火间,陈睦只觉得心上一紧,然而就在孟浩那一拳距离江湛不过几公分的瞬间,就见得一道黑影如风般由着门外闪入。

    来人一个闪身站到孟浩跟江湛中间,抬手便是握住孟浩的拳头,与此同时猛地向后一掰,就听得‘咔’的一声,骨头碎裂的声响如同惊雷一般,不止让孟浩低吼出声,就连一旁的江湛等人也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