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217章 开棺,君曜被虐(二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空气中扬起浓重的尘土味儿,原潇却并不觉得难闻,她的母亲被埋在这里十年,闻的就是这样的气息吧。

    那几名黑衣人见到原潇走过来,皆是十分识趣的退后到一旁。

    原潇俯下身,将手中握着的九枚铜钱缓缓地放入到坟墓当中,随即伸出手来将棺盖上方的尘土轻轻拭去。

    “先抬上来吧。”

    擦拭过后,原潇这才转身向着身后几人说道。

    那几人动作很快,不过用了两三分钟的功夫就已经将那副暗红色的棺材由着墓中抬了出来。

    “原小姐,需要开馆么?”

    将棺材抬到地面上之后,那几名黑衣人中的一人想了想才问道。

    他们几个在被会长派来的时候,就一定特地叮嘱过了,凡事都要听从原潇的安排,因此下他们做什么事情自然是不敢妄动的。

    原潇闻声点了点头,“开吧。”

    在起坟之前,原潇并不知道安葬她母亲的棺材竟然腐烂成了这副模样,本想着原家人许是会将她母亲的尸体火化,这样她也方便将母亲的骨灰带回去。

    只是……

    看着面前这幅腐烂变形的棺材,原潇觉得,也许原家人根本就没有将她母亲的遗体火化,怕是为了省事干脆直接将遗体装殓进棺材后便匆匆下葬了吧。

    额头上的青筋直跳,原潇强压住心里的怒意,这才向着一旁退后了一步,示意那几名黑衣人动手。

    几个人的速度虽然很快,原潇却可以看出他们的小心。

    原潇察觉到几个人的小心翼翼,心里却是不由得生出疑问。

    这几个人都是陈会长找来的,而她跟陈会长不过是之前见过一面罢了,两个人自然谈不上交情,只是眼前的这几个人看起来似乎对她又特别的小心,好像生怕惹到她不高兴似的。

    就在原潇思索着面前几人的意图的同时,面前的暗红色木棺已然被几个人打开。

    棺盖封的并不结实,因此下几个人很是轻松的就将棺盖撬开了一条缝隙。

    伴随着棺盖的开启,几名黑衣人皆是十分有默契的向后退开两步,确定自己不会在第一时间看到棺内情况后,这才站定下来。

    他们清楚的知道棺内安葬的是什么人,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会选择退开,以免让原潇觉得他们对棺内安葬之人不敬。

    原潇对面前几人的表现实在是十分满意,因为满意,原潇觉得自己付出的酬劳似乎可以再多给一些,毕竟这些人都是盟会中顶尖的人物,这样的人虽然做着这样的工作,在行内却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们能够以这样的态度,原潇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只是眼下她一颗心都放在面前的开启的木棺之上,自然无暇去想太多。

    迈步向前,原潇走到木棺前的瞬间,暗暗收紧了手掌,记忆中母亲的模样由着脑海中闪过。

    原潇犹记得那张带笑的脸,永远都是那样温柔,就如同春日的暖阳一般。

    她知道母亲在原家的日子过得并不快乐,曾经的那段日子里,她们母女两个相互依靠着过日子,虽然处处受人白眼,却过得很开心。

    指尖抚着木棺边缘,原潇一步步走过去,在做好准备后俯身朝着棺内看去。

    然而就在原潇看向木棺内的瞬间,那只扶着木棺边缘的手猛地便是一紧。

    “原小姐,你怎么了?”

    一旁的黑衣人见到原潇好一会都不曾动作,不由得一惊。

    莫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们可是奉了会长大人的命令来的,若是过程当中出现什么问题的话,那么他们不仅没法回去跟会长交代,就连这一行恐怕都不要做了。

    身后黑衣人的声音传来,原潇猛地回过神来,只是当她看到眼前那空荡荡的木棺内时,仍旧忍不住脸色一变。

    伸手朝着木棺内摸索过去,原潇几乎可以确定,这幅木棺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甚至于这幅棺材之中都不曾有放过任何东西的痕迹!

    一颗心陡然变冷,原潇愣在原地,一瞬间竟是觉得脑中空白一片。

    身后的几个人终究忍不住走上前去,只是当他们看到空荡的木棺内部时也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

    “这……原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明明挖开了墓地,并且亲自将棺材抬了上来,只是棺中怎么会什么都没有?

    “不是你们的问题。”好一会,原潇终于开口,“也许这棺材里本来就什么都没有。”

    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原潇只觉得周身的力气如同被抽光了一般,扶着木棺边缘的手动了动,整个人更是如同马上就要栽倒下去一样。

    走近过来的几名黑衣人见此,皆是不知所措。

    他们还是第一次遇上的这样的情况,若是一般的主顾也就罢了,偏巧今个遇上的这位似乎来头不小,这让他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原潇那只扶着木棺的手掌却是猛地收紧。

    她扶着木棺站起身,转身朝着那几名黑衣人看去,“麻烦几位帮忙把这里填平,至于这幅木棺,还请帮我送到三川去,地址我之后会通知陈会长。”

    原潇说完看也没看身后的几人,当即转身朝着墓园外走去。

    她母亲的墓里为什么会什么都没有?

    原家人到底把她母亲的尸体葬在了哪?亦或是说当年她母亲的死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真相?

    原潇只觉得一瞬间思绪异常混乱,她想不通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若是她今天没有带人过来的话……若是她这一辈子都没有想过要将母亲的墓迁回到三川去的话……是不是她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件事情,这一辈子都要来祭拜一座空墓!

    原潇一步步向前走去,身侧的手掌狠命的攥紧,连同指甲刺入掌心都不曾察觉。

    习习冷风吹来,打在原潇身上,吹乱发丝,扬起衣摆,却吹不散原潇心中怒意。

    ……

    山脚下,齐胤将自己关在车子里,饶是憋闷的难受,也不曾离开车子半步。

    他可没忘记上次在这山上遇到的事情,此时只要想想都还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因此下在原潇离开的同时他就下定决心,绝不乱动。

    山风阵阵,四下里顿时传来一阵沙沙树响。

    齐胤整个人靠在椅背上,眯着眼朝前看去。

    恍惚间,他只觉得面前的方向似乎有什么一点点的朝着自己靠近过来。

    齐胤一惊,猛地坐起身来便是朝着前方看去,只是当他揉了揉眼睛再次看过去的时候,方才瞥到的那东西却是已经消失不见了。

    坐在车上,齐胤脸色陡然一白,他是不是又遇上身脏东西?

    想到这,齐胤猛地攥住原潇走时交给他的那张符纸。

    暗黄色的符纸紧紧地握在手里,齐胤轻轻地呼了口气,紧接着俯身朝着前方再次看过去。

    而就在他俯身向前的同时,由着车子的后座上,只见的红光一闪,下一刻,一道红衣人影已经稳稳地坐在了那里。

    齐胤朝前看去再次确定了面前的方向什么都没有后,这才松了口气。

    回过神来,齐胤再次将后背贴靠在身后的椅背上,这才打算继续小憩,然而就在他向后靠过去的瞬间,他的视线蓦地瞥到上方的镜面。

    镜子里,只见的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的男人此时正坐在后座上,在齐胤看到他的瞬间,那男人竟是缓缓勾起嘴角,朝着齐胤咧嘴一笑。

    “有鬼——”

    ‘砰’

    任凭是谁平白的见到自己的车子里头突然间冒出一个陌生人来都会觉得害怕,更何况还是在这荒山野岭里。

    齐胤在看到后座那红衣男人的瞬间便是联想到之前遇到过的鬼怪。

    握着符纸的手猛地抬起,齐胤惊慌间,竟是难得生出几分勇气来。

    就见他突然伸出,将手中的符纸摊开,动作间就要朝着那后座上的红衣男人的脸上按了过去……

    君曜没想到齐胤竟然能够这么快做出反应。

    他本来是想要吓一吓齐胤,不想就在他看到齐胤那一张肿的如同猪头的脸时,便是忍不住想笑。

    后座上,君曜忍不住笑意的同时,齐胤那只捏着符纸的手已经来到了君曜的面前。

    一般的符咒自然对君曜无效,只是当他满不在意的朝着齐胤白了一眼的同时,那张被齐胤挥出来的符纸之上竟是蓦地泛起一道金光。

    金光散出,顿时打在君曜脸上。

    回身的齐胤,几乎能够清楚的看到君曜脸上的表情变化,一张笑脸陡然变化,扭曲变形,就如同恐怖片中被识破身份的妖怪。

    “妈的……把你的这张符给爷拿下去!”

    君曜摸着自己捏去变形的脸,气愤的大喊。

    然而齐胤早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他猛地推开车门,便是朝着一旁跑了出去。

    车子里,君曜只觉得脸上一阵灼热,紧接着一阵阵的刺痛之感袭来,让他忍不住想要杀人。

    “原潇……又是原潇那个死女人!”在触及到符纸的瞬间,君曜就已经辨别出了此时伤到他的符纸是原潇所画。

    握紧了拳头,君曜方才那只接触到脸上符咒的手此时已然被符上的金光灼伤,连同半张脸皆是变得血肉模糊。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