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216章 容韶保护,动手迁坟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卫澜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了颤,就在她以为这通电话不会被接通的瞬间,电话那头却是蓦地传来一道轻柔的女声。

    “喂?”

    “熙熙……”

    在听到容熙声音的瞬间,卫澜眼中的泪水再次止不住流了出来。

    她的手紧紧攥着手机,就连声音都有些发颤。

    容熙没想到自己母亲会这么晚了打电话给自己,自从她出国之后,家里除了父亲容翰之外很少会有人打电话给她。

    而就在刚才的一瞬,她明显从母亲的语气里听到了一丝哭腔。

    她的母亲哭了?

    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事了?”

    容熙的语气已然变得有些焦急,她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会让她的母亲哭了。

    “熙熙,你哥哥他被关起来了,你帮妈妈想办法,救救你哥哥好不好?”卫澜脸上的泪水早已经止不住,她抽泣着开口,整个人看上去俨然虚弱到了极点。

    容熙是她最后的希望了,若是容熙都不肯帮她的话,那么她就真的走投无路了。

    电话里,容熙听着母亲哭泣的声音,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

    “妈,你别着急,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一定帮你想办法把哥救出来。”

    卫澜含着泪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全部跟容熙讲了一遍。

    容熙听完后,先是沉默了一会儿,又安抚了卫澜几乎后才道:“妈,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要是不行的话,我就亲自回去帮你。”

    卫澜听着女儿的保证只觉得心里一暖,不得不说这么多年来她的这个女儿一向乖巧懂事,几乎没有让她操心过,倒是容炤从小就个性内向,倒是没少让她费心。

    “熙熙,妈妈现在只能靠你了。”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不早了,妈你赶快休息去吧。”容熙语气里满是关系,这样的话听在卫澜耳中简直比任何安慰都要来的舒心。

    她点头应了一声后,便是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后,卫澜这才松了口气。

    揉了揉眉心,紧接着便是朝着身后的方向直直的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远在f国的容熙,却是并没有电话中的那般轻松淡定。

    此时的容熙神色阴沉,这使得她整个人更如同笼罩了一层黑屋般的,原本白皙的脸上逐渐泛起一层冰冷。

    蓦地,容熙站起身,紧接着抬腿便是一脚将面前的椅子踢翻在地。

    ……

    酒店门前。

    傅鸣好一会方才回过神来。

    只是他的心情显然糟糕到了极点,就连之妍都不敢轻易地靠近过去。

    “那个,你还要继续在这里么?”好不容易等到傅鸣周身的气息收敛了些,之妍这才壮着胆子问道。

    显然有些不甘心,然而傅鸣虽然心有不甘,经过刚才的事情一时间却又弄不清楚原潇的实力如何,好一会方才抬起头看向身后的之妍道:“不等了,既然她得罪了傅家,早晚要收拾她,也不急于一时。”

    之妍听到傅鸣这么说,顿时松了口气,她可不想继续待在这里吹冷风,实在是太自虐了。

    “那太好了,我们赶紧回去吧,明天还有正事要办。”

    之妍说着已经转身,却是傅鸣猛地抬头又朝着酒店正门的方向看过一眼之后方才略带不甘的转身离开。

    街角处,君曜斜靠在身侧的墙上,看着傅鸣两人离开,这才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肩膀。

    “还真是个爱招惹是非的主儿。”君曜开口,也不知口中的那位‘主儿’说的是谁。

    只是就在他话落之后,就见得街角处蓦地红光一闪,下一刻,哪里还有刚才的那道红衣人影。

    容韶打开房门的一瞬,迎面就见得一个巴掌大的东西朝着自己袭来。

    站定原地,容韶抬手便是一抓,当即将那‘东西’接住。

    莹红通透的苹果落在容韶修长的手中,竟是显得分外的相得益彰。

    房间里。君曜一个侧身落定,在丢出苹果的同时已经稳稳地坐在了一旁椅子上。

    “按照你的吩咐,确定那个女人安全之后我才回来的。”君曜坐在一旁,开始向容韶汇报起今天原潇的行踪。

    容韶听过点了点头,表示对君曜工作的满意。

    “她没有发现你?”坐在君曜对面,容韶说着抬手将刚才接住的苹果丢回给君曜。

    “我亲自出马你还不放心么?要是她发现我了的话,哪里会让我继续跟着。”一想到原潇,君曜就恨得牙痒,然而碍于容韶的问题,他又不能真的对原潇做出什么来。

    君小爷一脸郁闷,想他是什么身份,竟然沦落到了给人暗中当保镖的地步,实在是丢人。

    容韶却不管君曜丢不丢人,反正君曜本来就不是人。

    容韶此时心里想着的问题却是原潇今天所去的地方。

    城郊墓园,容韶记得自己第二次见到原潇便是在城郊墓园里。

    当时他去拜祭,正巧也遇上了去拜祭的原潇跟齐胤两个,后来容韶知道了原潇母亲的坟墓似乎正是在那里。

    而今天原潇再次去到那里……

    “她进到墓园的时候你有没有跟过去?”容韶绝对没有监视原潇的意思,只是最近傅家的人活动频繁,他担心原潇不察会遇到危险。

    君曜这次却没有直接回答容韶的问题,他蓦地坐直身子,暗红色的眸子里升起一丝谨慎,“我还想问你呢,那墓园怪异的很,我在周围转了好一会都进不去,是不是你在那里设了什么东西?”

    迎上君曜的疑问,容韶只是皱眉,“那里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知道那里的阴气很重,只是我每次去的时候都很正常,所以并没有在意。”

    “这么说,你根本就没进到墓园里?”容韶挑眉,紧接着唇角勾起,“你之前不是一直说自己有多厉害,怎么连个墓园都进不去?”

    “这是因为……”就要气结,险些就要从坐上跳起来,好在有之前的教训,君曜现在将脾气控制的不错,绝对不会轻易地去跟容韶争执。

    背后猛地朝着身后的椅背上靠过去,君曜吸了口气,道:“我又不是万能的,那个鬼地方邪门的很,不过,我看那个女人进去之后似乎也没有发生什么,反正她安全的走出来了。”

    “行了,我知道了。”容韶虽然担心原潇在墓园遇到危险,不过听君曜说完,倒也暂时安心了,看来这一次她似乎很顺利。

    君曜见到容韶起身,当下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解脱了。

    毕竟这一整天他都跟在原潇后头,这样的感觉实在让人很不爽。

    只是就在君曜准备闪人的同时,方才转过身去的容韶却是突然又道:“明天……继续帮我保护她。”

    “……为什么?”正准备撤离的君曜听言险些从椅子上栽下去。

    之前不是说就一天的么?

    “明天我有事要去办,不能照顾到她,所以只能继续麻烦你了。”容韶说完也不管君曜的脸色如何难看,当即朝着浴室走去。

    房间里,君曜伸手抓了抓自己刚长出来的头发,脸色铁青一片。

    遇上原潇那个女人,他真是倒霉透了!

    ……

    回到酒店的原潇,犹不知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

    等到她收拾好了一切,沈老爷子的电话也准时的打了过来。

    “外公。”

    原潇接通电话,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

    她并不打算让沈峰知道刚才自己在酒店外遇上傅家人的事情,以免老人家担心。

    倒是沈老爷子在听到原潇声音的瞬间,微微皱眉道:“丫头,你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怎么会呢,我很好。”原潇挑眉,她外公还是这么敏锐。

    “今天去看你母亲了?”

    “嗯,去确认了一下地形。”

    “本来想趁着这次机会将你母亲的坟迁回到三川来的,不过眼下还是等傅家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之后再说吧。”沈老爷子皱眉,按照他们祖孙俩原本的计划,原潇母亲的坟就要在这几天迁回来的。

    原潇听言却是身子一僵,顿了顿才道:“外公,我想好了,计划不变,明天我就找人准备,带妈妈回家去。”

    原潇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已经十年了,这十年间她都没能去看母亲,没有尽到为人儿女的义务,让自己的母亲死后还要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城郊的荒山墓园里。

    而现在她一点也不想再等下去了。

    显然也听出了原潇语气的坚决,沈老爷子沉默了好一会,才沉着声应道:“既然你决定了,那么就这么办吧,阿汐她这么多年一直在外,是时候该回家了。”

    说到这里,沈老爷子眼中顿时升起一层水雾,他伸手摸了摸眼角,轻叹一声。

    ……

    休养了两天,齐胤身上的伤势竟是已经痊愈了大半,此时除了那半张仍旧肿着的脸之外,其他地方倒是已经看不出什么大问题。

    就连原潇都不得不佩服齐胤的复原能力,只是当她看到齐胤那张肿着的脸时,仍旧忍不住想笑。

    倒是齐胤的心态极好,哪怕是最严重的时候都挡不住他顶着这样一张猪头一样的脸到处晃荡,而此时已然消肿了不少齐胤自然已经闲不住。

    “我就说这点小事交给小爷我就行了,做什么还要请人?”

    齐胤将车子停在山脚下,扫了眼身后跟来的几人,不由得撇了撇嘴。

    原潇打开车门,听言忍不住朝着齐胤的肩膀上戳了一下。

    那一指头正戳在齐胤之前的伤口上。

    “啊……嘶。”

    伴随着齐胤一声低嚎,原潇挑眉看过去。“就凭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给我天麻烦就不错了,乖乖在这里等着吧。”

    “行行行,你留心着他们几个,千万别弄出什么岔子来。”

    指了指身后下来的几名穿着黑衣的男人,齐胤朝着原潇挤了挤眼睛。

    知道齐胤是担心请来的那几个人不够稳妥,原潇当即点头道:“放心吧,那是我亲妈的墓,他们要是敢做出什么来的话,今个就一个都甭想活着下山。”

    原潇霸气开口,说着又从口袋里取出一张事先画好的符纸递给齐胤。

    “这附近阴气重,你拿着这个在车里等我,千万别乱走。”

    知道齐胤是个闲不住的性子,原潇真怕他一个闲不住就到处乱走,到时候平白的惹了麻烦回来。

    经过之前的几次教训,齐胤现在俨然收敛了许多,就见得他一把接过原潇递过来的符纸,重重的点头道:“你放心,小爷我可不想再遭那份罪了,你们快去快回,注意安全。”

    见到齐胤保证,原潇这才放心带着人朝着山上的墓园走去。

    身后的几人皆是平城本地运尸盟会的手下,原潇昨天夜里联系到了盟会的陈会长,本来她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不想陈会长竟是仍旧很好说好,当下便是答应了下来。

    因为几名黑衣人皆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能手,原潇自然也就无需担心什么,当下只需要负责带着他们去到自己母亲的墓地所在的位置便可。

    就在一行几人朝着山上走去的同时,那在原潇身后不远处的某棵树上,君曜正蹲在树干之上,一双暗红色的眸子朝着原潇的背影打量过去,直到几个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当中,方才收回视线。

    朝着原潇消失的方向扫过一眼,君曜蓦地冷哼一声,“切,帮了人家竟然还不让人知道,也不知道到底是图个什么。”

    君曜回想着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无奈撇撇嘴。

    昨天夜里陈睦一个电话直接打到了容韶那里,本以为原潇会选在今天离开平成的容韶在得知原潇要将自己母亲的墓迁回到三川后,当即吩咐陈睦派出最好的人手过来帮忙。

    当然,这次仍旧不让陈睦将自己的事情透露出去。

    君曜蹲在树上,有些替容韶不值得。

    人家追求女孩子,不都是要让人家知道自己的好?怎么到了容韶这里做什么事情都要偷偷摸摸的,这么下去,他也不担心到手的媳妇儿被人给拐跑了?

    视线一转,君曜蓦地看向下方那坐在车里的齐胤,蓦地眸光一闪。

    ……

    山风阵阵,使的本就阴寒的墓园越发显得阴森。

    原潇走在前头带路,不多时已经来到了原潇母亲的墓地前。

    先是清点了一下人数,确定没有人走散后,原潇这才松了口气。

    本来原潇还担心带着这么多人过来,怕是会遇上上次跟齐胤一同过来时遇到的状况,没想到这次却是格外的顺利。

    想到这里,原潇在心里下意识的将齐胤划为极易招惹阴邪体质之人。

    不得不说,陈睦派来的几个人皆是这方面的好手。

    几乎不用原潇多嘴,他们已然知道该做什么。

    日子是之前原潇与沈老爷子一同推算过的时间,这也是原潇为什么不想改变原定计划的原因。

    所谓迁坟不过午,意思就是迁坟的过程最好在午时之前完成,以免午时的阳气灼伤了墓中尸骨。

    原潇看了眼时间,此时已经是上午九点多,时间上自然是不能够再耽搁下去。

    迈步走上前,原潇由着身后的背包里取出香炉纸钱之类的摆放好,按照民间流程走了一遍后,这才示意身后的几人动手。

    原潇知道,即便是她不做这些,她母亲也断然不会怪她,只是毕竟是带母亲的回到三川的日子,原潇并不想马虎对待。

    伴随着一阵响声传来,那几名黑衣人已然开始动手‘起’坟。

    整个过程当中,原潇皆是守在一旁,她身形站的笔直,脸上带着一丝浅笑,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

    这件事情她并没有通知原家,原家甚至并不知道她会这么做。

    原潇看着逐渐被扒开的坟墓,几乎能够想象的到原家在知道她擅自带走母亲的遗骨时的反应。

    但是,即便他们反对又能如何?

    这么多年来他们原家根本就没有将她跟她的母亲当做家人对待,她又何必去在意他们的感受。

    犹记得当年被原正赶出原家时的情形,原潇落在身侧的手掌不由得收紧。

    就在原潇出神的同时,就听得面前传来砰地一声。

    伴随着这一声落下,就见得面前的坟墓已然被几名黑衣人掀开。

    烟尘滚滚之中,原潇隐约的看到一副暗红色的棺材,棺木的一部分已经腐烂,不过好在看起来没有伤及到棺材内部。

    原潇见此忙的由着口袋里取出九枚铜钱握在手中,这才向前走去。

    看着面前露出的棺材,原潇忍不住冷笑一声,原家当年竟是这么简单的就将她的母亲下葬,看着棺材的腐坏的程度,想来应该是随便买来得吧。

    还有这处墓园,荒废了应该不止十年以上了吧,看着眼前的一切,原潇几乎能够想象的到当年原家到底是如何草草的就将她母亲的丧事办完,不,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办什么丧事,只想着快些解决掉这个麻烦吧。

    眼底陡然升起一抹恨意,原潇看着逐渐落下的烟尘,猛地吸了口气。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