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215章 信不信随你(四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有什么事情大可以直接来问我。”容韶说着将手里的湿巾丢给身后的陈升,“爷爷的年纪毕竟大了,经不起你这般的魔音穿耳。”

    卫澜看向容韶,明明面前之人脸上带笑,却是那笑容看在她的眼中,怎么看都带着轻蔑跟讽刺的意味。

    猛地转身,卫澜当即怒瞪着容韶,“那好,我问你,容炤被你带去哪了?”

    “你这么想知道?”迎上卫澜怨毒的眼神,容韶淡定问道。

    几乎就要被容韶的表现气疯了,卫澜根本不想听容韶多说,更不想跟他在这里耗下去,她拖着扭伤的脚踝向着容韶的方向移动两步,“我当然想知道,容炤是我的儿子,我有权利知道他在哪里。”

    咬牙开口,卫澜的表情坚定。

    陈升看着此时眼前一副好似要随时咬死容韶模样的卫澜,只觉得一阵唏嘘。

    在陈升的印象当中,卫澜绝对是平城贵妇当中的典范,平日里每次见到这位夫人皆是一派端庄得体的高贵模样,而眼前这个如同疯子一般的女人,陈升若不是亲眼所见的话,任凭谁告诉他卫澜这样的一面,他都不会相信。

    眼看着卫澜朝着自己走近,容韶却是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他冷冷的看向面前的女人,“我可以告诉你容炤在哪……”

    “你说真的?”卫澜听言向前迈出的步子一僵,脸上更是露出一抹不可置信。

    不……不对,容韶哪里会是这么好说话的人,他一定还有什么目的!

    卫澜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当心,容韶狡猾的很,她绝对不能轻易地相信他。

    看着卫澜走近,容韶则是转身坐到身后的沙发上,幽深如墨的眸子由着卫澜的身上扫过,紧接着沉声道:“婶婶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既然说了要告诉你,自然就不会反悔。”

    “你会这么好心?”卫澜不解,她才不相信容韶会真的这好心,告诉她容炤的下落。

    “容炤他现在被关在城郊,至于信不信我说的,随你。”

    容韶说着直接由着沙发上站起身,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下的走开了。

    至于卫澜,在听到容韶开口后,整个人便是陷入沉思之中。

    城郊?那是什么地方?

    ……

    楼上,容韶在经过容盛书房门前时可以放缓了脚步。

    “既然过来了,还不进来!”

    就在容韶走到容盛门前的瞬间,容盛的声音果然由着房间里传来。

    容韶站定,紧接着侧身推门。

    等到容韶走进去时,就见得容盛正斜靠在一旁的长椅上。

    苍老的脸上明显现出一丝苍白,容韶走过去,直接站到了容盛跟前。

    “为什么要告诉她容炤的下落?”微闭着眼睛,容盛蓦地开口,语气里带了几分责怪的意思。

    容盛口中的她指的自然是方才大闹过一场的卫澜。

    容韶听言却是一派从容淡定,“只是好奇二叔家接下来会怎么做。”伸手倒了杯茶递到容盛面前,“爷爷不也同样好奇么。”

    “你这小子!”一口茶险些被容韶气的喷出来。

    容盛猛地将杯子放下,顿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而容韶却好似完全不在意脸上带怒的容盛如何发作,他只是站在桌前,取过一旁的帕子递过去。

    “爷爷难道不好奇么?容炤他怎么会跟傅家有所联系?二叔家真的只有容炤一个人在暗地里动作么?”

    不得不说,容韶说出了容盛心底的疑问,只是这样的心思被自己的孙子当面说出来,容盛难免有些不满。

    本是铁青的脸色不知何时已然变得涨红,容盛接过帕子擦了擦嘴角,才道:“生出你这个孙子绝对是故意要跟我作对的。”

    容韶听言知道老爷子已经松口,当下也不再多说去惹老人家不开心。

    “行了,你去忙吧,这件事情暂且观察观察再说。”容盛挥手,他有些累了,对于容韶说的这些事情他虽然关心,却也知道自己已经是有心无力。

    这边容韶才一离开,容盛便是将守在门外的李茂交了进去。

    李茂看着形容苍老的自家老爷,眉宇之中不免生出几分愁色。

    只是还没等他将脸上的情绪收敛回去,就听得对面容盛问道:“卫澜离开了么?”

    “二夫人刚刚已经别二爷接回去了,二爷说改天再来跟老爷你请罪。”

    就在容韶上楼不久,容翰就匆匆赶了过来,强硬的将卫澜带了回去。

    而当时容盛正跟容韶单独谈话,李茂自然不好闯进来,这才等到现在。

    “容翰来的倒是够及时。”蓦地冷笑一声,笑过之后,容盛的脸色又沉了沉,这边容韶才一回来,容翰就匆忙的现身,之前干什么去了?别说是凑巧赶过来,这点蒙骗别人还行,容盛却不相信。

    那是他的儿子,他们是个什么性子,他还能不知道?分明就是担心容韶回来会做出什么来所以才急着过来接人。

    想到这,容盛不由得猛地抬手拍在桌子上。

    “看起来容韶说的没错,这件事说不定真的不只是容炤一个人所谓!”

    很少见到容盛如此发火,李茂见此忙的想要上前安抚,只是还没等到他靠近,容盛已经猛地站起身。

    “走吧,陪我去院子走走,屋子里正是太闷了。”容盛说着已经迈开步子朝着门外走去。

    李茂闻声不由得松了口气,他赶忙转身,由着旁边的衣架上取下一件外套拿在手里,跟了上去。

    ……

    容翰风尘仆仆的将卫澜带回去,却是在进到家门的瞬间就见得卫澜猛地抬起手朝着他的脸上挥了过去。

    重重的一巴掌打在容翰的脸上,卫澜好似使出了全部的力气一般,巴掌落在容翰脸上的同时,她的整个人紧接着便是瘫倒了下去。

    顾不得脸上的疼痛,容翰赶忙过去将卫澜扶起来。

    “你松开,我不想看到你!”

    猛地将容翰扶着自己的手挥开,卫澜的脸色已然苍白的毫无血色。

    看着这样的妻子,容翰忍不住便是脸色一沉。

    他松开那只拉着卫澜的手,转而站起身,“行,我不管你,早知道你这么不懂事,我就不该去老宅接你,就让容韶对付你好了!”

    “我去老宅还不是因为你的不作为,你明知道阿炤还在受苦却不救他,你还配做人父亲么?”卫澜脸上怒意翻涌,说话的同时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想着容炤现在很可能正在受苦,卫澜只觉得整颗心都揪着疼。

    “糊涂!”看着卫澜缩在地上哭泣,容翰终究是有些不忍,他缓缓蹲下身来,让自己与卫澜平视,“你应该知道爸的性格,他决定的事情不是你我能改变的了的,更何况还有容韶在,他怎么可能会放过阿炤。”

    容翰抚着妻子的后背,想要尽力安抚住她。

    只是就在容翰说完的瞬间,卫澜却是猛地仰起头,顾不得脸上泪痕,哑声道:“不试试怎么知道,还有,容韶他已经告诉我阿炤在哪了,我明天就去找他。”

    卫澜说着就要从地上站起来,她明天还要去找儿子,才不能拖着生病的身体出门呢。

    容翰听言一时间竟是忘记了反应,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卫澜已经靠着自从地上站了起来。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你知道阿炤在哪了?”一把拉住卫澜的手腕,容翰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了几分。

    不想再跟容翰纠缠下去,卫澜猛地吸了口气,才道:“是啊,是容韶告诉我的,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我明天都要去城郊找阿炤。”

    卫澜说着就要甩开容翰拉着自己的手,只是她哪里来的力气去甩开容翰,不过是挣扎了一下便是被容翰拉到了跟前。

    “那小子的话你也能信?我告诉你,明天开始你哪都别想去,我会找人看着你!”容翰说完,不等着卫澜反应,直接松开拉着卫澜的手,紧接着便是朝着门外走去。

    卫澜下意识的想要去追上容翰,却是容翰已经先一步走出去,就在卫澜走过去的瞬间,他已经将房门由着外面锁上了。

    容翰摔门出去的同时则是拨通了家里佣人的电话,在吩咐了佣人看好卫澜之后,这才匆匆的开车离开。

    卫澜不知道容翰这么晚了会去哪里,她只是本能的感到一阵委屈。

    嫁给容翰这么多年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容翰对她发火,而且竟然还要限制她的自由!

    家里的佣人在的了容翰的吩咐后顿时将卫澜严看死守,生怕她一个冲动就从家里了跑出去。

    卫澜看着挡在在她面前的佣人,恨不得直接动手将她们统统都赶出去,试图出逃无果后,卫澜猛地深吸了口气,转身朝着楼上自己的卧室走去。

    以为这样就能阻止她?做梦!

    直到进了卧室,反锁了房门,卫澜这才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很久没有拨过的号码。

    电话很快的便拨了过去,只是许久都没有接通。

    卫澜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了颤,就在她以为这通电话不会被接通的瞬间,电话那头却是蓦地传来一道轻柔的女声。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