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212章 给儿媳妇的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带着温热的手掌缓缓张开,原潇蓦地感到掌心一凉。

    等到她朝着自己的掌心看去之时,就见得一条银白色的手链已经稳稳地落在掌心。

    银色的手链带着一抹微凉,却是在灯光下泛起淡淡的银光。

    手链通体银白,末尾处却坠着一颗水滴形的红玉,这使得手链的整体更加纯净剔透。

    然而原潇的注意力却不在此,几乎只是一眼,原潇便由着那手链之上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吉气。

    原潇相信,按照这条手链上的气息来看,应该与之前天枭匕首一样,被人刻意的酝养了许久方才呈现出新现在这样的状态。

    感受着掌心传来的凉意,原潇微微挑眉,用眼神示意容韶解释。

    然而容韶只是轻轻松开手,紧接着将那条手链小心的戴在原潇的手腕之上,“之前收了你的铜钱,这个是回礼。”

    回礼?原潇皱眉,她倒是记起来之前将那三枚铜钱送给容韶的时候他说起了这件事,不过原潇却一直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过,不想容韶不仅记得,还真的送了东西给她。

    原潇看着手腕上那条细细的银色手链,戴上去的瞬间,几乎能够感觉到一股气息由着手腕向上,一直延伸到全身。

    不得不说,这手链之上的气息竟是格外温润,一眼看去便知道必然十分的养人。

    伸手在那颗红玉之上摩挲了一下,原潇突然抬头,“这个一定养了很久吧?”

    手链之上的吉气皆是来自于那颗水滴形的红玉,原潇拿在手上就知道某人一定是事先选好了这颗红玉后才又定制了这条手链。

    “其实也没有多久。”容韶轻笑,那颗红玉其实是他母亲的遗物,一共两枚,他跟容天祁各有一枚,说是要留给将来的儿媳妇的,而他现在将这颗红玉送给原潇,其代表的意思已然不言而喻。

    并没有察觉到容韶脸上那略有深意的笑容。

    原潇看着手腕上链子,倒也没有推辞,容韶送给她的东西,嗯,她一定会好好保存。

    “谢谢,这个很漂亮。”

    “我说了不用跟我说谢,这个很衬你。”

    见到原潇收下,容韶脸上虽然没有太多的表情,心里却是十分高兴。

    因为这个他甚至于不想去想之前原潇说起的要离开的平城的事情。

    “容韶?”收回落在手腕上的视线,原潇蓦地朝着容韶靠近了些,“这块红玉背后不会有什么故事吧?”

    不知道为什么,原潇总觉得这块红玉有些不简单。

    市面上一些品相好的红玉并不少,只是像原潇手中的这块上头透着浓浓吉气的却是凤毛麟角。

    不得不说原潇的感觉非常的准,容韶看着原潇脸上一闪而过的犹豫,终究将那红玉的事情隐瞒了下来。

    虽然原潇答应给他机会追求她,不过若是他的步调太快太紧的话,他担心面前的女孩子直接会被他吓的跑掉。

    “咳……你想多了,这个真的没什么,尽管收着就行了。”

    ……

    徐思靠在床边,整个人呈现出一种极为颓然虚弱之感。

    她肩膀上的伤恢复的还算不错,只是腿上伤的很重,以后怕是只能够依靠拐杖行动了。

    猛地攥紧了身侧的被单,徐思突然间低吼一声,紧接着就见得她猛地将身下的被单一扯。

    扯着被单的手快速挥动,身下被单纹丝未动的同时,徐思的手臂却是由着一旁的桌面上扫过。

    一阵乒乓的声响过后,桌面上的东西已然全数被扫落在地。

    而坐在病床上的徐思的脸色越发显得苍白无力。

    “原潇!都是那个死丫头害的!”

    看着自己那条被打伤的腿,徐思恶狠狠地说道。

    心底的怒意翻涌而出,此时的徐思已然忘了她的腿伤并不是原潇所伤,她只是下意识的将所有的不满跟仇恨都推到了原潇的身上。

    不得不说,在这一点上,徐思跟原欣瑶母女两个倒是出奇的一致。

    她们都习惯性的将自身的不幸跟伤害都归咎于别人的身上,而这个人恰好都是原潇。

    而就在徐思在病房中发泄自己情绪的同时,那紧闭着的房门却是猛地被人推开。

    徐思由着愤怒之中抬起头,却是在看到门口出现之人的瞬间,脸色一白。

    “你们……”

    看到来人的一瞬,徐思下意识的想要呼救,只是还没等到她做出反应,她的身体就好似被什么控制了一样,再也动弹不得。

    徐思额上渗出一层冷汗,这种感觉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想起之前在会所中自己似乎就是这样莫名的被控制住,而现在……

    “老家主已经知道傅雅小姐的事情了,我想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就在徐思失去活动能力的同时,那站在门口的两个人已经朝着徐思走了过去。

    傅鸣站在徐思面前,说话间已然伸出手快速的在徐思的眉心之上点了一下。

    徐思只觉得一股寒意沿着眉心向下,并且依着极快的速度遍布全身,紧接着她只觉得眼前似乎光影一闪,下一刻人已经失去了意识。

    之妍站在一旁,看着傅鸣出手,眼中闪过一抹惊喜。

    这还是她为数不多的几次亲眼见到傅家人使用术法,她来到傅家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

    奈何她的天分一般,一些简单的术法都要学习很久。

    这次之所以会被派出来,还要多亏了她自己极力争取,并且再三保证不会出错才有了离开京城的机会。

    相比于之妍眼中还未完全散去的惊喜,傅鸣则是沉稳许多。

    他伸出手将徐思由着病床上拎起来,这才转身看向之妍道:“搭把手,我们得把这个女人带走,但是不能被其他人发现。”

    徐思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带离了医院。

    此时她被傅鸣安置在一间昏暗的屋子里,整间屋子只有对面的桌面上点着一盏灯,只是那灯光有些昏黄,乍一眼看起来竟是有几分恐怖。

    腿上的痛感袭来,让徐思不得不咬紧了牙,她出奇的没有大喊大叫,只是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对面的灯光处。

    在医院里见到傅家人的瞬间,徐思就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傅雅的死即便不是她做的,按照傅家人的个性,她也绝对逃不开干系。

    明明是一间毫不透风的屋子,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徐思只觉得四周如同有阵阵冷风灌入一样,让人感到浑身冰凉,寒意透骨。

    就在徐思由着地上坐起来的同时,那摆在对面桌角上的灯光蓦地一闪,下一刻只听得一阵轻缓的脚步声传来。

    ‘啪’的一声轻响过后,徐思看到对面似乎走进来一道黑影。

    那身影走到她面前的桌前,紧接着将手里的东西放到桌子上。

    一道冷光袭来,显然是从那被放到桌面上的东西上发出的。

    “家主大人有话要问你。”

    傅鸣站在桌前,伸手将自己带过来的笔电打开,寒光泛起,下一刻那泛着冷光的屏幕上已然出现了一位老者的身影。

    傅青云坐在傅家书房里,抬眼看着屏幕对面。

    管着徐思的房间里的光线昏暗,因此下傅青云只能够透过屏幕看到对面徐思的一个轮廓,然而这样并不影响他的目的。

    徐思跌坐在地上,当她看到那屏幕上出现的身影的瞬间,她近乎忘记了腿上的痛感。

    死亡的恐惧已然盘旋在徐思的心中,她猛地向前爬进两步,朝着屏幕亮起的方向喊道:“老爷子,傅雅的事情真的跟我没关系,都是那个原潇,都是那个死丫头害的!”

    徐思显然对傅青云并不陌生,因此在见到傅青云出现的瞬间,她就本能的做出了判断,她一定要咬死这一切都是原潇干的。

    “原潇?”傅青云在听到原潇名字的瞬间,蓦地皱了皱眉,这个名字他这几天倒是不陌生,原家的那个弃女么。

    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傅青云神色冰冷,哪怕是透过屏幕看过去,徐思仍旧感到一阵逼人的杀意,那感觉如同自己的喉咙已然被对方法狠狠地扼住,只要对方稍一用力……

    徐思猛地打了个寒颤,此时已然忘记了身上伤口的疼痛,徐思本能的跪在傅青云面前,“老爷子,我说的都是真的,傅雅可是我妹妹的亲生女儿,我怎么会对她不好?”

    傅鸣站在桌后,看着徐思表演脸上不带丝毫的表情,倒是之妍在看到徐思一番折腾之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个女人还真能演,看她之前的样子,我以为她会直接大吵大闹呢。”

    “行了,这个时候哪轮到到你多嘴。”

    之妍的声音虽低,只是傅鸣却不敢保证那头的老爷子能不能听到,若是被家主听到了之妍多嘴的话,她的下场必然不会比徐思要好。

    蓦地被傅鸣训斥,之妍虽然心里不甘,却是真的闭上了嘴巴。

    徐思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几乎一股脑的全数在傅青云的面前哭诉出来,等到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完,屏幕前的傅青云一张脸色已然变得铁青一片。

    活到傅青云这个年纪,自然分辨的出徐思话里那些可信那些根本就是在夸大其词。

    只是他却不戳破,原因很简单,现在是他傅家的子孙被杀,即便是他傅家人先出的手又如何,只要他想,那个杀了他孙女的丫头,就只有等死的份儿。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