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宠灵师纨绔妻 第201章 血不好喝?(三更)
作者:楚胤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

    原家小楼。

    傅雅由着地上站起身,看着面前绘成的**血阵,眼中笑意越发浓了起来。

    **血阵乃是用被施术者血亲之血为引,借以阴煞之气以此来折磨施术者的害人之法。

    只要施术者手中握有被施术者血亲之血便可以隔空施法,不断地折磨被施术者的身体,直到被施术者死亡为止。

    此阵法虽然早已经被禁制使用,却是被傅雅在无意间习得,而今天也是她第一次真正的使用它。

    眼看着地上的血迹逐渐由着暗红变成黑色,傅雅冷冷一笑,随即又将杯子里另一半原正的血液朝着阵法中心倾倒了下去。

    明明应该是盛夏暖夜,此时却是陡然变得寒风阵阵,阴冷异常。

    原潇由着医院走出,当即直奔向原家大宅所在的方向而去。

    刚才她已经以金符之气封住心脉,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有一点原潇弄不明白。

    她明明没有接触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怎么会突然被阵法所伤?

    按着心口的手猛地收紧,原潇坐在车上闭眼沉思,却是陡然间眼前一亮。

    那个傅家人此时在原家,而原家有与她有些血缘关系的人……

    难道是**血阵!

    原潇猛地睁开眼睛,有些泛白的脸上陡然升起一抹怒意。

    **血阵,她从前听到外公提起过,那是借由有血缘关系之人的血来害人的阴毒之法,血缘越近效果越强,只是没想到今天竟是被她遇上了。

    原潇回过神来,惊讶之余却是猛地握紧了手掌。

    若是她的身上真的被施了**血阵的话,那么那个施法之人用的是谁的血?

    原潇之前才在医院遇到原子辰,他应该不会这么快回到原家才对,那么此时的原家还剩下谁?

    想到这里,原潇觉得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原子辰还在医院,而原鸿似乎并不在平城,那原家唯一剩下的人就只有原正一个人!

    车子开得速度不慢,不过是二十分钟左右就已经出现在了原家大宅不远处。

    仍旧没有在原家正门下车,原潇从车上走下来,当即直奔向那条小路走去。

    夜色正浓,寒风凛然。

    原潇揉了揉心口,脚下的速度却并不慢。

    **血阵,那个人分明是想要取她的性命,原潇冷笑的同时猛地握紧了身后的青黑匕首。

    好在她随身带着,不至于让她空手去搏。

    原家大宅,今夜里竟是比起平时更安静了些。

    原潇几乎不用再去刻意的查找傅雅的位置,单凭着此时由着原家之中散出来的阵阵阴煞之气,便能确定方向。

    就在原潇进入原家的同时,原家后院,此时的小楼之上,傅雅猛地直起身。

    握着杯子的手掌微微收紧,眼中更是带了几分期待之色。

    凶煞将原正送回到隔间后就一直守在傅雅身后,此时见到傅雅动作,忍不住向前挪了挪,却是还没等到它靠近过去,猛地便是被什么东西砸中了头。

    傅雅抬手,将手中那只之前用来盛放原正血液的杯子丢开。

    杯子向后划出,正中凶煞的额头。

    凶煞猛地被那杯子砸中,当即朝着身后退了退,站稳之后竟是伸出长舌来舔了舔沾在额头上的丁点血迹。

    紧接着他咋了咋舌,似乎觉得那血的味道不好。

    “怎么,觉得那血不好喝?”傅雅转身,正看向身后的凶煞,“别着急,待会自然有好吃的给你。”

    身在傅家,傅雅何时被人伤到过,正因为如此,这笔账她必然要跟原潇算个清楚。

    本来她还想先借着**血阵先让原潇吃些苦头,不想原潇竟是这么快就找到了她的所在。

    不过这样也好,这样的人才配做她傅雅的对手。

    对付原潇,为的不是原欣瑶,而是她自己。

    身为傅家子孙不允许她的人生有这样的失败!

    ……

    原潇一路朝着原家后院的小楼而去,每接近一分便能够感觉到周围的阴煞之气越来越重。

    等到原潇来到小楼跟前,抬眼就能够看到那楼身周围飘来荡去,萦绕不散的无数阴灵游魂。

    原潇随手捏着符咒挥出,半空上就见得微红的光芒一闪,下一刻,那在原潇跟前萦绕不散的阴灵顿时被符光驱散。

    而就在原潇出手的同时,面前小楼的大门竟是缓缓地自动打开了。

    原潇之前跟在沈老爷子身边倒也遇到过一些风水术士,只是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豢养阴灵,并且将自己置身的环境弄得如此鬼气森森的。

    “这哪里是什么风水世家,分明就是邪术大家。”看着面前的景象,原潇忍不住冷笑一声。

    伴随着大门开启,原潇掐诀向前,只是每向前一步,那萦绕在周围的阴灵便被驱散一批。

    楼上,傅雅看着原潇的身影走近小楼,就见得她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了些。

    “去跟客人打个招呼好了。”傅雅回身,直接看向身后的凶煞说道。

    凶煞在原潇靠近的瞬间,似乎就嗅到了那股异常特别的血腥味,此时终于等到傅雅的许可,它自然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冲过去,一口咬住楼下那人的脖子,将她全身的血液吸干。

    寒意阵阵,就在原潇踏上二楼楼梯的瞬间,就见得一阵疾风由着楼梯上方呼啸而来。

    楼内本就没有开灯,此时伴随着那阵疾风袭来,就见得黑暗中两道红光一闪,下一刻,就听得‘啪’的一声,好似有什么东西由着半空中甩了出来。

    原潇站定,几乎是瞬间就看出了面前来的是什么。

    那血红的眸子,腥红的长舌,配合周身凛然的煞气,俨然正是一只满身戾气的凶煞!

    之前她在容家外宅之时便见到过与面前相似的凶煞,因此下此时再次见到凶煞,竟是比之前更加淡定了许多。

    凶煞拦路挡在原潇满前,出现的瞬间,口中那条腥红的长舌已经甩了出来。

    空气中陡然散出一阵浓重的血腥气,伴随着一股酸腐的气息袭来。

    原潇皱了皱眉,当即向后退开一步,同时抬手挥出两道符咒朝着那凶煞的身上打去。

    符咒挥出的同时,那凶煞并没有如原潇预期般的退开,相反的,它好似并不惧怕符咒一般,腥红的长舌凌空一卷,竟是直接将那两道符咒缠住,紧接着便是囫囵的吞了下去。

    眼看着符咒被吞,原潇脚下一顿,紧接着就见得她凌空抬手,虚空画出符咒的同时,另一只手则是快速由着身后拔出那把青黑色的匕首。

    匕首现出的一瞬,就见得一股森然煞气呼啸而出,伴随着凛风乍起,一阵如同鬼哭哀嚎的声音顿时席卷开来。

    凶煞喜阴,却是在对上那青黑匕首之上的极强煞气的瞬间,顿时露出几分挫败。

    腥红的长舌由着半空之上一晃,动作间直接朝着原潇而去,与此同时凶煞的隐没在黑暗中的身体也随之一动。

    不觉间,凶煞那一双可以自由伸缩的手臂已经越过长长的楼梯,落到了原潇的身后。

    尖利的鬼爪虚浮与半空,正对着原潇的两肩。

    原潇站定原地,面前是腥红舞动的长舌,背后是悬于头上的鬼爪。

    猛然间感到身后一股寒意贴近,就在面前腥红长舌攻击过来的同时,原潇猛地俯身向下,手中青黑匕首快速一转,下一刻,只听得空气中一声好似皮肉撕裂的声响传来。

    一声落下,原潇抬手间手中的青黑匕首已然将凶煞那挥出的长舌凌空斩断。

    凶煞猛地被匕首上的煞气所伤,顿时朝着身后楼梯的方向跌了过去,只是就在凶煞后退的同时,那两只悬在原潇身后的鬼爪却是猛地向下动作。

    原潇收回手臂,却没有就此停手。

    凶煞那两只落到她背后的鬼爪自然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几乎就在那鬼爪朝着原潇双肩落下的同时,原潇手中的青黑匕首已经朝着那两只鬼挥了过去。

    锋利的刀身由着鬼爪之上划过,手起刀落间,就见得那凶煞的两只鬼爪如同刚才被割断的长舌一般凌空被斩。

    原潇神色冰冷,也不等着凶煞反应,已然出手将戴在身前的死玉取出。

    暗红色的微光由着死玉之上泛起,紧接着就见得光柱一闪,那只凶煞还没来得及逃走,就被原潇收入到了死玉之中。

    伴随着那只凶煞被收入,原潇手中的死玉之上顿时又泛起一抹红光,只是这次的光芒不再是暗红,而是变得如同刚流淌出来的鲜血一般的颜色。

    原潇满意的点了点头,最近一段时间死玉已经收入了两只凶煞跟几只恶灵,算起来要不了多久必然可以上升为更加强大的法器才对。

    而就在原潇将凶煞解决的同时,房间里,傅雅猛地身子一晃,紧接着便是呕出一口鲜血来。

    她抚着心口,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

    “她竟敢毁了我的凶煞!”傅雅咬牙,说话间抬起手擦掉了嘴角的血迹。

    她不相信,不过是一个无门无路的弃女,怎么可能会比得过她傅家精心培养出来的嫡系子孙。

    站起身,傅雅咬牙冷笑,同时指尖一动,竟是直接朝着旁边的隔间走去。

    满意的摸了摸说中的死玉,玉身之上寒意正浓,原潇也不好在这个时候将死玉重新放回去,只好握在手里。

    拦路的凶煞已除,原潇继续朝着楼上走去。

    越过长长的楼梯,原潇几乎不用刻意去寻找,就已经感觉到了傅雅所在的房间在哪里。

    漆黑的走廊里蓦地升起一抹微醺的光亮,原潇抬眼看过去,只觉得那光芒更像是微弱的烛火发出的光芒。

    暗红色的房门虚掩着,原潇站在门前,只要轻轻一推就能够将面前的房门打开。

    原潇站在门前,在短暂的停顿之后猛地抬腿,一脚将面前的房门踢开,紧接着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还在找”枭宠灵师纨绔妻”免费小说?

    : ”” ,,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