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九十三章册封大典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而那种时候,怎么可能会有现在这么多人。

    更何况,现在所有人的焦点都是在她身上的,都在林九歌,而不是另一个人,另一个身份身上。

    林九歌看着外面严肃庄重的群臣,不禁就想到了其他的东西,竟然都想走神了。

    “郡主,郡主,该下轿了。”小沅在外面叫了林九歌许久,林九歌才回过神来,在小沅的搀扶下下了轿。

    林九歌一下轿子,周围的议论声瞬间就起来了。

    林九歌本就是长得不错的美人,再加之略施粉黛,更是将一张小脸衬得灵动,缓缓下轿子,轻移莲步,更是让人生羨。

    真不愧是被柳晨看重的人啊。

    很快,所有的舆论都已经是议论林九歌的美貌,而真正知道她实力的,才更是有实至名归的感觉。

    林九歌从来不喜欢妆点自己,故而很多时候就算是朝夕相处的人,都很难发现她的美貌。

    走过长长的宫门,林九歌看到了坐在最上方的柳晨和苏瑾翎。

    两个人笑意吟吟地看着林九歌走过来,林九歌没好气地瞪了他们一下,走到阶前。

    “参见圣上,贵妃。”林九歌一丝不苟的行礼,语气里满满的不开心。

    这一开口,又是一阵骚动。

    林九歌的声音不算是特别好听的那种,但是却很有特色。柔弱中带着坚毅,让人一下子就喜欢上,并且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出她的声音。

    “快快平身。”柳晨到底也是做了这么多年圣上的人了,这些礼数戏路早就熟稔于心,佯装很热情的样子,想要下去把林九歌扶起来,却被苏瑾瑜拉住。

    这一幕自然都被有心人看在眼里,柳晨估计,明儿一早,坊间传闻就是圣上钟情新晋郡主,贵妃阻拦。

    这一切,当然也是柳晨故意设计好的。

    “谢圣上,贵妃。”林九歌掸了掸衣袍,起身站在一旁。

    一旁的太监及时上前来宣旨:“民女林九歌,性行淑德,有勇有谋,原为天书学院十长老,因其品行甚得朕心,故,特封为凰柒郡主,授龙纹令一枚,钦此。”

    “林九歌,接旨。”林九歌再次上前,跪在地上双手接过那张明黄色的书帛。

    一旁有宫女托着一个发冠站在林九歌身边,柳晨和苏瑾翎双双上前。

    苏瑾翎把林九歌原来带着的那个发冠摘下,柳晨拿起新的发冠,给林九歌带上。

    林九歌始终低着头,似乎很谦逊似的任由柳晨帮她带冠。

    另一个宫女又托着两块令牌上来,柳晨双手把林九歌托起来,拿起龙纹令放到她的右手上,苏瑾翎拿起另一块,也就是林九歌的郡主牌,放到林九歌左手上。

    “柳晨,你完蛋了。”林九歌一边笑着,一边用只有他们可以听得到的声音咬牙说道。

    她头上这个发冠,比之前的还更重!柳晨居然没告诉他还有这一个环节!

    拿着两块令牌,林九歌面对所有群臣和善地笑了笑。

    柳晨也在笑,只是笑的有些勉强。

    林九歌整人的手段他是知道的,这次回去,他恐怕得掉层皮了。接下来就是老生常谈的宫宴了。

    柳晨考虑到林九歌不能喝太多酒,就把她的酒换成了颜色相近的果水。

    柳晨,苏瑾翎和林九歌三人坐在上方,苏瑾翎坐在柳晨左侧,林九歌坐在柳晨右侧,群臣一个又一个地上来敬酒,主要的焦点还是在林九歌身上。

    林九歌笑着应付着这些人,只觉得无趣。

    好不容易宫宴终于结束了,林九歌被搀回了九阁,而柳晨和苏瑾翎则直接回了苏瑾翎的翎浣殿。

    自从苏瑾瑜的事情有了了结之后,柳晨和苏瑾翎的关系就好了不少,柳晨也常常会去翎浣殿留宿。

    林九歌一回到九阁就直接躺到了床上,今天真真是累瘫了她!

    躺了许久,林九歌才坐起来,一边拆头上那些繁杂的首饰,一边咒骂柳晨。

    可是林九歌从来不戴这些东西,此时心情也并不好,又怎么能拆的好这些繁琐的东西。

    拆了没一会,头饰没拆下几个,反而把自己的头皮弄得生痛后,林九歌还是放弃了,叫了小沅过来帮她。

    小沅尽职尽责地帮林九歌把这些东西全部拆掉,又帮林九歌沐浴更衣后,才退了出去。

    林九歌也着实是累了,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次日,林九歌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早膳午膳一起吃了,林九歌直接去了御书房。

    柳晨坐在御书房里批阅奏折,突然有人推门进来,把他吓了一跳。

    刚准备发火,就看到林九歌气势汹汹地把门一关,朝他走了过来。

    完了。

    柳晨暗道一声不好,林九歌这是睡饱了吃足了,要来找他算账了。

    “咳小小姐我们商量个事呗。”柳晨心知这次自己是没有办法逃开了,索性和林九歌好商好量地准备说些什么。

    “不行。”林九歌果断的就回绝了柳晨的提议。一点余地都没有。

    “小小姐别打脸,别撕奏折,其他你随意好不好”柳晨苦着脸求饶,一点想要反抗的意思都没有。

    “我随意?”林九歌眯了眯眼睛,凑近柳晨。

    柳晨猛地一阵点头,随便随便,这祖宗只要别把他的皇宫拆了就行了。

    “好啊,你这御书房里,值钱的玩意儿全部给我拿去卖了,钱归我。”林九歌起身,随便扫视了一圈,豪气地决定了。

    柳晨看了看自己的御书房。

    虽然是书房,里面值钱的装饰也着实不少。

    比如那个青釉花瓶还有那个彩绘笔砚还有那对他最喜欢的貔貅纸镇

    算了算了,只要林九歌开心就好了。

    柳晨闭着眼,忍痛点了点头。

    林九歌打劫到一大笔晶石,才心满意足的拍了拍手,从后面的书柜里拿出一卷帛书出来,对着柳晨挥了挥,留下一句:“这个我带走了。”就跑得人影都没有了。

    柳晨看着林九歌来去匆匆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的小小姐啊,真的很像当年的小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