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八十二章醒来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有些猝不及防,阚季荼看着他们,心里充满了至高无上的敬畏。

    “对了,九歌怎么样了?”云纥看着满屋子的气氛有些压抑,刻意转移了话题。

    “问题不大,要麻烦你照顾她几天了。”阚季荼摇了摇头,表示林九歌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在醒之前还是需要人照顾。

    云纥点了点头,也没有推辞因为完全没有推辞的必要,云纥对林九歌,是真的很好。

    “神王你知道九歌带来的棺材,是谁的吗?”云纥看着阚季荼,犹豫了许久,才开口问道。

    守棺人有一个习惯,不管怎么样,也必须要知道这口棺材里装的是谁。

    没有任何意思,只是守一口明白棺,心里放心。

    “是林九歌在玄黎大陆认的干爹,说是叫阿叔先生的,真名我也不知道。”阚季荼想了想,也不知道林九歌在玄黎大陆发生了什么,只是想到林九歌去玄黎大陆本来就是参加葬礼的,也不知道怎么就把棺材给抬了回来。

    但是棺材里装的应该不会是别人,就是林九歌一直说的阿叔先生没有错了。

    云纥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义镇来的人不少,她要去给他们安排住宿。

    林九歌是在两天后的清晨时分醒的,醒来时云纥就守在她床边。

    还好这次没有受什么伤,林九歌休息了两天也感觉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

    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下床,林九歌尽量不惊动云纥,却没想到云纥还是醒了。

    “吵到你了?”林九歌看到云纥迷蒙的眼睛,有些歉意。

    云纥的性子她是知道的,这两天为了照顾她肯定也没有休息好,眼睛下面都有一圈浓浓的青黑。

    “没事,反正也睡不着。”云纥摇了摇头,笑道。

    林九歌抿唇,道歉的话说了太多,再说,就变得苍白无力。

    “你没事了吧?”云纥看她自责的样子,也没有安慰什么,如果林九歌是会被安慰好的人,她就不用这么担心了。

    “没事了。”林九歌换好衣服,跟着云纥一起去找了阚季荼。

    “终于活过来了啊?你说你就不能省点心吗你!?”阚季荼也早就起来了,看到林九歌终于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骂道,语气中却是掩不住的关心。

    “又让你担心了。”林九歌笑笑,完全没有在意阚季荼的责骂。

    “活着就赶紧给我把外堂的棺材处理了去,你不嫌麻烦我都心疼那些守棺人。”阚季荼摆了摆手,嘴上依旧不饶人。

    林九歌愣了一下,跑到外堂去,果然,阿叔先生的棺材停在那里。

    可是棺材旁边唱着歌的人是谁?林九歌有些懵,看向云纥,希望得到解答。

    云纥很配合的解释道:“那些人是义镇的,他们都是守棺人,负责在棺材下葬之前不停地唱葬歌超度亡灵。”

    云纥解释得很简单,但是林九歌听懂了。

    这些人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就是那天之后一直跟在她身后的人。

    原来是守棺人。

    林九歌虽然不知道守棺人是什么东西,但是听到云纥的解释之后,再加上昏迷期间一直隐隐约约听到的葬歌,也对守棺人有了些许崇敬。

    “我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情的。”阚季荼跟着林九歌出来,看到院子里的守棺人,眸中依旧有掩盖不了的情绪波动。

    林九歌握了握拳,看着阿叔先生的棺木,听着陌生的葬歌,突然觉得心里无比平静。

    阚季荼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去了训练场,他既然在天书学院待着,就肯定不可能做个闲人,没事去看看那些菜鸟们训练也是常事了。

    林九歌看着阿叔先生的棺木看了很久,才抬脚出去。

    想给阿叔先生办一个风光的葬礼,林九歌手下没人,一个人肯定是不可能的。

    正好,她要去找柳晨,就顺便把这事一起办了。

    这一次进宫的时候,林九歌没有受到一点阻碍,大概是柳晨已经警告了这些人吧,看到林九歌的时候都是恭恭敬敬的样子。

    林九歌也没有拘束很多,这些事情到底对她有利,方便了不少,她干嘛要去阻止呢。

    一点都不意外的走到御书房,一点都不意外的看到柳晨,林九歌直接跨步进去,门口传侍的公公都没来得及通报。

    林九歌满脸阴郁的在柳晨身边坐下,没有拿起奏折,只是闷闷不乐的开口:“柳晨,我干了。”

    柳晨看到她这个样子,有些诧异的放下了奏折,问道:“怎么了?”

    阿叔先生死了,这是林九歌离开之前就说了的话,现在已经回来了,再次提起,莫非是有什么隐情?

    林九歌郁闷的瘪了瘪嘴:“我把干爹的尸体带回来了。”

    “什么!?”柳晨一下子没坐稳,直接摔了下去。

    林九歌把阿叔先生的尸体带了回来!?

    这可不是从封月城到京城的距离啊!这可是从玄黎大陆到火离大陆啊!中间整整隔了一个空间啊!

    林九歌是怎么做到的!?

    “你别问那么多了,你帮我干爹办一个风光点的葬礼吧,至于册封大典的事情我都答应你就是了。”林九歌心里不舒服,烦躁的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想说那么多。

    “如果你不帮我办葬礼,我就不弄什么册封大典了!”林九歌说完,还威胁似的补了一句,完全没有把柳晨圣上的身份放在眼里。

    现在的林九歌真的就像一个孩子,没有平时冷静的理智,只是一个幼稚的想要得到糖果的孩子,就算用自己的一切去换这个糖果,她也不会介意。

    柳晨看着她这个样子,也很无奈。这样子让他怎么拒绝啊!只能同意了呗?

    艰难的点了点头,柳晨叫了太监进来把事情吩咐下去,才转向林九歌:“你干爹的尸体停在了哪里?”

    “天书学院。”林九歌玩着桌上的毛笔,怏怏不乐的说着。

    就连林九歌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不开心,就是觉得心里闷得慌,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