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八十一章守棺人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这葬歌是云纥无比熟悉的,几乎是下意识的,云纥就跟着葬歌唱了起来。

    唱了好一会儿,云纥才反应过来,撒开腿就朝院子里面跑去。

    院子里,那些人依旧围着阿叔先生的棺木唱着葬歌。

    看到这些人的时候,云纥的眼眶一下子就热了。

    “阿伯阿婆”云纥颤抖着声音叫了一句,葬歌的声音蓦然停止。

    那些人似乎呆了很久,一直盯着云纥看,才终于有人叫了出来:“小纥小纥是你吗?”

    “是我是我阿婆。”云纥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说话的人,是那个很和蔼的阿婆,唯一一个从来没有说过她的人。

    其他人都认出了云纥,纷纷围了上来,却仍有几个人留着唱葬歌。

    阚季荼进了落花阙之后,看到床上的林九歌,觉得顺眼多了。

    也不管她到底在玄黎大陆经历了什么,先给她服了一颗丹药,开始亲自帮她把体内紊乱的灵力拉回正轨。

    阚季荼出来的时候,林九歌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说到底,她也没有受什么伤,只是体力不支,又强行运功,导致经脉紊乱罢了。

    院子里葬歌的声音小了不少,阚季荼过去看的时候,原本十多个人只剩下了四个。

    四个人就好像是护卫一样,站在棺木的四个角上,不知疲倦的唱着葬歌。

    看到他们,阚季荼突然想起一个很古老的词——守棺人。

    守棺人指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很古老的职业。守棺人对于棺木和死人都报以极大的敬意,他们会忠诚的守在棺木身边,唱着他们独有的葬歌,为亡灵超度。

    只是很多年前,守棺人这个职业已经在历史的洪流中被淹没了,此时看到这些人,阚季荼竟然又想起了这个职业。

    怎么可能呢阚季荼笑着摇了摇头。

    守棺人在百万年前是一个很受欢迎的职业,但现在的人,只会觉得这些人很不吉利,对过去做过守棺人的前辈都报以鄙夷。

    现在怎么可能还会有守棺人的存在呢?

    阚季荼没有组织那四个人继续唱葬歌,而是拉了一个路过的弟子问了云纥和其他人的下落。

    听到云纥带着那些人在长老院的时候,阚季荼愣了好久,起初有些愠怒,可是走到长老院之后,却什么怒气都没有了。

    云纥和那些跟着林九歌过来的人坐在一起,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总之一派和谐。

    天书学院的长老院其实不止是长老们办事的地方,长老院的外院本就是招待客人的地方,云纥带着这些人在这里并没有什么问题。

    阚季荼走进去的时候,云纥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参见神王。”

    跟着林九歌来这里的那些人也纷纷对着阚季荼行礼,似乎是在学云纥。

    阚季荼伸手把这些人一个个扶了起来,坐到最上面的位置。

    “云纥,刚刚看你们聊的很开心的样子。你们认识吗?”阚季荼其实进来之前在门口看了很久,看着云纥和她们有说有笑的,还不停的叫着阿婆阿伯什么的,感觉他们应该是认识的。

    “神王,这些人都是我的乡人,他们是世上最后一批守棺人了。”云纥坐在最后的位置,站了出来,说道。

    真的是守棺人!?

    听到守棺人三个字,阚季荼的眸子一下子就收缩了不少。

    阚季荼对于守棺人这个职业,其实也是有一点点私心的。

    当年阚季荼的爹娘仙逝的时候,就有一批守棺人过来,不是阚季荼请的,是他们自发聚集在一起的,生生为阚季荼的爹娘唱了三天三夜的葬歌。

    直到阚季荼的爹娘下葬之后,他们还守了三天的陵才走。

    后来阚季荼找到他们想要给谢礼,他们却怎么也不要。

    即使是过了百万年,当时那些人说的一句话阚季荼现在还记得。

    他们说:“檀霜双丹为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我们没有机会感谢他们,只能为他们唱一首葬歌,让他们安息。”

    明明是很平淡的话,阚季荼却怎么也忘不了,所以此后,阚季荼对守棺人都报以最大的尊重,当然,也不乏私心。

    可是阚季荼没有想到,火离大陆竟然还有守棺人的存在。

    看着下面一张张淳朴的脸,阚季荼没由来的一阵激动。

    “这些人都是从哪里来的?”阚季荼的手死死的抠着椅子的把手,防止自己因太激动而失态。

    “回神王,我们都是从义镇来的。”为首的一个人站了出来回答。

    阚季荼走下去把他扶起来,说道:“既然都是守棺人,就不用对我行礼了,我很敬佩守棺人。”

    其他人明显一愣,没有想到阚季荼竟然会这么说,明明之前他还在抠椅子来着?

    “我想知道,你们是为什么还在做守棺人。据我所知守棺人早就消失了。”阚季荼看着他们,强忍着不要让自己激动,问道。

    “我们义镇的人一直都是守棺人,不管外界对守棺人的评价怎么样,在我们义镇,只有一个职业,就是守棺人。”为首的人说得很激动,作为唯一的守棺人,他明显对守棺人的没落感到很惋惜。

    “守棺人从来不求回报,我们对亡灵的敬畏是至高无上的,我们愿意用葬歌和亡灵对话,所以义镇的守棺人,永远不会消失。”云纥看着这满屋子的人,补充道。

    这些人因为长期不间断的唱葬歌,嗓子都已经变得嘶哑,云纥这一辈的年轻人,都还在学习葬歌,不能单独出来守棺,而云纥,更是从小就被视为异类,直到现在她会唱的葬歌也不过是最常用的几首。

    “你们很伟大。”阚季荼点了点头,对着他们说道。

    这不是客套,阚季荼百万年前就想对守棺人说这么一句,只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守棺人这个职业就已经没落了。

    而现在,阚季荼终于有机会说了出来。

    所有人都在沉默,守棺人没落已久,这是他们成为守棺人之后,第一次被人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