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七十九章何家惨案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房间里的摆设都被白布遮盖,林九歌确实很用心。

    桌上放了一封信,何延川拿起来看,这就是林九歌说的,何源雎的事情。

    信里没有多余的言语,林九歌只是把阿叔先生给她留下来的信里面,关于何源雎的所有事情誊写了一遍而已。

    何延川越看,就越觉得心跌入了冰窖。

    原来,他们从小到大听到的故事,都是假的,所谓的英雄,是何源雎,但是毁了这一切的,也是何源雎。

    何源雎甚至为了能够活下来重新掌管他们,不惜化风!

    何延川颤抖着手把信收好,转身就跑了出去。

    跑到大堂,何老爷坐在那里,正是头疼的时候,何延川莽撞的冲了进来。

    “小川,你怎么了?这么莽撞像什么话?”看到何延川的身影,何老爷有些薄怒,何延川刚刚说的话虽然在理,但也太难听了一点。

    “爹,你看看这个。”何延川现在却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把手上的信递了过去,有些慌张的样子。

    “这什么?”何老爷半信半疑的接过信,看着看着,脸色也变了。

    “这是九歌留下来的。”何延川看到自己父亲的脸色,就知道何老爷信了。

    “林九歌留下来的!?”何老爷显然不相信,不是不相信信里的事,而是不相信林九歌。

    林九歌诡计多端,小心思也多,他能信吗?

    “你信?”何老爷看着自己儿子的脸色,知道他对写封信很是相信。

    虽然他刚才也差点相信了,但是听到是林九歌留下来的之后,他就不信了。

    “我信。”何延川坚定的点头,对于林九歌,他深信不疑。

    “这”何老爷看着信上的字,还是有些犹疑,不是对林九歌的不信任,而是何家人骨子里的不信任,对任何事情都不信任。

    “桀桀……”何家父子还在犹疑中不能决定,一阵妖风袭来,伴着诡谲的笑声。

    何老爷和何延川一下子就变了脸色,何老爷下意识的就想要把信藏起来,却感觉自己的脊背一凉,手上的信就已经被吹落在地。

    “原来叔亦帛告诉了她这么多事情。”风眼中,一个男子慢慢踱步而来。

    男子不老,却浑身带了一股子阴戾的气息,让人见了就想躲开。

    “只是很可惜,他没有告诉你们,我是什么样的人。”何源雎的话算是间接的承认了,林九歌信里写的都是真的。可是这封信,却没有写完。

    何老爷下意识的就跪下了,战战兢兢地说道:“先祖大人饶命,小辈不知先祖大人还在世,妄议先祖,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何源雎看到他这个样子,又转头看向还站着的何延川,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弧度。

    “我明明就站在这里,你却叫我先祖,你说,你是不是罪该万死?”何源雎的声音很危险,站在何老爷面前,蹲下身子,微微挑起他的头。

    “是是”何老爷怕极了,何源雎身上的气息实在太可怕了。

    “那么,你就!”何源雎眼眸一冷,手往下移,一用力,何老爷的脖子就断了。

    没有任何征兆,何延川就是想救都来不及!

    何延川一看自己的了,瞬间红了眼眶:“你你个混蛋!他可是你的后人!”

    何延川虽然是这么说,却没有任何底气,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那又如何?”何源雎看他到现在都不认输的样子,自觉有些意思,瞥了一眼他,并没有急着动手。

    何源雎想要杀死他们简直太容易了,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容易,所以何源雎觉得很没有意思。

    实在是太无趣了,没有人做对手的感觉。

    上午那个小丫头还有点意思,可是那又怎么样,她已经走了。

    何源雎看着何延川,眼里森冷的寒意侵蚀着他的尊严。

    “就因为你是前辈,所以我们都要让着你?何源雎,枉我们何家人从小仰慕你仰慕到大,你不配!”这种时候,何延川突然想起了林九歌。

    如果是林九歌在这里,她一定不会屈服的,她只会狠狠的骂回去,就算是拼了命,也不会在何源雎面前认输。

    而何延川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林九歌。

    所以何延川也要像林九歌一样,狠狠的骂回去,就算是拼了命,也绝不认输!

    “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何源雎果然恼怒了,恼羞成怒的样子,让何延川受了不少苦。

    可是何延川并不想就此屈服,继续抬着头,昂首挺胸的看着何源雎,然后迎接更加可怕的肆虐。

    “你你你你是谁啊!你在对小川做什么!”何延川这边的动静太大,把何老太太给引了过来。

    看到何老太太的时候,何延川的眼神瞬间就变了,这个时候出来,就是找死!

    何源雎转过头去,看到何老太太的样子,自然没有忽略何延川眼中的担心。

    冷冷的一勾唇,何源雎甚至没有挪动脚步,何老太太就被一阵狂风给吹了过来。

    “你你放过我奶奶!”何延川看起来很害怕,扑上去就要阻止何源雎,可是结果不过是以卵击石,根本没有用。

    何老太太很快就被何源雎用风硬生生的给摔死了。

    何延川彻底红了眼,扑到何源雎身上就想打他,可是手还没有挥下去,身下的人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何延川愣了愣,随即苦笑出来。

    是啊,他怎么忘了呢,何源雎是可以化风的啊,他怎么可能打得过何源雎?

    可是,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何源雎手上!

    何延川保留着最后的尊严和倔强,提起剑来往自己脖子上一抹,自刎而死。

    何源雎还想再虐一下他,却看到何延川毫不犹豫的自刎,愣了好一会,冷笑着骂道:“傻子。”

    可是语气中确实藏不住的落寞和无奈。

    其实他没有想要逼死何延川的,他只是忍不住的,想要教训一下他而已

    一时间,因为何源雎的到来,偌大的何家一个人都没有了,何家,在短短一刻钟里面,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