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七十七章何源雎化风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不夸张的说,从何老爷到何延川,都是听着何源雎的故事长大的。

    何源雎一统江山,何源雎接管火玄门,何源雎研究出火玄丹,何源雎打下了何家的基业。

    总而言之,在他们的认知里,何源雎就是神,何家能有今天,全是因为何源雎。

    所以此时听到林九歌叫出何源雎的名字,心里都惊讶不已。

    “原来叔亦帛跟你说过我。”而让两人更加惊讶的是,那个不明不白的声音竟然也承认了。

    林九歌的脸色也变得更加凝重,因为她清楚地听到,何源雎的声音是从风眼里传出来的。

    也就是说,何源雎不是站在风眼里,就是他本身就是风眼。

    而林九歌更加相信后者。因为风眼里根本没有人影,而且它在不断的变化。

    如果是站在风眼里,林九歌绝对可以捕捉到何源雎的身影。可偏偏,他就是风眼。

    化物!

    林九歌非常清楚何源雎现在是什么状态。

    化物,顾名思义,就是把自身化作某种东西,变成那种东西之后,自然就不可能会有人的实体和寿命。

    这,也许就是何源雎能以凡人之躯,存活百万年之久的原因。

    林九歌凝眸,化风吗?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呢。

    风无形,化作风,永远不可能会消失,更不用担心受伤。

    只是化物可以算得上是神技了,何源雎是怎么会的?

    林九歌曾经了解过化物,所以非常清楚化物这一技能的困难性。

    不过现在她应该纠结的不是何源雎怎么会化物这一技能,而应该担心,化作风的何源雎,有什么软肋。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唯独风,没有办法解决。

    只能逼他现形。

    虽然何源雎就算现了形,林九歌也未必能打的赢他,但是总比对着一团风瞎嚷嚷着束手无措的好。

    何延川和何老爷两个人早就已经吓傻了,林九歌也没有再管他们。

    “前辈真的不准备出来吗?”林九歌的声音变得温柔,有些循循善诱的意味。

    风眼有一点点的停顿,随后从里面传来一声冷哼。

    林九歌知道这样子不行,周围的威压一直在压迫她的经脉,这样子拖下去,只能让自己受损。

    “前辈如果不出来的话,就别怪九歌不客气了。”林九歌突然冷笑一声,妄筮挥出,直接朝风眼冲去。

    这个时候本来不应该有风,但是因为何源雎的原因,这里才有了大风,只要把风眼解决,或者用其他方法让风停止,就可以解决何源雎。

    林九歌这一剑刺过去的时候,风眼很快就变了地方,林九歌本来就没有指望一剑就能击中风眼,剑上的九天帝火极快的飞出,林九歌突然收剑,任九天帝火吞噬面前的草堆,又很快熄灭。

    可是怎么让风停止呢?林九歌完全没有在意九天帝火,心心念念想的就是怎么让风停止。

    “妄筮和九天帝火,原来你是阚季荼的后人。”何源雎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只是他认出了九天帝火和妄筮,却没有认出林九歌的剑法。

    而后面那一句,就暴露了他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关注过外界的事情,否则他就会知道,阚季荼没有后人,而且阚季荼还转生在这个世上了。

    林九歌冷笑一声,看来这个何源雎,智商也不是很高啊。

    林九歌又飞快地耍出几剑,用的是柳家剑的剑法。

    果不其然,何源雎的声音再次响起,却不是之前的淡定,而是带了一分惊讶:“柳家剑法!?你是柳焰的弟子?”

    “不,柳焰没有弟子,你怎么约会柳家剑的!?”

    林九歌依旧没有说话,趁着何源雎思考的时候,妄筮刺向了几个个风不大的地方,留下九天帝火。

    这里靠近山头,植物多,九天帝火没一会儿就燃起了一条火线。

    林九歌突然想起曾经做特工的时候,上的为数不多的几堂课。

    风是空气的流动而形成的,冷空气变热受重往下,热空气变冷变轻往上。

    那么,如果把周围的空气变热了,再突然变冷,这个风就会往上走。

    何源雎这么多年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回来却能化风,就说明这百万年来他都在修炼化风。

    不管他的化风是否成功,自然界的定律是不可逆转的,只要让风向往上走,林九歌就可以逃脱出去!

    林九歌完全没有动灭了何源雎的念头,何源雎太强大,她灭不了。

    但是逃命谁不会呢?只要能逃出去,什么都不是问题。

    林九歌想着,让九天帝火更加肆虐,掌心已经出来一颗冰蓝色的药丸。

    这是之前刘成路给她的寒冰弹,融合浓缩了几十种冰系植物,只要一颗,瞬间就能冻死人。

    据刘成路说,寒冰弹的灵感还是从宴辜身上得来的,当时宴辜也给了他不少建议呢。

    林九歌当时还笑骂刘成路闲的没事干,没想到现在,竟然就派上了用场。

    所以说,菜鸟小队的每一个人,都不再是没有用的菜鸟了。

    只是想到宴辜,林九歌的眸子还是染上了一抹黯然。她终究是对不起宴辜的。

    林九歌指间夹着寒冰弹,唇角缓缓勾起一点点的弧度,不断的放大,放大。

    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变得炎热,何源雎无情的嘲笑响彻林九歌耳边。

    “你以为用九天帝火能制服得了我?别天真了!风可是无懈可击的!”

    “是吗?”林九歌森冷的笑意浮现在嘴边,看得何延川惧从心起。现在的林九歌,实在是太可怕了。

    寒冰弹猛地被甩在地上,林九歌冷冷一笑,刺骨的寒意袭来,她却不曾动过半分。

    “好冷”何延川最接近寒冰弹,刚刚炎热的感觉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快要被冻僵了的寒冷。

    林九歌默默的披上了大氅,感觉到周围的风已经逐渐散去,何源雎痛苦的惨叫越来越远。

    极冷极热的感觉,就算是风也受不了吧。

    林九歌冷冷一笑,身子却有些撑不住,晃晃悠悠的走了几步,走到阿叔先生的棺材边。

    “干爹,九歌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