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七十六章封棺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如果是这样的话,林九歌都不能确定,现在是不是还会有他们这些人的存在了。

    林九歌看着这张地图看了很久,最后提笔在一张白纸上临摹了下来,只是上面的颜色有了些许改变。

    何源雎也是百万年前的人了,阚季荼和九泽也都是那个时候的大人物,何源雎不会不知道。

    只是百万面前的事情,谁也不知道,也没有任何人能作证,这份地图算是唯一的证据。

    可是不巧,现在这份证据在林九歌手上,也就意味着林九歌可以肆意篡改百万年前的事情,因为没有人能知道。

    所以林九歌把这份地图临摹了一遍,然后把玄黎大陆和一些周围的小岛标注了何源雎的颜色,其他的地方,全部分到了阚季荼和九泽的名头下面。

    写完之后,林九歌刻意把帛书做旧,放回了匣子里。

    带着匣子出去,林九歌把匣子又埋回了原来的地方。

    夜深人静,没有人知道这一夜发生了什么,又改变了什么。

    次日一早,林九歌就起来了,今天是阿叔先生下葬的日子,林九歌必须要早早的就准备好。

    换上早就准备好的素衣,林九歌迈步出去,走到了阿叔先生的灵堂里。

    阿叔先生的棺材还没有封上,林九歌看着棺中阿叔先生的脸,好像回到了当年她在这里时候的样子。

    义父,九歌此生有幸识得你,是何其有幸?

    林九歌突然跪在棺材面前,对着阿叔先生的棺椁行了个大礼。

    “九歌,你这么早就过来了?”林九歌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之后,门口何延川的声音才响起。

    “恩,睡不着就过来看看。”林九歌淡淡的说道,眼睛从始至终就没有放在他身上。

    何延川有些失落,把手上的信封交给林九歌:“阿叔先生给你的遗书。”

    林九歌点了点头,接过信封,诧异的情感被她深深掩埋。脸上只有波澜不惊。

    打开信封,只是一封平淡无奇的遗书,无非就是家书还有阿叔先生自己的资源什么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想来也是不放心何家人,所以用了这么一封遗书做障眼法吧。

    林九歌三下五除二的看完了所谓“遗书”,郑重的把它叠好,放进了自己的储物戒里。

    何延川看着眼前阿叔先生的棺椁,眼神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阿叔先生是个很好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何延川突然就说出来了这样的一句话。

    林九歌无懈可击的点了点头,没有回答。

    何延川感觉有点挫败,也不再说话。

    门口的何老爷看着两人站在一起的背影,越看越满意,这两个人还真是配啊。

    何老爷笑着点了点头,才开始叫小厮过来给阿叔先生封棺。

    整个封棺过程中,林九歌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看着棺材板一寸一寸的把阿叔先生的样子盖上,手在袖袍里紧紧攥住,甚至流出了鲜血,染红了白色的衣裳。

    封棺后,又有一些吹打的人过来,一番吵闹后,送棺人终于上路了。

    林九歌作为阿叔先生的义女,自然是首当其冲的走在前面,一路走,林九歌一路算计着什么。

    何源雎既然想要利用阿叔先生没有成功,那么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就算是阿叔先生死了,他也应该会在葬礼上搅局,或者夜晚去掘坟来确定阿叔先生是不是真的死了。

    但是何源雎是个骄傲的人,掘坟这种事情他应该不屑于做,所以在今天搅局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林九歌心里盘算着,随时戒备着周围。

    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林九歌的眼睛。

    只是何源雎应该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如果正面对上他,林九歌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是那又怎么样,阿叔先生的仇,她一定要报!

    快走到山头的时候,林九歌感觉到了一阵非常强大的灵力压迫。

    不是波动,是压迫。

    就像是九泽释放龙威一样,那种窒息的压迫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妄筮瞬间就出现在林九歌手上,林九歌停了脚步,倔强的抬头看向周围。

    “桀桀,叔亦帛这老东西终于死了吗!”诡异的笑声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让所有人心里都一惊。

    林九歌握着妄筮的手紧了紧,警惕的看向周围,却没有看到任何人的存在。

    隔空传话?

    林九歌脑海里一下子就出现了这个名词,可是很快她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隔空传话不可能可以释放出威压,而此时压着林九歌的威压表明,何源雎一定在她身边,只是她看不到而已。

    在哪里!?

    林九歌的头转了又转,却始终看不到人影。

    “桀桀,你找不到我的!”放肆的声音再次响起,阿叔先生早上才被封起来的棺材一下子就被吹开,连带被吹开的还有抬棺材的几个小厮。

    何延川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挡在了林九歌身前,大吼了一句:“九歌,别怕!”

    林九歌简直要笑出来了,她怕?对,她确实忌惮何源雎的实力,但是比起怕来,还差得远呢!而且比起找不到人的何源雎,何延川挡在她身前才更让人不放心!

    “让开!”林九歌低喝一声,抬手把何延川打开。

    何老爷也挡在了何老太太面前,但是眼神却一直在盯着林九歌。

    “阁下既然来了,就不要躲躲藏藏的,出来见见后辈也没有大碍。”林九歌看着刚刚把阿叔先生棺材吹开的那阵风,就感觉到了不对劲,盯着空中风最聚集的地方,大声吼道,“何况,不现身,怎么能确定老朋友是否已经被害死了呢?是吧,何,源,雎,前,辈。”

    最后的几个字,林九歌是一字一句说出来的,她的目的不是叫给何源雎听,而是告诉在场的何延川还有何老爷,现在袭击他们的,是他们引以为傲的先祖,何源雎!

    果然,听到林九歌的话,何延川和何老爷的脸色都变了。

    何源雎这个名字他们都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