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七十四章何老太太的撒泼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何延川这么一说,当然是把大部分事情都拦到自己身上,把林九歌撇得一干二净。

    “其实这根本不关九歌的事,当时只有一颗火玄丹,九歌又是个从来没有经历过火玄门的女孩子,我总不能自己吃了吧?”何延川看着何老爷和何老太太,试图说服他们。

    “这件事情你做的对,没有辜负我何家的家训。”何老爷沉吟了一下,点头称赞。

    何老太太也没有话了。

    何家的家训就是“明知不可而为之”,意思是明知道这件事情对自己不利,但却还要去做,因为这件事情会让别人更有利。

    “可是现在没有火玄丹,那个林九歌怎么回去?”何老爷虽然赞同何延川的做法,但是没有火玄丹这件事情,他也没有办法。

    林九歌回去定然也要靠火玄丹,现在没有火玄丹,林九歌怎么回去?

    让她硬生生的撑着回去?何老爷能同意,恐怕何延川都不会同意。

    “那个林九歌不是阿叔先生的义女吗?让她自己炼制火玄丹啊。”何老太太虽然被何延川说服,但脸色依旧不好。此时听到这个问题,更是冷哼一声,开口讥讽。

    “这个九歌毕竟只跟着阿叔先生学习了小半年,让她炼制火玄丹,不太好吧”何延川脸上又有了犹豫。

    火玄丹不好炼,不然也不会整个玄黎大陆只有阿叔先生一个人能炼,而林九歌只是在阿叔先生身边跟了小半年,让她来炼制火玄丹?何延川有点担心林九歌能不能炼好。

    “这也不好那也不行,你们说怎么办!?难道要让小川再送她过去?我绝对不同意!”一听这父子俩都没有什么好办法,何老太太也怒了,何延川是她捧在手心上的孙子,怎么能为了一个毫不相关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伤!

    何延川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门口的光线就被人挡掉。

    “这就不劳老夫人担心了。”林九歌清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一步一步踏进来。

    “拿去吃了。”林九歌走到床边,把手上的丹药放到何延川床边,神色淡淡。

    丹药是刚炼出来的,还有些许温热。

    何延川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使用火玄丹,对火玄丹自是极为熟悉,所以此时一下子就认出了火玄丹。

    “九歌,你炼出了火玄丹!?”何延川有些惊喜,毕竟火玄丹是秘方,除了阿叔先生,从来就没有人成功的炼出过火玄丹。

    而现在,林九歌竟然能炼出火玄丹,这不仅是证明了她天赋鼎异,更加让何延川惊喜的是,只要林九歌在,他的火玄丹就不会断了。

    “无意中记下的单子。”林九歌依旧是冷淡的,不同于之前对何延川的冷淡,这是一种疏远,对整个何家的疏远。

    “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看着阿叔先生下葬之后就走。”林九歌放下丹药,根本没有看何老爷和何老夫人一眼,转身离去。

    何延川握着手里的火玄丹,毫不犹豫的就吃了下去。

    “小川!那个女人给的东西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就吃了!”何老夫人本来还想对林九歌的态度指点一番,转头就看到何延川把丹药吃了,顿时惊呼了起来。

    何延川已经喝了进嘴的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他这个奶奶,怎么对林九歌戒备到这个地步了?

    “奶奶,火玄丹我认识,不会有问题的。”何延川艰难的把嘴巴里的水吞了下去,看着何老太太说道。

    何老太太哼哼唧唧几声,没有说话。

    她就是不喜欢林九歌,所以连带着不喜欢林九歌带来的一切,怎么了!?

    对自家奶奶这种想法,何延川也只能表示无奈求救般再次看向自己父亲,何老爷对自己母亲这种想法也没有办法,只能默默地扶额,说道:“娘,小川也不是小孩子了,是非善恶都懂得,您就别管那么多了。”

    “好啊你们父子两个,嫌我老了多管闲事是不是!?”何老爷这句话几乎可以说是雪上加霜了,何老太太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怒道。

    “娘,我不是那个意思”何老爷也慌了,这个母亲有时候确实比较让人难过,但是对这位老人家,他还是很尊重的。

    “你不是哪个意思了?我看你就是嫌弃我老了!”何老太太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烈性子,此时性子一上来,就有点撒泼的意味了。

    “娘,时候不早了,我们回房吧,不要打扰小川休息了。”何老爷也很无奈,他家老太太脾气一旦上来,那是谁也没有办法的事情。

    “是啊,奶奶,我累了,您就先回去休息吧。”何延川也赶紧见缝插针的说道。

    何老太太看他似乎确实是累的样子,也就没有继续纠缠下去。哼哼唧唧了一阵,终于还是不甘心的出去了。

    何老爷给何延川递了个眼色,忙忙跟在后面走出去。

    等两人都离开之后,何延川才松了一口气,目光投向手里握着的那个瓷瓶,眼眸深沉。

    九歌,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每一次见面,你都能给我惊喜?

    何延川有些惆怅,被握得温热的瓷瓶紧紧攥在手心,就好像何延川的心,被攥得紧紧的。

    不消片刻,何老爷似乎是把何老夫人给安抚好了,重新进了何延川的院子里。

    何延川看到自己爹来了,也把瓷瓶收了起来。

    “小川,你老实交代,刚刚林九歌给你的,是不是火玄丹?”何老爷虽然是那么跟何老太太说,但是其实他心里也是存了一分疑惑的,只是他不像何老太太那么耿直,直接就嚷嚷了出来。

    何延川早就知道何老爷会问这个问题,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接触火玄丹这么多年,我可以保证,九歌更贵给我的就是火玄丹。”

    “林九歌刚刚的意思,你知道吗?”何老爷点了点头,也没有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的纠缠,毕竟就算是假的,何延川存心要用自己的命去包庇林九歌,他也没有办法不是?只能转移了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