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七十三章阿叔先生的身份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不用算,也知道距离何源雎离开已经有百万年,因为她身边就不少这样的家伙。

    只是这百万年来,何源雎作为一个什么都不算的凡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阿叔先生又为什么知道这些?

    林九歌很疑惑,有一腔的问题不知道该问谁。

    信纸还有好几张,林九歌知道,这件事情也许还没有这么简单,耐着性子继续看了下去。

    “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这些,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我背负的东西了。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一个神,是俯瞰众生的神。可是我偏偏选择了一个何家。

    我本来应该是在天上,静静的看着你们的命运,然后稍微做点手脚什么的。可是天上只有我一个神了,所以我耐不住寂寞,跑了下来。

    那时候,我遇到的就是何源雎。何源雎一开始给我的印象很好,所以我无条件的相信了他。

    可是后来他开始利用我,我就试图逃跑,逃离他身边。然而很可惜,我没有成功。

    人魔大战的时候,我趁乱跑回了天上,才发现天上已经乱了套。所以地上才会有人魔大战。

    于是我为了赎罪,把整个人魔大战的战局改变,最后回到了人间,在何家继续赎罪。

    我经常会变换容颜,然而神也不是万能的,改变人魔大战战局的时候,我的灵力就开始衰退,经过了这么多年,我的灵力早就不如当初了。

    但是这么多年来,我竟然还能碰到何源雎,而他也还认识我。

    我们两个有一次很不愉快的谈话,为此,我特意去了火离大陆一趟,而机缘巧合之下,我把你救了回来。

    我知道你不是之前的林九歌,可是现在的你非常有趣,而且因为借身上魂的原因,你的天赋和命格都变了,所以我才把你救了回来,留在身边。”

    林九歌一怔,阿叔先生竟然会有这样的身份,而且她的被救,真的不是意外!

    是因为现在的自己吗?那个二十一世纪的华夏特工林九歌?而不是现在的陆国废材林九歌?

    林九歌第一次认清了自己的身份,看着信笺的眼光更带一点柔情。

    “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何源雎也盯上了你。正好那个时候玉无涯过来了,我就顺水推舟,把你送了回去。

    你离开之后,我和何源雎又有了一次不愉快的对话,何源雎在那次对话中给我下了蛊术。

    神不怕毒不怕伤,唯一怕的就是蛊术。因为蛊术不是我们创造的,所以对于蛊术来说,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自从那次回来之后,我就觉得自己的灵力开始涣散,我知道我这个神的使命要到头了。

    的确,这么多年以来,我作为唯一一个神,背负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何家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在离开之前还能认识你,我真的很开心。埋在何家院子里的那份地图,你拿到之后最好是销毁,或者把它藏好了,何家没有人知道何源雎这个人,只要没有这份地图,何源雎就不可能回来重新掌控何家。

    而现在的何家,势力虽然强劲,但是也不足为虑,你只需要小心何源雎就可以了。

    九歌,切记,不要去找何源雎。不管是什么情况下,都必须离他远远的!何源雎这个人我花了几十年上百年的时间都没有摸透,他很危险!”

    信到这里戛然而止,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落笔的地方很工整的写了三个字“叔亦帛”。

    叔亦帛林九歌默默的咀嚼着这个名字,是阿叔先生的真名吗?还挺好听的呢。

    只是为什么这封信到这里就停下了?

    是遇见了什么事情吗?还是说,其他的事情没有必要告诉她呢?

    林九歌猜不透,只能拿起最后一张纸来看。

    这里记载着火玄丹的配方,药材已经被放在一边,也许是担心林九歌炼制过程中的耗损,药材准备了四份。

    林九歌看着这些药材,想到今天何延川的样子,心里终于还是软了下来,盘腿坐下开始炼丹。

    不是林九歌不听阿叔先生说话,而是何延川在这件事情上对她确实有恩,不管是什么情况,报恩都是首位的。

    只给这一个丹药给他就好。林九歌这么告诉自己,抓起药材开始炼丹。

    至于那些弥漫在空气中的灵力,林九歌从来就没有打过它们的念头。

    这些是阿叔先生留在人间的唯一证据,证明阿叔先生曾经来过。所以林九歌不想破坏。

    然而相比起林九歌这边的一个人的波动,何延川那边就可以堪称鸡飞狗跳了。

    何老爷和何老太太听到仆人的喊声,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跑了过来,可是看到的,却是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的何延川。

    “小川,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何老太太几乎一下子就扑到了何延川的床边,眼泪瞬间就溢满了眼眶。

    “奶奶,我没事。”何延川看着何老太太的样子,也很无奈。

    俗话说这人啊,越看越不正经,何延川看着何老太太哪里是不正经啊,简直就是耍无赖的小泼皮。

    一旦看到他有什么不对就立马哭天喊地,怪这个怪那个,总之就是她宝贝孙子特别受委屈。

    何延川也曾解释过,可是没办法,何老太太从来就不是会听话主,不然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

    “你都这样子了还说没事!”何老太太一听到何延川的话,猛地就跳了起来,怒喝道,“你不是去接那个林九歌吗?人呢!?是不是她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我去找她算账!”

    何延川一听老太太这义愤填膺的一番话,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求救的眼神看向自己父亲,何老爷明显也拿自己母亲没办法,假咳一声,略带威严的说道:“娘,你先别急,那丫头怎么也算是我们的客人,不能这么说的。”

    “小川,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完,他就转向了何延川,问道。

    何延川可算是找到机会说话了,大致把事情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