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六十五章恢复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嗯。”阚季荼应了一句,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不是自己的事情。而且,林九歌飞升的时候如果有玉无涯在身边陪着,应该也不是件坏事。

    林九歌睡了整整一天。

    出乎意料的,没有人担心她,因为他们都知道,林九歌就算是睡觉,她的身体也会帮着她自己恢复的,完全可以不用担心。

    何况林九歌的内伤基本都被龙血治愈好了,九泽打的那两巴掌完全就是外伤,不足为惧。

    次日林九歌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饿的昏天黑地,浑身都没有力气。

    林九歌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呆了很久,才终于笑了出来。

    合着她昨天没力气不是因为九泽打的,而是因为饿了?

    说来也是,自从昏迷后,林九歌就没有吃过东西,就是铁打的身体也撑不住啊。

    勉强起身,林九歌发现自己真的是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苦笑了一声,只能坐在床上等着别人来看她。

    然而不多时,李霜就推开门进来了。

    “九歌,你醒了啊?”李霜本来也只是来看看林九歌醒了没有,结果一看就看到光影下坐着的人影。

    微微一吓,李霜走到床边笑道。

    林九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喉咙干得很,本来就没有喝过水,昨天还和九泽那么大声的争执了一下,实在是受不住了。

    “九歌你起来吃饭吗?”李霜完全没有想到林九歌的身体情况,问了一句。

    林九歌点了点头,拉过李霜的手,在她的手心写下了一个字:“水。”

    李霜一愣,反应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林九歌这是要喝水了。

    忙不迭起身去给她倒水,林九歌茹毛饮血地咕咚咕咚一壶水下肚,喉咙才感觉好了一点。

    “我没力气起来,你帮我把饭端进来吧。”林九歌喝了水,勉强能说话了,只是嗓子嘶哑,恐怕还要几天才能恢复了。

    李霜一想,对啊,林九歌这么久没有吃饭喝水,怎么可能还可以起得来啊?真是傻。

    懊恼的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李霜把水壶灌满了水放在林九歌身边,转身出去给她打饭。

    饭进来之后,林九歌倒是没有像喝水那样急切了。

    毕竟饭吃得快了对胃也不好,而且她还这么久没有吃饭,吃快了更不好。

    慢慢吞吞的吃完饭,林九歌坐在床上修炼了一下,才觉得自己身上恢复了一点力气。

    下午的时候,穆渊六他们几个人都凑到了林九歌的房里,围着他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绝口不提昨天的事。

    林九歌知道他们这是怕她尴尬,笑了笑,承了他们这份情,一眼扫去,却发现少了一个人。

    “小澈子呢?”林九歌惊讶的问道,江澈怎么不在?不想见她了?不应该啊。

    然而话音未落,叽叽喳喳的声音瞬间就消失了。一瞬间,房间里安静的连根针掉的声音都听得到。

    “怎么了?”林九歌的声音还是很嘶哑,看着几个人的神情,有些奇怪。

    然而还是没有人答应她,这下林九歌算是彻底疑惑上了,江澈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小六子,你来说,小澈子人呢?”林九歌嘶哑的声音变得严厉,指着穆渊六喝道。

    “九歌,小澈子走了。”穆渊六被点名,一时间也有些不是滋味,不情不愿的说道。

    “走了?去哪里了?”也许是因为刚刚突然加重了语气,林九歌的声音又变得嘶哑了一分,抄起一旁的水壶猛灌了一口水,才看着穆渊六。

    “小澈子跟着圣上走了,去军营了。”穆渊六闷闷不乐的说道。

    之前江澈跟他说要走的时候他就是十万个不赞同,结果现在倒好,走的不声不响的,让慕容烟哭了一场以外,什么都没有。

    然而穆渊六不知道的是,这正是江澈所想要的。

    因为江澈知道,如果自己郑重的跟他们说要走的话,他们肯定会很不舍,慕容烟也不仅仅是会哭这么简单。

    而现在江澈了无声息的就这么走了,他们有气也没处发,慕容烟除了能哭一场,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干了。这样对他们来说,才是伤害最低的方式。

    林九歌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在和苏瑾瑜开战之前,林九歌就和柳晨讨论过什么时候把江澈带走这个问题,当时柳晨说等苏瑾瑜这件事情结束,就把江澈接到军营里去,接受训练。

    而现在,因为她拖了这么多天,江澈也确实该走了。

    “放心,你们很快就会跟着他一起去的。”林九歌看着几人闷闷不乐的样子,开口安慰道。

    “内院的人都搬回来了吗?”安静了一会儿,林九歌突然问道。

    “基本都在往回搬了。”穆渊六不开心的点了点头,江澈都走了,林九歌居然还有心思关注内院的那些人。

    “那就好。”林九歌抱着水壶,时不时就要喝上一口。听到自己满意的答案之后,才放心的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对了,白深如之前来找过我了,她说想和你谈谈。”李霜突然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抬头跟林九歌说道。

    林九歌一愣,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其实白深如这件事昨天阚季荼就跟她说了,只是当时她正在气头上,以为那只是阚季荼挽留她的手段,所以根本就没有准备理他,没想到,白深如竟然真的想找她谈谈?

    可是她们两个之间能谈什么?白深如总不会是要为越言报仇来的吧?

    现在的林九歌可打不过白深如啊

    想到这个,林九歌突然觉得有点瘆得慌,看着李霜,弱弱的开口:“要不你去找白深如,跟她说让她过段时间再来找我?就说我这段时间还没恢复过来,不方便见她什么的。”

    李霜看着这个样子的林九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九歌你想到哪里去了,白深如只是找你谈一下她和越言之间的事情而已,怕她干嘛啊。”

    “我怕她把越言的死放到我身上然后来找我报仇啊,我现在可打不过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