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六十四章离开与留下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那也太残忍了,他救林九歌,又不是为了复生丹。

    “嗯,我会努力炼到炼魂境的,一定会把你爹娘还给你的。”林九歌以为阚季荼根本就不知道这回事,重重的点了点头,信誓旦旦的说道。

    “其实没关系的”阚季荼说的有些心虚,毕竟这件事算是他对不起林九歌了,低声说道:“我爹娘反正已经都这样了,再救回来,也陪不了我多久,终究还是要生离死别,我干嘛要在经历一次。”

    林九歌狐疑的看着他,心里有些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阚季荼在这个问题上态度很奇怪啊难道他已经知道了?还是这件事情有点其他的问题?

    “而且炼制复生丹很危险的,等你练到炼魂境,一定天天陪在阎九皇身边。阎九皇要是知道我让你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他大概要来杀了我了。现在我可打不过他。”阚季荼说的很无奈的样子,林九歌却总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想想,阚季荼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句,让阚季荼出去了。

    其实炼制复生丹这件事情也只是林九歌一时起意。之前阿叔先生给她的那卷卷轴上面就记载了复生丹这个东西,林九歌刚刚突然想起,所以就想试着炼一下,兴许,那些被她害死的人命都还能救回来呢?

    只是林九歌也记得,炼制复生丹的条件确实很苛刻。

    先不说她自己练到炼魂境需要多久,就只是这五行之最的五样东西,她就未必能找的齐全。

    算了,顺其自然吧。

    林九歌摇了摇头,坐上床又睡了下去。

    阚季荼从房里出来之后,瞬间就被所有人给包围了。

    显然,所有人都在担心林九歌的状况,不仅是身体,还有精神状况。

    “九歌她没事吧?我那两巴掌是不是打的有点重啊?”九泽第一个凑了上来,看着自己的手,又看向了阚季荼。

    其实刚才林九歌道歉的时候,九泽就在担心自己会不会打的太重了,林九歌居然连路都走不了。脸上的两坨红晕也足够触目惊心的。

    “放心吧,暂时没事。”阚季荼把门关好,对着他们低声说道。

    所有人都算是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其实说真的,他们之中有谁是不喜欢林九歌的呢?谁不关心林九歌的身体情况呢?

    看到林九歌刚刚那个样子,所有人的心都揪了起来,现在林九歌没事,那自然是最好的了。

    “行了,九歌没事,我俩也就该回去了。”柳晨听到林九歌没事,心里一块大石头放下,拉着苏瑾翎的手先行跟他们告别。

    柳晨实在是出来的太久了,久到一刻都不能拖的地步。

    皇宫那边暂时以称病应付了过去,但是他这“病”要是还不好,恐怕这天下都要易主了。

    柳晨虽然不喜欢做这个圣上,但是也不希望这天下落入奸人手里。

    “这就走啊?不再吃顿饭?”李霜看着两人,有些舍不得他们。呃或者说,是有些舍不得苏瑾翎的手艺。

    “不了,我已经让天书学院的大师傅做好了菜,大概很快就会送过来了。”柳晨看着李霜那样子,就能猜得到她在想什么,故意笑道:“朕的贵妃可不是随便就能给你们做菜的啊。”

    听到这话,李霜的脸瞬间就红了,撇了撇嘴,躲到穆渊六身后。

    其他人都哄堂大笑。柳晨也没再留恋,拉着苏瑾翎的手,几个箭步就飞上了墙头。

    江澈看着他们两个人的样子,脚底一蹬也跟着上去了。

    “阿澈!”慕容烟显然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惊叫了一句,心里不好的预感迅速扩散。

    江澈蹲在墙头,俯视底下的慕容烟,微微笑了笑:“阿烟,我跟着圣上去军营了,等我回来。”

    说罢,不给慕容烟一点点挽留的余地,直接越过墙头走了。

    慕容烟本来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看到江澈几乎逃亡似的背影,所有的话都噎在了喉咙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眼泪,瞬间弥漫眼眶。

    柳晨深深地看了慕容烟一眼,拉着苏瑾翎转身追上江澈。

    其实慕容烟哭了,江澈又怎么会无动于衷呢。

    柳晨毕竟带着苏瑾翎,速度稍慢,追上他的时候,江澈的脸上还有两道被风吹干了的泪痕。

    “其实你如果不想走,我不会勉强你的。”柳晨看着他流泪,却没有一点点鄙视的感觉,只觉得心疼。

    江澈和慕容烟的定情柳晨是看在眼里的,所以柳晨知道,他们之间的情有多深。

    如今这样突兀的分离,换做是他,只会更加失态。

    江澈的身子顿了一下,很快摇了摇头:“不必了,迟早都要分开的,我不想和阿烟说离别。”

    这份心性,真的很难得!

    不仅是柳晨,包括被柳晨拉着的苏瑾翎,听了江澈这话,也不由得感叹。

    能够这么直率的面对生离,心性不可谓不坚忍,此子,日后必成大器!

    岫珞苑这边,江澈离开之后,慕容烟也肆无忌惮的哭了出来,李霜不忍心看到她这个样子,上去搂住她,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

    李霜知道,慕容烟是不需要任何安慰的,她自己能调节好情绪,就和江澈一样,理智到让人恐惧。

    被李霜搂住,慕容烟的身子一僵,江澈是最喜欢这样子搂着她的了。

    抬头,看到的却是李霜的脸,慕容烟再也绷不住,埋在李霜的脖颈间放声恸哭。

    穆渊六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头,其实吧江澈要走这事,他早就知道了,可是他不能说啊。

    看到慕容烟这个样子,穆渊六心里也有些怨江澈了。

    可是人都走了,还能怎么怨呢?

    “你呢?”看到那几个人因为离别而产生出来的各种情绪,阚季荼走到玉无涯身边,问道。

    其实真要说起来,玉无涯才是最不属于他们的一员,如今事情已经基本结束,玉无涯还要留在这里?

    玉无涯突然被问道,愣了一下,很快展颜道:“我不急,反正闲人一个,等林九歌飞升陪她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