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五十九章离开的时候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自己身边能陪伴着一个人中龙凤,和他度一辈子。

    这样子,真的很好。

    “我们回去吧。”江澈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就把慕容烟横抱了起来,朝树林外走去。

    “啊你放我下来。”慕容烟突然被公主抱,吓了一跳,双手下意识的又勾紧了江澈的脖子。

    “不是你说要抱的吗?”江澈眉眼弯弯,笑意吟吟,竟然是把慕容烟刚刚调笑他的给调笑了回去。

    “你这怎么能一样?”慕容烟一噎,干巴巴的争执。

    “有什么不一样的。”江澈笑着,大步朝内院走去。

    慕容烟没话说了,索性把整张脸埋进了他的胸膛,不敢见人。

    等到走到了内院,不出所料的受到了穆渊六等人戏谑的眼光,江澈脸不红心不跳,抬头挺胸抱着慕容烟就进去了。

    “小澈子,可以啊。这就准备把娘子抱回家啦?”穆渊六最是唯恐天下不乱,看着江澈和慕容烟这样子,笑着打趣道。

    慕容烟的脸埋得更低了,轻声说道:“阿澈,你放我下来吧。”

    “不放。”江澈嘚瑟的瞥了一眼穆渊六,还嘴道:“小六子你有本事也这样抱着小霜子啊,没本事就别酸我。”

    穆渊六一下子就闭嘴了,他现在是真的没脸面对李霜了,虽然直到李霜是怎么想的了,可是他的家里真的不允许他和李霜这么任性。

    况且,穆渊六一点也不希望李霜嫁给他,是为了帮他去争夺穆家家产的。穆渊六希望自己能给李霜一个稳定的家庭,所以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勇气去和李霜告白。

    李霜本来很期待穆渊六能够豪气冲天的说一句“好。”,可是穆渊六却沉默了下来,没有一点反应。

    李霜的眸子暗了暗,不再怀有希冀。

    “你快走吧。”慕容烟实在不喜欢被人这么看着,而且看着她的人还是她最熟悉的队友们,这种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催促江澈说道。

    江澈大笑两声,把慕容烟抱回了她自己的房里。

    直到走到床边,江澈才把慕容烟放下来,却没有急着起身,而是将身子不停压下,唇角噙着笑,看着慕容烟。

    “你你干嘛。”慕容烟看着他的样子,吞了吞口水,搞不懂江澈这是要干嘛。

    总觉得今天的江澈怪怪的,不停的抱着她,而且现在还

    江澈没有回答,只是唇角的弧度更高了,柔软的唇贴上慕容烟滚烫的额头,轻吻了一下,一触即分。

    慕容烟的脸本来就红,被他这么一亲,更是红得和猴子的屁股一样了,看着江澈近在咫尺的脸,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睡吧。”江澈帮慕容烟把被子盖好,声音嘶哑着说道。

    慕容烟愣愣地看着他,这样就完了?他不准备对自己做什么了?

    谁知江澈只是坐在床边,看着她,就好像看着全世界一样。

    慕容烟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对着外面胡乱的摆了摆手,示意让江澈离开。

    看着慕容烟这个样子,江澈低低的笑了笑,握住她的手放回被子里,俯身隔着被子在慕容烟耳朵边说道:“我走了,好好睡觉。”

    被子里面一阵胡乱的起伏,显然是慕容烟在点头。江澈这才松开手,推门出去。

    “这么快就出来了啊?是被小烟子赶出来了还是你自己不行啊?”穆渊六几个人早就站在门口等着江澈出来呢,看着门终于被推开,穆渊六毫不客气的讽刺。

    江澈扫了一圈,穆渊六,刘成路,郑奇都在,最八卦的李霜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是生气了吧?毕竟刚刚他话都说到那个份上了,穆渊六都没有任何表态。

    李霜虽然看起来开朗活泼,但是内心细腻得很,一点点小事情就很容易影响她的行为和思想。

    恐怕,穆渊六刚刚的不变态,正好给了李霜一刀吧。

    再看穆渊六的样子,似乎完全不知道似的。江澈摇了摇头,对穆渊六的无知表示叹息。

    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你有时间关心我,还不如多去想想小烟子。”江澈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做停留,之间朝他的房间走去。

    “你什么意思啊嘿,怎么什么事都要扯到她!”穆渊六本来一听到李霜这个名字就郁闷,结果江澈居然还偏偏就在他俩个面前秀,简直是毫无人性!

    “自己想。”江澈朝后摆了摆手,进门顺便门给锁上了。

    “怎么不点蜡烛?”房间里一片漆黑,江澈不适应的皱了皱眉,摸索着把蜡烛点着。

    蜡烛点着,照亮了整个房间,此时才可以看得出来,房间里竟然还有一个颓废的柳晨。

    “习惯黑暗了。”柳晨摇了摇头,眯起眼睛稍微适应了一下蜡烛的光线,回答道。

    江澈点了点头,没有苟同,但也没有多说什么,柳晨毕竟是圣上。

    “我们什么时候走?”江澈坐在一边,看着柳晨,问道。

    是的,我们。这一次柳晨并不准备一个人离开,而是准备等林九歌醒来,确定她没有事了之后再走。

    带着江澈一起。

    这么几天下来,柳晨对江澈的能力再也没有任何怀疑,自然是要迫不及待的带着江澈回皇宫带他经历宫里军队的单独特训。

    “等小小姐醒来吧。”柳晨虽然很像拉着江澈就走,但是到底他是为了林九歌而来的,而且江澈也是林九歌推荐的。

    所以还要等着林九歌醒来,他才能放心离开。

    江澈点了点头,这两天林九歌的身体一日比一日好,离苏醒也差不多久了,他能留在这里的时候,怕也不会很多了。

    “江澈你关什么门!开门让我进去啊!这也是我睡的地方!”江澈和柳晨两厢对视,门口穆渊六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倒是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江澈暗暗的翻了个白眼,轻轻摇了摇头,走过去把门打开。

    柳晨笑笑,对穆渊六的行为不予表态,但是对穆渊六这个人的满意度是远没有江澈好的。

    林九歌不会推荐错人。

    “你们两个没事关什么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