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四十九章分工!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靠。”听到放血两个字,九泽忍不住骂了一句,却依旧应了下来,“知道了。”

    阚季荼点头,转向菜鸟小队的六人:“刘成路,郑奇,李霜,慕容烟,你们必须时时刻刻守在九歌身边,防止她出现什么问题。”

    “江澈,穆渊六,你们和柳晨一起,守在我身边,炼化龙血能量太大,我怕会被人盯上。”

    阚季荼想得很周到,之前他确实不清楚龙血到底有多大的能量,但是知道火离大陆没有炼丹师可以炼化龙血的时候,阚季荼就在担心这个问题。

    龙血能量太大,炼化龙血会爆发出来的能量必然能引得整个火离大陆为之震撼。

    再加上之前九泽就已经两次三番露过面,此时炼化龙血无疑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如果真的有不怕死的修士要来争夺龙血甚至是九泽本尊,阚季荼没办法出手,不仅会把他自己陷入危险,还有可能让龙血的炼化功亏一篑,让他父母白白消散。

    届时,就真的没有人能救得了林九歌了。

    菜鸟小队六人纷纷点头,林九歌的安危无疑是他们最关心的事情,能为此出一份力,他们完全不会反对。

    阚季荼又看向柳晨,似乎是在征集他的意见。

    “我不介意把奏折带到这里来看。”柳晨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完全不介意出一份力。只是国事不能耽搁就是了。

    “那我呢?”苏瑾翎看了一圈,好像都被点到名了,她呢?

    “你帮忙看着九歌吧。”阚季荼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让她看着林九歌。毕竟李霜那几个人里面也没个懂医理的,就算林九歌有什么问题也未必能察觉,还是要苏瑾翎在场才好。

    苏瑾翎点了点头,丝毫没觉得自己以贵妃的身份在接受调配。

    “行了就这样吧,你们都休息休息,打起全部精神来准备。”阚季荼摆了摆手,率先离开了座位。

    “你准备到哪里炼化龙血?”可是他还没走几步,九泽就问了出来,说来说去,连个地方都没有定啊。

    “长老院。”阚季荼头都没回,显然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

    内院地方不大,大部分都是供学员们休息和训练的院子,那天他们打架的空地是唯一一块空地了,附近山崖就是森林,不管是阚季荼还是其他人,都不会想要去那边炼化龙血。

    “对了玉无涯还没有醒,他怎么办?”苏瑾翎突然想起那天受伤的可不止林九歌一个人,还有玉无涯到现在都昏迷不醒呢。

    “是死是活听天由命。”阚季荼依旧是头也没回,毫不客气的开口。

    玉无涯和她又没有关系,只是昏迷几天而已,他帮着救林九歌已经够劳心劳力的了,还管什么玉无涯?

    “不救吗?他的脉象体征不太好。”苏瑾翎有些犹豫着开口,比起林九歌,玉无涯的体征确实不算很好了,她今天早上把脉才发现越来越差。

    可是她也没有办法医治,根本不知道烬用的是什么毒,如果只是简单的炸伤的话,不至于昏迷这么久还不好啊。毕竟外伤都用了血鳞膏了。

    “你问九泽。”阚季荼心里闪过烦躁,索性把问题抛给了九泽。

    苏瑾翎还没反应过来,九泽就已经骂上了。

    “我靠阚季荼你不厚道啊!怎么什么人都来找我救啊!你站住我们好好说道说道!这算个什么事啊。”虽然是这么说,九泽也没有真的就追着阚季荼走了,站在原地看着阚季荼越走越远,声音也慢慢小了下来,最后变成了自己的呢喃。

    “啊啊啊烦死了。”阚季荼走之后,九泽转过身来烦躁的把自己一头银发弄乱,往屋里走去。

    阚季荼的意思很明显了,并不准备给玉无涯单独治疗,只准备让九泽继续放血,救林九歌的同时顺便给玉无涯分一点。

    龙血解百毒,龙鳞治百病,有九泽在这里,什么药物都可以退下了。

    “所以救不救?”苏瑾翎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果断的没有对此发表意见,只是看着九泽的背影问了一句。

    “救救救,不就是多放点血吗”九泽说的很不耐烦,但是苏瑾翎也能听得出来本意是好的,无奈的笑了笑也跟着进了院子。

    是夜,几乎所有人都辗转无眠,不管是因为林九歌,还是因为其他什么事,次日早上起来,每个人眼底都有浓浓的乌黑,阚季荼最盛。

    虽然是说要好好休息准备今天的炼化,可是说真的,这种情况下,又有谁能睡得着呢?

    十个人依旧在岫珞苑会合,互相致意之后,就开始分道扬镳。

    阚季荼带着九泽,江澈,穆渊六还有柳晨去了长老院,苏瑾翎则带着李霜,慕容烟,刘成路和郑奇四人留在岫珞苑里看着林九歌和玉无涯。

    到了长老院,阚季荼和九泽止步,江澈,穆渊六和柳晨自觉在外围围城了一个三角形的样子,相互对视一眼,纷纷站住脚步。

    柳晨倒也没真的如他所说把奏折带到这里来批阅,毕竟这里一会会发生什么事情还不知道,要是把奏折弄坏了也不是很好。

    九泽和阚季荼倒是有了默契,阚季荼把檀栖和霜袂拿了出来,两手漂浮着两团火焰。一红一蓝。

    说来有趣,阚檀和阙霜的药炉虽然都是用他们自己的名字命名,但是他们的火焰却是用了对方的名字命名。

    阚檀用的是火红的霜衣,阙霜用的却是冰蓝的檀落。

    阚檀和阙霜看着阚季荼手上的火焰,眼中流露出渴望,毫不掩饰。

    阚季荼看了一眼九泽,九泽会意,朝他点了点头。拿出匕首在自己手心划过一道伤口。

    龙血涓涓的流了出来,本是背对着他们的柳晨三人都纷纷转过头来,龙血之中蕴含的巨大能量,以及那种似若罂粟的诱惑。

    柳晨现在终于明白阚季荼为什么要叫他们三个人来保护这里了,这种诱惑实在太大了,不仅是这里,恐怕岫珞苑那边都能感受得到。

    这还是他们早有准备,定力也好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