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四十七章五行之最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苏瑾翎却不以为意,只道阚季荼是因为又要和爹娘分开,所以心情不太好罢了。

    “我爹娘很伟大。”苏瑾翎安慰道。

    阚季荼无声的点了点头,后知后觉的发现苏瑾翎背对着自己,看不到点头,只能闷闷的回答了一句:“嗯,是挺伟大的。”

    说完后,就连阚季荼自己都笑了。

    伟大吗?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已。

    他们这一家子啊,总是因为林九歌才在这百万年后重逢的,如今竟然还要林九歌去帮他们炼复生丹。

    不过话说回来,阚季荼他们一家和林九歌确实有很大的缘分。

    阚季荼是因为林九歌继承了他虚境里的那些东西,才能去转世。

    而阚檀阙霜也是因为林九歌把檀栖霜袂凑在了一起才能重见天日。

    而现在,他们还想着让林九歌帮他们炼丹,让他们一家真正重逢。

    其实若说是他们救了林九歌一命,倒不如说林九歌才是他们的恩人,应该报恩的是他们才对啊。

    阚季荼叹了口气,无奈的沉思起来,他总觉得,不过是一个晚上,自己的思想又高了一个境界似的。

    “那个,你知道五行之最各是什么吗?”阚季荼突然抬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苏瑾翎,可惜苏瑾翎看不到。

    直到刚才,阚季荼才反应过来,他之前想太多,以至于都忘了问五行之最是什么了。

    后来阚檀和阙霜想说的也是这个吧只是被他堵了回去。

    苏瑾翎一边切菜,一边用余光看阚季荼,听到他的问话,才诧异的回头:“五行之最?”

    “嗯对啊,就是用来炼丹的那些。”阚季荼无辜的点了点头,似乎只是好气的样子。

    苏瑾翎心里划过一抹异样,转身继续炒菜,但仍然给阚季荼解释了所谓的五行之最:“五行之最其实有很多,不过用来炼丹的只有五种。”

    “寒冰雪,属水。是火离大陆最高的高山之巅上一个池下的积雪。据说这种雪温度极低,不会轻易化掉。但是想要取到寒冰雪,就必须下池挖雪,温度极低不说,而且挖雪还有一定的危险性。”

    “赤炎草,属火。和寒冰雪刚好在对面,一个在火离大陆的最南端,一个在火离大陆的最北端。赤炎草自身温度极高,不会燃烧,但是炼制的话可以炼出其汁液入药,不过需要很多赤炎草就是了。”

    “点金果,属金。在火离大陆最西端,据说点金果通体坚硬,好似金属,想要摘下很难。而且点金果周围还有神兽守护,就连靠近都不是件易事。”

    “枯藤木,属木。在火离大陆最东端,状似枯藤,却缠绵纠结,而且自己有攻击性。不仅难辨认,想要割下取得更是不容易。”

    “地蕊花,属土。没有人知道它在火离大陆的哪里,也没有人见过它,只能从古籍上得知,地蕊花色同大地,根系却异常鲜艳,不过因为是在地下,所以很难被人发现。”

    苏瑾翎说的很详细,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说话间已经炒好了一个小菜。

    阚季荼看着她的样子,突然就想到了阙霜,很长一段时间,阙霜也是这样子的,不过后来,阚檀仙逝,阚季荼就再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阙霜。

    其实阚檀和阙霜两个人确实是很自私的,因为从头到尾,他们眼里都只有对方,就算是阚季荼这个儿子,在对方那里也只能排第二。

    所以阚檀仙逝之后,阙霜毫不犹豫地也走了,完全没有在意阚季荼这个儿子的心情。

    不过也好在那时候的阚季荼已经有些大了,不然现在阚季荼重见这两人,有的可就不是惊喜而是怨恨了。

    “在想什么?突然间问五行之最干嘛?”苏瑾翎看阚季荼又发起了呆,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

    阚季荼慌张回神,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只是偶然看到,就顺口问问,你也知道,我虽然不会炼丹,但是我爹娘可是炼丹大家,九歌也很有炼丹的天赋,所以我自然也就更关注一些。”阚季荼摇了摇头,说了一连串解释的话,却看到苏瑾翎竟然掩唇笑了起来。

    “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不用那么紧张。”苏瑾翎笑着把第二个菜放下锅,又没有去看阚季荼了。

    不得不说的是,苏瑾翎不愧是深宫后院里出来的女人,只在这里不到一天时间,苏瑾翎就搞清楚了江澈他们的大致饭量和喜好。

    察言观色之技巧算是修炼到了极致。

    阚季荼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起身就要逃跑:“我去看看他们醒了没。”

    说罢,也不让苏瑾翎再说什么,直接就跑了。

    苏瑾翎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真是个孩子。”

    随即又抚上自己的肚子,有些悲伤从眼底溢出:“阿钦,如果那个孩子还在的话,也应该有这么大了吧?”

    回答她的只有空气。

    苏瑾翎也自嘲地笑了笑,转身继续炒菜。

    阚季荼说去看他们醒了没就真的去看了,一间一间的房门推开,阚季荼一个个的把人给叫起来。

    很快,除了李霜和慕容烟两个女子还有林九歌和玉无涯两个昏迷的人以外,所有人都被带到了餐桌边。

    说是餐桌,其实就是房里的茶几临时拼成的桌子。

    内院人都被赶去了天书学院,就连食堂的大师傅,门口扫地的都走了。

    就连韩霜和白深如,当天也带着越言的尸体离开了内院,回去了天书学院。

    现在的内院,算是他们真正的天地了。

    苏瑾翎也差不多把菜炒好了,把粥给他们打了出来之后,就去叫李霜和慕容烟了。

    李霜和慕容烟是住在一起的,倒是省了苏瑾翎跑路的时间。

    把两个人迷迷糊糊的叫了起来,坐到桌子旁,李霜只喝了一口青菜粥,就已经爱上了它的味道。什么瞌睡都没有了。

    “阿翎姐,你这个粥好好喝哦,是你自己煮的吗?”李霜一碗粥下肚,精气神瞬间就好了,眨巴着大眼睛问苏瑾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