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四十六章纠结的抉择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那和林九歌又有什么关系?”阚季荼看着自己父母的虚影,心里隐隐有了猜测,却不敢面对这个猜想。

    “林九歌有很罕见的天赋,而且还经过了你的血池洗炼,能够进阶炼魂境的可能性很大。”阚檀居高临下的看着阚季荼,声音微微变冷。他看得出来,阚季荼对林九歌的感情不一般。

    阚季荼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母,他本以为他们救林九歌只是想要从她那里拿到什么药材或者什么东西,没想到是要让林九歌给他们炼复生丹!

    复生丹不说等阶,光是听效用,阚季荼就能猜到炼它的凶险性。而现在他们竟然想要让林九歌去炼这种丹药,这简直就是要把林九歌置于死地!

    而且,阚檀和阙霜算是抓住了林九歌的软肋,只要他们救了林九歌一命,林九歌不管怎么样也会给他们炼这个丹的。

    阚季荼叹了口气,他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我不同意。”阚季荼摇了摇头,他不能让林九歌这么涉险,如果是这样,他宁愿林九歌永远不醒来。或者直接联系阎九皇让他把蛮荒神域的炼丹师绑过来。

    “你必须同意,这次的事情是我们复生的好机会,就算你现在不同意,以后等林九歌到了炼魂境,我们还是会让她炼复生丹。”阚檀的声音有些薄怒,阙霜的脸也冷了下来。

    阚檀和阙霜之所以把神识留在这炉鼎里而不留在其他地方,就是为了拿到这两个炉鼎的人能帮他们炼制复生丹。他们的一生相守太短,他们不甘!不够!

    “爹,娘,你们这样会害死她的!那救她和不救他有什么区别!?”阚季荼彻底怒了,他知道自己父母自私,但至少他们还算是个好人,却没想到他们竟然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做到这个地步!

    “荼儿,我们这不是在害她,这是在救她!”阙霜摇了摇头,心里满满的都是失望,“等她到了炼魂境,想要炼一枚复生丹是很容易的事情,不会有很大的危险。而且如果我们现在不救她,就算是封住了林九歌的穴位,毒素迟早会蔓延全身的,到时候想救都救不了。”

    阚季荼默他怎么会不知道林九歌的情况,可是就算等林九歌练到了炼魂境,炼丹的危险也还是会有,阚季荼不想让林九歌冒这个没必要的险。

    而且不仅是林九歌的问题,复生丹的材料,五行之最,他也未必能找得到

    等等阚季荼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如果他爹娘为了救林九歌而消散,那么林九歌醒来之后的事情,他爹娘也未必会知道啊,那么只要他找不到那所谓的五行之最,是不是就意味着,林九歌可以不用冒险炼丹了?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阚季荼微微沉思,并没有表现出来。

    如果这样的话他就再也见不到他爹娘了

    这种抉择真难啊

    阚季荼仰头叹了口气,艰难的点了点头,吐出两个字,声音有些沙哑:“好吧。”

    看见自家儿子终于妥协,阚檀和阙霜相视一笑,似乎有些阴谋得逞了的样子,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阚季荼不耐烦的堵住了嘴。

    “你们别说话了,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阚季荼摆了摆手,不再看两人的虚影,显得有些疲累。

    阚檀和阙霜到底是心疼儿子,看到阚季荼这个样子也不忍再说什么,默默地潜回了药炉里。

    阚季荼一抬手,把两个药炉都放回了储物戒里,坐着发呆。

    所以九泽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面。

    九泽再次出去的时候,阚季荼不知道怎么的就睡着了,他做了个梦,梦到了他爹娘,梦到了林九歌,还梦到了宴辜,梦到了九泽,梦到了很多很多人。可是,所有他梦到的这些人都自爱一个个离他远去。

    林九歌在斥责他把她救了回来又要让她送命。

    阚檀和阙霜在埋怨他找不到五行之最。

    宴辜在气他不救自己。

    九泽在恨他毁人还急。

    所有人都在埋怨他,斥责他,讨厌他。

    阚季荼不停地虚抓着什么,妄图抓住一个人,解释一句话。

    可是他什么也抓不到,什么也说不出。

    “啊——”阚季荼猛地惊醒,看向周围,一片黑暗。

    被九泽点起的蜡烛不知道是被风吹了还是燃烧完了,阚季荼愣愣的看着黑暗中微弱的月光,不知道该做什么。

    次日,阚季荼早早地就起来了,或者说,他根本就没睡着。走到岫珞苑里,也还是没有人起来。闷闷的出门,却看到苏瑾翎刚刚进来。

    阚季荼有点诧异,不知道苏瑾翎这么早出去干嘛。

    “早,就起来了?”苏瑾翎手上提了个篮子,看到阚季荼也是有点诧异的。

    “嗯,没睡着。”阚季荼点了点头,看了眼她手上的篮子,似乎是一些纸钱什么的。这是大清早祭拜苏瑾瑜去了吧?

    “我刚看完妹妹,你要吃早餐吗?我一起做了。”说话间,两人又重新进了岫珞苑,苏瑾翎在这里搭了一个简单的灶台,刚好可以做饭。

    “好,谢谢。”阚季荼点了点头,坐在一边看着苏瑾翎动手。

    熟稔的切菜,淘米煮粥,还放了几个蛋下去。

    “早上吃蛋对身体好。”苏瑾翎看阚季荼坐一边无聊,主动开口找话题。

    就算知道阚季荼是百万年前的神王,可是在苏瑾翎眼里,他还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像很多年前的苏瑾瑜一样。

    “嗯”阚季荼低垂着头,手指绞着衣缘,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苏瑾翎把菜粥放进锅里,就打开了另一个锅准备炒菜。

    “听九泽说,你爹娘能救九歌?”苏瑾翎背对着阚季荼,一面切菜,一面问道。

    “嗯他们会燃烧自身的神识来炼化龙血。”阚季荼点了点头,语气却并不是很兴奋,毕竟救林九歌之后,索要的回报实在太大了,阚季荼都不知道该怎么和林九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