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四十四章决定和代价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阚季荼沉默,他怎么也没想到,才第二次把自己父母请出来,就是这么个情况了。

    而更没有想到的是,林九歌的生死,竟然在他一念之间。

    从心里来说,阚季荼是知道阚檀说得没错的,他也知道,救林九歌的意义有多大。

    不救林九歌,阎九皇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整个火离大陆都要为林九歌一人陪葬!

    救林九歌,最多就是他没了父母,而林九歌乃至于火离大陆都可安然无恙。更何况,阚季荼早就没了父母。

    可是阚季荼就是过不去心里那道坎,他就是不希望父母为别人而消散。

    许是有些自私的吧,可是阚季荼做神王无私了一辈子,他真的想自私的时候,会有人给他这个机会吗?

    “阚季荼,救九歌吧。”九泽和阚季荼是好友,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也很不好过,只是,不救林九歌的后果他也清楚,从客观角度来说,救林九歌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阚季荼咬了咬唇,小手紧紧的攥着,轻声道:“你让我再想想。”

    九泽见着这样子,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不是他的父母,也不是他的传人,他到底,只是需要放血罢了。

    转身出门,九泽去看了林九歌,恰好碰到苏瑾翎出来。

    两人互相点了点头,九泽进了门,苏瑾翎出了门。

    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林九歌,九泽心里怎么都不是个滋味。

    想想他们当初初见的时候,她用他来练捉龙手,苦不堪言,他也一万个不爽。

    后来无意中掉去了玄黎大陆,还威胁着他帮他做事。

    然后然后林九歌就把他忘了。

    他也就乐得清闲,呆在林九歌身体里不断修炼。

    再见的时候,是林九歌碰上宴辜的时候,那时候,他才知道原来林九歌是阚季荼的传人,于是他出手帮了林九歌,也彻底脱离了林九歌。

    再然后,他和林九歌就慢慢的变成了朋友,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步。

    怨林九歌吗?九泽不知道,本来就是他自己跑出来玩的,接过碰上了林九歌,遇上了这么多的事情,最后竟然让宴辜丧了命。

    说怨,他是怨的。可是他又有什么立场去怨林九歌呢?

    九泽烦躁的把自己一头银发揉乱,看着林九歌的脸越看越不是滋味。

    “怎么了?把头发弄的这么乱?”九泽正想得多,苏瑾翎已经打了一盆水进来了。看到九泽乱糟糟的头发,不禁失笑问道。

    “烦。”九泽没好气的让开了床边的位置,苏瑾翎坐上去,给林九歌擦手。

    这水是溶解了血鳞膏的水,每天给林九歌擦一擦,水分勉强能渗入皮肤,效果不多,但聊胜于无。

    “你说,如果为了救九歌,要牺牲自己父母的神识,你会怎么选?”九泽看苏瑾翎专心致志地帮林九歌擦手,也不避讳,坐在她身边有些急躁的问道。

    “阚季荼?”苏瑾翎是多聪明的人啊,一听九泽的话,也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苏瑾翎虽然只是医女,但炼丹方面的事也大多知道,之前她就打过阚季荼他父母的主意,所以对阚季荼的情况还是知道的挺清楚的。

    此时听九泽这看似没头没脑的一问,也就知道,阚季荼他父母,有戏!

    可是你说让阚季荼为了林九歌而放弃自己的父母,这事还真的难办。

    苏瑾翎摇了摇头,说道:“这个选择很残忍,站在我的角度,我选择林九歌,站在阚季荼的角度,我不太清楚。”

    “不太清楚?”九泽皱眉,不懂苏瑾翎的这个不太清楚从何而来。

    “我没有父母,所以不太清楚阚季荼和他父母之间的情感,不能妄断。”苏瑾翎擦拭的手顿了一下,轻声解释道。

    “抱歉。”九泽一愣,没想到苏瑾翎竟然还是个孤儿,而她唯一的亲人,似乎刚被他们杀死?

    “没事,习惯了。”苏瑾翎淡淡的摇了摇头,端了水起身,“我去看看玉无涯,你也早点回去,多开导一下阚季荼吧,这事儿不小。”

    九泽闻言,深深地看了一眼床上的林九歌,迈步和苏瑾翎一起出去。

    只是出了门之后,苏瑾翎往左去玉无涯暂住的房间,而九泽却往右出去回了长老院。

    一进门,就看到檀栖和霜袂已经被收了起来,阚季荼颓废的坐在床边,整个人好像都苍老了不少的样子。

    九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只能坐在他身边,无声的陪伴。

    阚季荼似乎是被九泽突然过来吓了一下,整个身体蓦的僵了一下。看清楚是九泽之后,也就放松了身体。

    九泽侧头,阳光打在阚季荼的脸上,反射出一点点晶莹的东西。

    阚季荼,在哭?

    “我同意了。”过了很久,阚季荼才闷闷的开口,声音很嘶哑。

    看得出来,九泽离开的时候阚季荼和他父母应该经过了一番挣扎和吵闹,最后阚季荼无奈的同意了,心里却还是不忍心把自己父母推向死亡,所以就哭了起来。

    九泽轻叹一口气,伸手揽过阚季荼,重重的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檀伯伯霜伯母会开心的。九歌也会好起来的。”九泽不知道怎么说话安慰他,只能笨拙的开口,两相无言。

    阚季荼看着面前的空气看了很久,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忽然笑了出来。

    笑得很难看,而且配上他现在这张脸,看得九泽有点瘆得慌。

    “你别笑了,跟鬼一样的。”九泽搓了搓自己一身的鸡皮疙瘩,毫不留情的开口损他。

    本来是想活动一下气氛,毕竟两个大男人这样坐在这里,还真是怎么看怎么奇怪。

    可是九泽没有想到阚季荼竟然还是笑了出来:“我本来就应该是鬼了。”

    九泽彻底无奈了,他这也能扯得上关系?他要是鬼,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阚季荼!”九泽忍无可忍的叫了出来,他早就看阚季荼这样子不爽了,之前顾及到他的情绪,九泽没有多说什么,去安慰他,可是现在看阚季荼的样子,真是不骂他脑子就不会清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