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四十三章希冀与犹豫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若是论炼丹,还有谁会比阚檀阙霜更精深的?若是论药鼎,还有什么是比檀栖霜袂更好的?

    阚季荼一想,确实是这个理,忙不迭就把储物戒里的檀栖和霜袂拿了出来。

    两尊药炉一祭出来,阚檀和阙霜啧纷纷现身,看到阚季荼,皆是有些嗔怪。

    “你个混小子,终于想起你爹娘了?这么久干嘛去了?也不知道让我们出来透透气?”阚檀的脾气一向是不太好的,看到阚季荼当即劈头盖脸一顿斥责,却也没有多严厉的意思,更多的还是嗔怪。

    “爹,你们都是神识了,还要透气啊。”阚季荼缩了缩脖子,很怕他爹似的,嘴上却并没有输人,反驳道。

    “嘿,你别以为我俩只有神识就打不了你,你个混小子,看我怎么收拾你!”阚檀的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做势要去打他。奈何身体受制于檀栖里面,最后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阚季荼撇了撇嘴,并没有表现出很怕他的样子。

    阙霜在一旁看着父子俩又是无奈又是好笑,也不插话,就看着这俩人插科打诨。

    “爹,你别说了,说得我都忘了正事了。”阚季荼看到身边的九泽,一拍脑袋才想起来,忙忙求饶,开始说正事。

    “怪不得突然把我们叫出来呢,原来是有事情啊?”阙霜听着,知道自家儿子的性格,柔声打趣道。

    “娘,你就别笑我了,这事儿很麻烦。”阚季荼略微尴尬了一下,伸手把九泽拉了过来。

    “爹,娘,九泽你们还认得吧?就那条傻了吧唧的龙皇子。”阚季荼先没说林九歌的事而是把九泽拉出来做个铺垫什么的。

    虽然是神识,但毕竟也是老人家了,他怕吓着两人。

    “喂!阚季荼你好好说话啊!你才傻了吧唧!”阚檀阙霜还没有开口,九泽就不满的开始抗议,对阚季荼的用词表示了强烈谴责。

    “记得的啊。”阙霜点了点头,她当然记得这个人,九泽当年和阚季荼那可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王呢,后来好像还加了一条蛇,叫什么菇还是古来着?

    如果宴辜还在的话,知道阙霜心里的活动一定会羞愧的想要死,为什么她记住了九泽,却没有记住他!

    可是宴辜不会再知道了。

    “是这样,九歌呢中了剧毒,我们没有解药,所以就想要用龙血来给她解毒。”阚季荼清了请嗓子,避重就轻的把事情大概说了一下,“可是火离大陆没有灵力强大的炼丹师炼化龙血,所以就想问问你们,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降低对炼丹师的要求?”

    阚季荼话不多,其中信息却很多,阚檀和阙霜对视了一眼,皆是默然。

    “怎么了,没办法吗?”看着两人都不说话,阚季荼瞬间就急了。这事儿可不是什么小事,要是林九歌醒不过来了,阎九皇大概能把火离大陆都翻了给林九歌陪葬。

    “降低对炼丹师的要求是不可能的。”阙霜摇了摇头,神情有些复杂,“龙血威力很强大,就算是蛮荒神域,也没几个人敢说炼化的,我和你爹算是其中之二。”

    听到这话,阚季荼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去。

    这话的意思不是明摆着想要炼化龙血基本不可能吗?就算他们会又怎么样,如今都是神识了,也没办法炼丹了啊。

    “先别急着灰心,这件事,我和你娘能炼。”阚檀看了眼阙霜,又转头看向阚季荼,终于还是开口道。

    阚季荼本来已经绝望,听到阚檀的话又突然燃起了希望。

    不仅是阚季荼,就连一边的九泽眼睛都亮了。

    “我们现在虽然只是神识,可是只要有火焰,还是能用神识控制火焰炼化的。”阙霜看着两人激动的样子,有些犹豫地开口,这件事情他们两个确实可以做到,可是后果

    “但是,我们这算是燃烧神识去炼化龙血,龙血炼化完了之后,我们两个就再也不会存在了。”阚檀知道阙霜说不出口这个后果,索性直接开口帮她说了。

    果然,这句话一出口,阚季荼的脸色又变成了震惊,然后是纠结,最后是不忍。脸色变化之快,足以表现出他心理变化的不同。

    阚季荼心里确实很复杂,阚檀阙霜的意思就是,要么,他们依旧存在,林九歌依旧是这个样子。或者去找到能炼化龙血的人,只是时间久一点。

    要么,阚檀和阙霜不复存在,救林九歌一个人。

    这种亲情和友情之间的抉择,让阚季荼的心里有了动摇。

    “檀伯伯,霜伯母,如果是你们,你们怎么选?”阚季荼这边还在纠结,那边九泽就抬起了头,看向阚檀阙霜,一脸认真。

    “我们会救九歌。”阙霜毫不犹豫地就开口,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

    阚季荼一下子就抬起了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是九歌把我们两个拼到一起,我们才能重见天日的。九歌于我们来说比救命恩人还伟大,如果是我们,我们一定会选择救九歌。”阚檀点了点头,补充理由。

    “而且,我们都是神识了,能重聚已经是莫大的幸运,就算是消散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但是九歌还小,她未来还有很多种可能,救九歌意义重大。”阙霜也补充理由,字里行间似乎是在劝阚季荼,同意他们去救林九歌。

    阚季荼看着自家父母的虚影,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怎么会听不懂自家父母的话?可是他们才刚重逢没多久啊,他还没好好孝敬他们呢,他们就要为林九歌而消散了吗?

    阚季荼是打心眼里想要救林九歌的,可如果这个救的条件是他父母,阚季荼却又犹疑了。

    “荼儿,人何以为人?无非生老病死。我和你娘已经是死了的人了,残留这抹神识在世上已是万幸,如今能用我俩救人,那更是无上功德,何乐而不为?”阚檀看出阚季荼的犹疑,虽是规劝,却也带了一分严厉。闹得阙霜一个劲的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