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四十二章难处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百万年前的老家伙们,只剩我们俩了。阚季荼抓着项链默念,所以,一定要好好的回来见我。

    所谓的虚空其实是龙族的一个单独空间,是只有龙皇子才能拥有的东西。这个空间以一个龙形项链为介,连通外界和内界。

    虚空里的时间比空间外慢很多,虚空里一月,外面才一天。是龙族养伤的最佳去处。

    只是虚空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虚无,而且别人还不能进去,所以九泽挺不喜欢这个的。不到万不得已他都不愿意进去。

    而显然,现在就是那个“万不得已”。

    九泽进了虚空,阚季荼也没闲着,让小厮送来药钵,炉子和一点草药。

    把龙鳞碾碎,混到龙血里,加上一些草药,煮成粘稠的膏状,才开始涂抹在自己的伤口上。剩下的那些便好生保存起来。

    龙血龙鳞的效果很显著,只一天,阚季荼的伤口就好的差不多了,连个疤痕都没留下。

    带着血鳞膏去林九歌那里,林九歌依旧昏睡不醒。

    柳晨毕竟是圣上,国事重要,所以先一步回了皇宫。苏瑾翎和李霜他们住在一起,天天照看着林九歌,寻找解药的步子一刻没有停过。

    “你来了。”看到阚季荼过来,苏瑾翎并不很意外。淡淡的招呼了一句,继续愁眉苦脸。

    “我来给九歌送药。”阚季荼也点了点头,把手上的木盒子递过去。

    苏瑾翎这才转过了头,看到阚季荼身上毫发无损的样子,微微惊讶。

    她记得,一天前阚季荼还重伤得走不了路,现在怎么?

    苏瑾翎狐疑的看着阚季荼,好像怀疑他是其他人易容的似的。

    “这是血鳞膏,对伤口特别好,你一会给九歌涂上,她明天就和我一样了。”阚季荼坦然对上她的眼神,解释道。

    “龙血龙鳞?”苏瑾翎挑眉,打开木盒子问了一句。

    木盒子里没有想象中的腥膻味,反而还有点淡淡的似乎是草药的香气。

    阚季荼点头,并不掩饰:“解药找的怎么样了?”

    “烬身上没有,找了很多天都没找到。”苏瑾翎把血鳞膏盖了回去,摇了摇头。

    “如果实在找不到的话,就用龙血吧,九泽不会介意的。”阚季荼默默帮九泽做了决定。

    这个结果在他意料之中,如果解药那么好找的话,烬也不会大费周章的拼了命都要伤林九歌这一次了。

    “不行,我们用不了龙血。”谁知苏瑾翎却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提议。

    “嗯?”

    “小小姐的伤是内伤,只能饮龙血排毒,可是生饮龙血她的身体受不住,只能把龙血炼化。”苏瑾翎看了眼林九歌,无奈的叹气,一开始她知道九泽是龙的时候确实很兴奋,可是很快她就冷静了下来,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龙血根本没办法用,“可是这边没有炼丹师有能力炼化龙血。”

    “没有炼丹师可以炼化?”阚季荼皱眉,他父母都是炼丹师,他自然知道炼丹需要炼丹师的灵力足够配得上材料,才能把丹药炼出好的品阶,否则就容易被反噬。

    可是龙血的威力真的有那么大,让整个火离大陆都没有一个人可以炼化?

    阚季荼一向是在九泽身边的,他实力强劲,又是自小泡药浴长大的,对龙血的感知并不如其他人那么强烈,故而不清楚也是正常的。

    “是的,在火离大陆,没有一个人能够驾驭龙血。”苏瑾翎点了点头,如果不是这样,她早就去找九泽了,“而且,火离大陆也没有足够好的药鼎能容纳龙血。”

    还真是困难重重。

    阚季荼默,没有想到就算是有九泽的龙血都还有这么多的事情。

    “可惜玉无涯还没好,不然让他直接去蛮荒神域绑一个炼丹师来。”阚季荼叹气,愁眉苦脸的一筹莫展。

    想了许久,阚季荼都没有想出个办法来,九泽已经回来了。

    “你怎么这么快?”阚季荼看着突然出现的九泽,把手上的项链还给他,问道。

    九泽却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总觉得这次恢复的特别快。”

    阚季荼点头,不管怎么说,能早点出来也是好事。

    “九歌怎么样了?”九泽在桌旁坐下,首先关心的就是林九歌。

    内院的弟子们都走了个干净,现在留在内院的,无不是担心林九歌留下来照看的。

    可是林九歌却偏生不知道,日复一日,完全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

    阚季荼摇了摇头,叹气。

    “我去放血给她!”九泽看阚季荼的样子,也就知道什么意思了,豪迈地就要冲出去,却被阚季荼拉住。

    “没用。”阚季荼摇头,把苏瑾翎和自己说的问题复述了一遍。

    九泽也安静了。

    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办。

    “你说爹娘都是炼丹的,你怎么就没学到一点呢。”九泽气不顺,戳着阚季荼说道。

    没有什么比这更恶心人的了,兴冲冲的养好了伤准备放血了,结果人家跟你说放了也没用?

    多难过啊。

    “我也想知道啊。”阚季荼苦着一张小脸,他爹娘都是炼丹的,他也是用火的,可是他偏偏就不会炼丹!

    这事儿说起来也是气。

    阚季荼从小耳濡目染的看着阙霜阚檀炼丹,可是他自己亲身体验的时候,不是控制不好火候,就是融合不起来。

    反正就是怎么都炼不好,最后连阚檀阙霜都放弃了,任他自己修炼去了。

    “诶对了,你不是说你爹娘还有神识在药炉里吗?要不问问他们?”九泽突然想起来,林九歌把檀栖和霜袂集齐了啊!阙霜和阚檀就在他们身边啊!

    被九泽这么一说,阚季荼也想起来了,对啊,他爹娘就在他的储物戒里呆着呢,他们两个在这里愁个什么劲啊!

    不过这事儿还真怪不得阚季荼,他自己都以神识的形态存在了百万年,早就习惯了他爹娘已经死了的事实。

    如今就算爹娘还有神识存在,他也不过见了一面,后来太忙也就没顾上这些。

    结果这种紧要关头竟然是九泽先想起了这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