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四十一章各回各家,各疗各伤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可是宴辜前辈本来可以不用死的”慕容烟的声音柔柔的,闷闷的,让九泽听了好一阵难过。

    “可是他活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意思啊,现在死了倒好,苏瑾瑜那边四个人给他陪葬,他不亏!”九泽说着说着,却依旧有些哽咽,猛吸了一口气,又深深吐出,“他啊,指不定去了地下还能得瑟得瑟呢,一命换四命,多厉害啊。”

    李霜和慕容烟愣愣地听着,虽然知道九泽是在安慰她们,却始终扬不起一个笑来。

    九泽也不再开口了,他怕再说下去,哭的就是他了。

    一路闷声闷气的走到长老院,李霜和慕容烟把九泽放下就想走,却听到九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你们记得,回去也告诉那四个人,宴辜的死和你们没有关系,这就是命,你们来找我们是命,宴辜护了玉无涯也是命。”九泽顿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气,“如果你们不来找我们,今天死的就是林九歌和阚季荼,如果是这样,我们两个也会良心过不去。”

    “记住了,你们从来没有错,所以不要再自责了。”

    李霜和慕容烟的脚步停了很久,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身回了岫珞苑。

    李霜和慕容烟走之后,九泽才猛出了一口气,看着空气痴痴的笑了一声:“宴辜啊宴辜,你说你死了怎么还要我来帮你安慰人呢?快回来吧,我和阚季荼等你呢。”

    话毕,九泽盘腿坐在,开始调息自己身上的伤口。却没有看到,他前面的烛火跳动了很久,最后归于平静。

    另一边的阚季荼和柳晨,却停滞不走了。

    “你们和林九歌是什么关系?”阚季荼走了没多久,就停下了脚步,看着自己身边的两个人,充满敌意的问道。

    柳晨他是认得出的,可是苏瑾翎从来没有出现在世人面前过,他着实不认得。

    “我们”柳晨正想开口,却被苏瑾翎从身后拉住。

    苏瑾翎艰难的的笑了笑,开口道:“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苏瑾翎,是苏瑾瑜的孪生姐姐。也是当朝贵妃。”

    “哦。”阚季荼甩开两人的手,靠着一边的墙坐下,淡淡的应了一句。

    苏瑾翎无奈,蹲子和阚季荼平视,把他们和苏瑾瑜,和林九歌甚至包括柳梦如之间的关系全都解释了一遍,才站起身和柳晨并肩而立。

    柳晨始终没有开口,只是靠在另一边的墙上,静静的听着。

    这位所谓君王,第一次在生人面前露出疲态。

    “我们和阿瑜的关系很好,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要害小小姐。阿瑜其实不是坏人,她也是没办法。”苏瑾翎如是说道,走到柳晨身边拉住了他的手。

    这是苏瑾瑜死之前想做的事情,现在她来完成。

    苏瑾瑜死之前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愿望,她都会帮她实现的,甚至包括,和柳晨生子。

    柳晨反握住她的手,他和苏瑾翎是一样的想法。两人的心在这一刻,因为苏瑾瑜的一句话靠在了一起。

    “行了你们两个,要恩爱要回皇宫去,把我扶回去吧,那边还有一堆尸体等着你们解决呢。”阚季荼沉默了很久,才终于开口笑骂,他算是彻底放下了心,没有人会再害到林九歌了。只要她能醒来,他会亲手,护着她去蛮荒神域。

    柳晨和苏瑾瑜点了点头,上前把阚季荼架起来,朝长老院走。

    “不过,对于林九歌的毒,你们怎么想?”走了没多久,阚季荼突然转头问苏瑾翎。

    苏瑾翎是医女,这种事情当然问她比问柳晨更有用。

    “小小姐的毒,我会尽量找到解药,如果找不到大概就没有办法了。”苏瑾翎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

    对于林九歌的毒,她真的束手无策,除了拿到烬身上的解药,她想不到任何办法。

    可是烬的身上,真的有解药吗?

    “苏瑾瑜不是说,龙血也可以?”阚季荼挑眉,并没有像苏瑾翎那样绝望,而是抓住了苏瑾瑜的后半句话。

    “这个世上真的有龙吗?”苏瑾翎苦笑,龙血哪里那么好找?

    阚季荼默他忘了苏瑾翎还不知道九泽就是龙族,可是要不要说呢?

    龙族的身份太大,阚季荼不敢轻易说与别人。

    还是回去问问九泽吧。

    一路走回长老院,九泽也正好从修炼状态出来,换了身衣服,银白色的头发被尽数绾了起来。

    柳晨和苏瑾翎把人送到就走了,那边还有很多尸体等着他们去清理。

    说来好笑,堂堂圣上和贵妃,竟然在这里忙上忙下的打杂。

    “九泽,如果找不到解药,你要让他们知道你是龙族的身份吗?”阚季荼看着九泽那一头被绾起的头发,神色凝重。

    龙族不轻易绾发,一道为了哪个人绾发,就说明那个人对他真的很重要。

    “难道他们现在不知道吗?”九泽无奈的笑了笑,这一场打下来,他算是彻底藏不住了,还是赶紧把林九歌的事情解决了滚回他的龙族吧。

    “呃柳晨和苏瑾翎不知道。”阚季荼想了想,解释道。

    “很快就会知道的。”九泽一点也不意外,他们现在肯定和江澈他们在一起,只要说到林九歌的事情,他的身份就绝对瞒不住。

    阚季荼转念一想,也是。

    随即不再说话,开始关心起自己的伤势来。

    “我先去虚空呆两天,这边拜托你了。”九泽看着阚季荼的伤势,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拿过茶杯接了杯血交给阚季荼。又从自己手臂上拔下一片龙鳞给他。

    龙血解百毒,龙鳞治百病,极为可贵,所以世人才这么的追求龙族,要的,就是他们那一身血和鳞片。

    阚季荼也不和他客气,接过龙血和龙鳞点了点头,却还是忍不住损他:“滚吧,把自己养好了再来见我。”

    九泽笑了笑,身体消失在房间里,只留下一枚他常年带在脖子上的项链。

    阚季荼拿起那枚龙形项链,紧紧的攥在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