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四十章结束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可是他们再怎么不信,这也已经成了事实,宴辜不可能再活过来了,这个世上,再也没有寒蛇了。

    “好,阿瑜你别说话了好不好,你想要什么,姐姐都帮你做到来,别离开姐姐好不好?”苏瑾翎很慌张,特别慌张。

    “姐,这一次,我可能真的要走了。”苏瑾瑜感觉自己的力气都在一分一点的流失,连抬手帮苏瑾翎擦掉眼泪的力气都没有了,努力的勾起一个笑,“你和阿晨好好的,别再想着阿钦了,他其实不好”

    苏瑾翎一愣,不知道苏瑾瑜为什么要突然说起这个人,可是想要阻止,却已经开不了口。

    “阿晨,你知道的,对吗?”苏瑾瑜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力气把当年的事情解释清楚,只是转向柳晨,微微笑了笑。

    确实,柳晨一直都在查这件事情,他什么都知道,可是什么都没有跟苏瑾翎说。

    “阿晨,姐,你们两个好好过,趁着还不老,给我生个小侄子来,别再因为我和阿钦这样了,不值得。”苏瑾瑜笑着,试图把柳晨的手和苏瑾翎的手放在一起,可是只差那么几丈距离,她就在也没有力气了。

    握着两人的手,脱力垂下,柳晨和苏瑾翎,终究没有牵起手来。

    “阿瑜!”

    “阿瑜!”

    看着两人近在咫尺的手,苏瑾翎和柳晨都不受控制的大叫了起来,谁也没有去想苏瑾瑜最后的遗言,他们心里都只有一句话。

    苏瑾瑜,死了。

    阚季荼和九泽相视一眼,皆是无奈的笑了,宴辜死了,苏瑾瑜也死了,烬尘冰没一个人活着。

    宴辜这算不算是一命抵四命?到了阎王那里,他又可以吹嘘了吧。

    “那个你们能先把这里清理一下吗?逝者已故,能不能考虑一下还有救的人”看着柳晨和苏瑾翎这副要死要活的样子,阚季荼无奈的开口。

    他在这里都坐了一刻了,再不治疗他的腿都要废了

    九泽的情况比阚季荼好一点,虽然冰的硬鞭有毒,可是他是龙,龙血可御百毒,毒素对他是没有用的。但是背上火辣辣的疼,也是很难受的好吗!

    纵观整片地方,死了的昏着的一片,活着的醒着的只有他们四个还有白深如。

    他们两个基本上是废了,能动的只有柳晨,苏瑾翎和白深如了。

    可是看白深如那个样子他们总不能去指望白深如来帮他们吧

    柳晨和苏瑾翎看了看怀里的苏瑾瑜,终于还是暂时收起了悲伤的情绪,把苏瑾瑜慢慢放下,起身开始把那些尸体都搬了过来。

    至于玉无涯,苏瑾翎临时给他简单治疗了一下,之前命是保住了,什么时候能恢复过来,也是知道未知数。

    弄好玉无涯,苏瑾翎走到阚季荼和九泽身边,开始给他们上药,疗伤。

    过程中一言不发的样子,让阚季荼和九泽也开不了口了。

    他们正忙得热乎,韩霜已经从天书学院那边回来了,一起来的还有江澈他们。

    说到底,谁也放心不下谁,索性一起过来。

    可是看到昏迷在地的林九歌,江澈穆渊六都是一惊,跑过去看着林九歌,却没一个人敢上前触碰。

    他们在害怕,怕自己碰到的是一具尸体,看向阚季荼和九泽,却见他们的脸色也很不好。

    “九歌怎么了?”江澈吞了吞口水,勉强的问出了五个字,然后就闭上了眼睛,不敢听到答案。

    “她中了剧毒,不过没死,有救。”九泽淡淡的看了一眼林九歌,转头看向了柳晨。

    柳晨正巧在把宴辜的尸体移过来,江澈看到这一幕,发生了什么心里也猜到了七八分。

    “抱歉。”江澈突然对九泽和阚季荼躬下了身子,说了句抱歉。

    九泽淡淡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可是菜鸟小队的六个人心里都不太好,他们知道,如果不是他们把九泽和宴辜叫过来,宴辜就不会死。九泽和宴辜现在也许还在晓寒森林里过着他们的快活日子,商量什么时候去蛮荒神域。

    “别想那么多,宴辜活了这么多年,知足了。”九泽感觉到了几个人的情绪变化,淡淡的笑了笑,淡淡的安慰。

    现在的他,实在没办法再有什么情绪波动了。

    江澈用力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最后终于撑不住,跑开去帮柳晨他们了。

    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很沉重。

    等所有的尸体都搬好了,江澈和穆渊六先行把林九歌给抬回了岫珞苑,刘成路和郑奇也自觉地抬了玉无涯离开。

    阚季荼看了看柳晨苏瑾翎,又看了看李霜和慕容烟,笑道:“你们谁来扶一下我啊,我也走不了了。”

    李霜和慕容烟想要上前,却被柳晨和苏瑾翎抢了个先。

    她们当然认得柳晨是圣上,可是现在这种情况,谁也没有心思去行礼,更别说问他为什么在这里。

    阚季荼呗柳晨两个人扶了,李霜和慕容烟也自觉的抬起了九泽,一路上紧咬着下唇,心里的愧疚让她们不能正面看着九泽。

    “想什么呢?两个丫头都不说话?”九泽活了百万年了,怎么会不知道她们心里在想些什么,笑着开口,明知故问。

    “九泽前辈,对不起是我们害死了宴辜前辈。”李霜低垂着头,轻声说道。声音里却有着不甘心,如果她们能更厉害一点就好了,更厉害一点,她们就可以帮林九歌了,就不用去叫九泽宴辜,也不会害死宴辜了。

    “瞎想什么呢,宴辜那混蛋活得够久了,连阚季荼都死了一次了,他还活到了现在,该知足了。”九泽故作轻松,笑着安慰两个丫头。

    李霜和慕容烟还小,如果因为这件事情心里留下什么阴影的话,对她们这一生都会有影响,这不是九泽希望看到的。

    林九歌身边的这些人,都特别有潜力,九泽清楚,他们未来的路还很长很辉煌,九泽不想在他们前进路上留下这么一笔。

    所以就算是再难过,九泽也要笑着安慰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