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三十九章伤亡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苏瑾瑜却没有在意阚季荼和九泽,强行催动了体内最后一丝残存的灵力探进林九歌体内,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剧毒,无解。

    抬头看了眼苏瑾翎,她知道,苏瑾翎和她的结论一样。

    苏瑾瑜叹了口气,看着苏瑾翎和柳晨,缓缓开口:“姐,你帮我去看一下烬和那两个人的情况好吗?”

    苏瑾翎一愣,这是要把自己支开啊不过也是,这么多年没见,他们之间的话肯定比自己和她的话多,随即笑了笑,转身离去。

    苏瑾翎走后,苏瑾瑜才有些松了口气,又看向柳晨,苦笑道:“阿晨,帮我把她扶起来吧。”

    柳晨早就一门心思扑在了苏瑾瑜身上,听到她的话,忙不迭就蹲下身子,把林九歌扶着坐了起来。

    阚季荼和九泽对视一眼,无奈的怂了怂肩,看来没他们什么事了。两人默默退去,只看着林九歌,不再关注其他人。

    “阿晨,你听着,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一会我会根据她体内的情况说穴位,我说一个穴位你就封一个,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迟疑,兴许,还能保住她的命。”苏瑾瑜把灵力暂时退了出来,盯着柳晨一脸认真,说完后却觉得喉咙口有些腥甜。

    “阿瑜”柳晨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苏瑾瑜强行打断。

    “准备了。”压下喉咙口的腥甜味,苏瑾瑜不再理会柳晨的话,只说了三个字,就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地把灵力强行注入林九歌的经脉里。

    “谦泉,璇玑,鸠尾。”苏瑾瑜一边探,一边用不可置喙的语气报出了三个穴位。

    柳晨这么多年跟在苏瑾翎身边,别的不会,穴位大多还是认得的,苏瑾瑜一开口,他就迅速的点了三个地方。

    “气舍,屋翳,灵墟。”苏瑾瑜的身体是真的差的很,才说了六个穴位,就已经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

    柳晨忙忙上前扶住苏瑾瑜,阚季荼也看向了她。

    苏瑾瑜的身体情况阚季荼还是知道的,经脉俱损的情况下还要强行催动灵力,真真很危险。

    “我没事,继续。”苏瑾瑜抹了把带血的唇角,强行压制住自己身体里的那份喷涌而上的血气,继续闭上了眼睛。

    柳晨见状,也不好多说什么,点了三个穴位后继续等苏瑾瑜开口。

    “幽门,通舍,天枢。”

    “天泉,清灵,曲泽。”

    “转个身哇——”苏瑾瑜又说了没几个,再次吐出一口血。

    柳晨担忧的看过去,苏瑾瑜却没再说话,或者说,她已经没力气再多说话。

    无奈,把林九歌转了过来,苏瑾瑜继续开口。

    “神道,筋缩,意舍。”

    “魂门,魄户,曲坦。”

    “天骸,五里,清冷渊。”

    “呕——”苏瑾瑜用极快的速度报完最后几个,一大口血直接喷在地上,触目惊心。

    柳晨手法也跟着变快,点完穴之后直接把林九歌放下,扶住了苏瑾瑜。

    林九歌差点就被柳晨给摔到地上,好在九泽眼疾手快,伸手接住了她。

    瞪了柳晨一眼,却发现柳晨的注意力早就不在这边了。

    “阿瑜你撑住,别睡过去。”柳晨把苏瑾瑜紧紧的抱在怀里,好像这样她就不会离开了一样。

    可是苏瑾瑜的身体实在撑不住了,笑着伸手抚上柳晨的脸庞,轻声道:“小小姐已经不会死了,可是要醒来咳咳还要解毒”

    “好好我知道了,你别说话了,等阿翎过来好不好?”柳晨一手抱着她,一手覆上她的手,声音有些颤抖。

    “让我说完。”苏瑾瑜摇了摇头,再次开口,“烬用的毒是剧毒,解药应该在他身上,如果没有,就用龙血配上芙膻草,炼化让她喝下去,应该能解毒。”

    “这么多年,我对不起你们和姐好好过日子,别因为我有隔阂能死在你怀里我很知足。”苏瑾瑜笑着,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阚季荼突然觉得她应该也是个好人。

    “阿瑜!”柳晨看着怀里的苏瑾瑜,不想让她再说话,却没有勇气封住她的口。

    他怕一封,就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阿瑜,阿瑜你没事吧?”不远处去看烬和宴辜玉无涯伤势的苏瑾翎听到柳晨这一声吼,也忙忙跑了过来,扶起苏瑾瑜,第一时间就要探她的脉搏。

    可是这么一探,眼泪就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姐,别哭。”苏瑾瑜伸手擦掉了苏瑾翎脸上的眼泪,就好像原来苏瑾翎每次被人叫废物的时候一样。

    “好,好,姐姐不哭,姐姐帮你疗伤。”苏瑾翎说着,就要去帮苏瑾瑜疗伤,却被苏瑾瑜给抓住了手。

    也不知是回光返照还是怎么,她竟然挣脱不开苏瑾瑜的手。

    “姐,那三个人怎么样了?”苏瑾瑜没有说别帮她疗伤这种话,只是问起了那三个人的情况。

    苏瑾翎一愣,很快又哭了出来,阚季荼和九泽都不忍心地转过了头。

    “离我们最近的那个已经死了,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好的,经脉也被烧了个差不多。”

    “更远一点的,白头发的接近爆炸,早就断了气,只是他把另一个人压在了身下,护住了他,那个人还有一口气。”

    苏瑾翎不认识这三个人,只能用位置和特点说话,但是其他人都知道。

    烬已经死了,宴辜也死了,可是玉无涯还活着。

    “姐,帮我救活他”苏瑾瑜越来越虚弱,已经是只出气不进气的状态了。

    阚季荼和九泽都默然无语,他们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宴辜是他们一直以来的好友,如今却为了保护另一个人死了。

    九泽突然嗤笑了起来:“呵,宴辜怎么可能会死,他丫的他还没找我算账呢!怎么可以死!”

    说罢,五指紧握成拳狠狠地捶向地面。

    阚季荼无语,心里和九泽一样,也不相信宴辜就这么死了。

    百万年前一口咬死了他的蛇,怎么会就这么简单的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