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三十六章尾声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笑着把他的手拍下,自己喂了颗丹药,转头看向宴辜那边。

    只剩下烬了!

    玉无涯虽然和林九歌相处时间不长,但是这种默契却还是有的,拍了拍林九歌的肩,玉无涯自信地说道:“收拾好这边,那边交给我。”

    林九歌点了点头,也没有强出头要主动参与战局。现在的她,只能站着而已,没有一点战斗力。

    于是林九歌和玉无涯背道而驰。

    玉无涯去帮了宴辜,而林九歌,走到九泽身边,用脚踢了踢,不客气的问道:“死了没?”

    九泽瘫在地上,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想歇会都不让啊。”

    林九歌笑笑,伸出手。九泽无奈,拉着林九歌的手挣扎着起来,虽然跌跌撞撞,却也还是站着。

    于是林九歌也没有再管他,都是活了百万年的家伙了,还要她担心的话就太多余了。

    转了个方向,林九歌蹲下去看冰的情况。

    了。

    林九歌叹气,九泽刺在他脖子上的针刚好扎到动脉,宴辜的毒本来就很致命,动脉流通又快,这么一会,就再也没有回环的余地了。

    死就死了吧,到底是敌人,林九歌确定他不再有威胁之后就站了起来。

    缓步走到誓阑尧霍裳那边,荀尘也被他们压制得很死,没有了抵抗的能力。

    林九歌没再说话,只是从袖口了一根细针,强制运行内力,一瞬间,身如鬼魅,细针已经了荀尘的脖子里。

    和九泽一样的手法,只是林九歌更快,也更果断。

    细针是刚刚拉九泽的时候被放进她手里的,只有一枚。

    林九歌本来是想留着对付苏瑾瑜,可是想到苏瑾翎的样子,林九歌到底还是心,把这致命的一针扎向了荀尘。

    荀尘很快倒地,林九歌松了口气,只觉得两腿,几乎要站不起来。

    抬头望去,内院的很多人都已经聚在了山崖上。

    玉无涯是个选位高手,那片山崖能把整个战局尽收眼底。

    林九歌看到,江澈,穆渊六,李霜,慕容烟,刘成路,郑奇。六个人齐齐的站在大部队的第一排,看着她的眼神是那么炽热,那是崇拜的炽热。

    而他们身后,就是韩霜,叶昭,和释殊。

    只是他们三个人的眼神不在林九歌那里,而在另一边仿佛和整个世界隔开了的地方上。

    白深如,越言。

    白深如早就停止了哭泣,抱着越言已经冰冷的尸体,一直在说什么。

    林九歌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也没兴趣知道,索性越过她去找了阚季荼。

    刚刚林九歌那一个精彩的捉龙手,可不不仅仅是把苏瑾瑜抓起来然后丢下去那么简单。

    从抓起苏瑾瑜的那一刻起,捉龙手所蕴含的强大内力就已经在她的经脉。

    而偏偏那个时候,林九歌有一个停顿。内力完全渗透苏瑾瑜的经脉,把她的经脉毁了个差不多,才狠狠摔下。

    虽然没死,但是也差不多了。

    林九歌走过去,发现阚季荼的情况也不比苏瑾瑜好多少。

    阚季荼本来就是从一开始就战斗到现在的,而且中间不停在战场上穿梭,苏瑾瑜对他的关照从来就没有少过。

    此时他身上除了之前的烬和荀尘打出来的伤口以外,苏瑾瑜的暗器也中了不少。

    跟着苏瑾瑜过来补了一剑之后,阚季荼就开始给自己疗伤了。

    阚季荼过来,与其说是要给苏瑾瑜补剑,不如说是要找个偏僻的地方掩藏自己的狼狈。

    是的,狼狈。

    近一个时辰的战斗下来,要说最狼狈的当之无愧是阚季荼。

    而偏偏,阚季荼是神王,是天书学院乃至内院的创始人,是他们心中的神。

    不管是出于心里还是道理,阚季荼都不会把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展现在那么多人面前。

    所以他借着追击苏瑾瑜的幌子,躲在这里疗伤。

    苏瑾瑜的经脉早已被震碎,此时就算是阚季荼坐在她身边,她都没有任何能力去伤害他。

    还是输了吗苏瑾瑜看着一片狼藉的战场,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十多年前,她倾尽一切输给了柳梦如。

    然后她蛰伏了很久,很久,久到柳梦如已经没有了消息,而她的女儿,林九歌,又闯进了她的视线。

    林九歌的到来是个意外,而意外之外的惊喜,就是这个林九歌竟然是个转生魂!

    那时候,她最得意的徒儿,烬,已经伪装成了越言埋天书学院两年。

    两年里,烬就好像平常人一样,认认真真的做起了越言。

    而且苏瑾瑜知道,这才是烬真正想要的。平淡,光明,和她完全不同。

    本来苏瑾瑜已经准备等“越言”毕业后,就放这个徒儿自己去闯荡,再也布束缚着他了。

    可是就是这个时候,林九歌突然闯入了。

    和柳梦如的羁绊,对转生魂的渴望,让苏瑾瑜再一次用上了烬这颗棋子,于是,有了今天这个场面。

    苏瑾瑜本来以为自己一定能胜过林九歌,对于林九歌的魂魄势在必得,于是就放纵烬一次又一次地和林九歌周旋。

    而现在,苏瑾瑜才知道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林九歌是谁?柳梦如的女儿!就算是从小被称为废物,就算是实力不济,身边也有足够多的帮手帮她。

    就像当年的柳梦如一样,人缘好到让人嫉妒。

    看着眼前的场面,苏瑾瑜突然觉得自己输得不亏。至少,林九歌他们也损失惨重,至少,她的徒弟还活着。

    是的,在苏瑾瑜看来,什么都比不过她的徒弟来得重要。只要烬活着,她就满足。

    林九歌一步一步走近苏瑾瑜,想要把她打晕彻底降低危险度,却看到苏瑾瑜笑了笑,像极了苏瑾翎。

    “你不用担心我会反击什么的,我现在就是个废人。”苏瑾瑜的笑里有着苦涩,一手撑地,一手按着被阚季荼刺出来的最后的伤口,苍白的说道,“小心烬,他什么都干的出来。”

    好像是关照的一句话,林九歌听来却总觉得怪异,苏瑾瑜会这么好心的提醒自己?还是另有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