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三十五章捉龙手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转头看了眼战局,似乎并不乐观的样子。

    他们这边又回到了之前的境地,就算借着龙威狠狠地伤了苏瑾瑜他们一下,可是回过头来,他们只会更凶狠的反扑!

    目前来看,林九歌和苏瑾瑜打得并不火热,反而非常平淡,好像只是过招式一样,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阚季荼和荀尘斗得也不算火热,毕竟荀尘之前被龙威压制了很久,阚季荼可没有手软,狠狠地重伤了他。

    此时荀尘算是战局里受伤最重的了。

    然而阚季荼还不满意。

    妄筮挥出,带出了和林九歌完全不一样的剑锋,凌历,凶猛。

    几乎是一瞬间,九天帝火的火舌已经吞没了荀尘,本就受伤的荀尘根本无处可躲。

    偏就此时,玉无涯抓紧机会,三箭齐发,全中荀尘!

    玉无涯本就善弓箭,百步穿杨,箭无虚发那都不是说假的。

    然而也亏得玉无涯有这么一手,否则以他的性子,阎九皇绝对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把他放进云巅之上。更不要说来保护林九歌。

    被九天帝火重伤,又被玉无涯补了三箭,荀尘几乎可以说是废了。

    “誓阑尧霍裳!降低你们!”阚季荼看他这样,也不准备继续和他纠缠,叫了已经退出一边的五个人,脱身离开。

    可是荀尘哪能那么容易让阚季荼离开?撑着自己的身子就要上来拦他,被迟裳一叶挡住。

    重伤的猛虎,就算是绵羊也能欺凌,何况,誓阑尧霍裳还是五头狼。

    阚季荼从荀尘那边脱身之后,转头就去帮了林九歌。

    烬那边宴辜应付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再加上玉无涯的从旁辅助,阚季荼从一开始就没有动过要去帮他的心思。

    没有人再理会一边的白深如和越言,所有人都在全神贯注的对付这一场决斗。

    另一边,后来的冰真的筑成了一条冰路,直通山崖上的玉无涯。

    不论何时,据高点的射手总是战斗中最大的危险,冰的思路很清晰,也很正确。

    可是玉无涯是那么容易让人威胁到的吗?一箭又一箭下去,不是射向冰,而是射向冰身下的阶梯。

    阶梯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过是临时筑起来的,只需要找到支点想要毁了它很容易!

    玉无涯几箭下去,看似坚固的冰梯瞬间碎成了渣渣,然而冰也不是吃素的,冰梯碎裂的同时,他也攀上了山崖,就差那么一下,他就能拉住玉无涯,限制住他。

    然后玉无涯跑了,直接从山崖上跳下去跑了。

    冰攀在山崖边,就像个笑话。而且玉无涯真的笑出了声。

    第一次,冰痛恨自己用的不是软鞭而是硬鞭。

    硬鞭不可改变形状,若是软鞭的话此时玉无涯的脚踝已经被他缠住了!

    可是没有如果。

    玉无涯也没有死板的守着这一块山崖,看到冰攀上来的一刻,他就已经纵身从山崖上跳了下来,身后的双翼狠狠地嘲笑着冰的无知。

    真以为他玉无涯是好欺负的?之前站在山崖上只是单纯的懒得动,毕竟飞起来还挺累的

    冰被羞辱,也不恼怒,淡定的有筑了个冰梯,顺势而下。

    既然玉无涯没办法阻击,那不如去帮下面的人,给他们制造点麻烦,让玉无涯有心无力!

    冰并不娇嗔,从头到尾都是冷着一张脸,没有说一句话。

    从高处看了眼下方的战局,冰果断去帮了尘。

    荀尘已经濒危,被誓阑尧霍裳五人欺负得够呛,玉无涯还不时给他来一箭制造麻烦。

    烬尘冰本是三位一体的组合,如果尘受伤退出战场的话,他们最大的王牌就没了。

    绝对不可以!

    冰毫不犹豫朝尘跑过去,却被一个身影拦下。

    “想过去救人?把我打死再说。”九泽虚弱的冷笑,却有着与生俱来的娟狂。

    纵然冷静如冰,被人一次次阻挠也有些疯狂了。

    手上的竹节硬鞭毫不犹豫地挥过去。

    可是已经被伤过一次的九泽又怎么会再次中计?

    稍一勾唇,九泽身影如魅,还不等冰反应过来,月白色衣衫已经擦肩而过,一枚淬了毒的银针扎进冰的脖子。

    冰的身子直直的倒了下去。寒蛇之毒,一击,必杀!

    “捉龙手!”一击之后,牵动了九泽背后的伤口,他也终于没有力气再站起来去帮林九歌,只能大吼一声提醒林九歌。

    林九歌一愣,看到那边倒地的九泽,再看了看和烬打得如火如荼,却隐隐有些被压制的宴辜。

    身边的阚季荼也被苏瑾瑜伤到好几处,再这么下去,可能会输!

    林九歌凝眸,曦惘的攻势渐渐停了下来。

    “帮我挡一下。”林九歌擦过阚季荼身边,低声说了一句,把曦惘朝苏瑾瑜抛了出去。

    很低级的一个偷袭,自然是没有什么用的。

    但就这么一个偷袭,让苏瑾瑜有了一息的空当,阚季荼趁虚而入。

    作为百万年前的人,阚季荼不会不知道捉龙手,甚至,那个时候捉龙手是很流行的一个灵技。

    只是在火离大陆,没有一个人听过这个名词,苏瑾瑜虽然有心关注,却被阚季荼缠得无力分心。

    手上没了剑,林九歌顿时就放开了很多。右手慢慢变成了金黄色,一个龙爪似的虚影不停地胀大,直到完全覆盖住苏瑾瑜那边,却并没有把阚季荼覆盖在内。。

    “阚季荼!”林九歌大喝一声,一爪猛拍在地上,虚影也毫不客气地下压,直朝苏瑾瑜而去。

    阚季荼见状,猛地抽身朝旁边一滚,捉龙手拍下,抓起!

    苏瑾瑜突然就像条咸鱼似的被抓了起来。

    林九歌右手再一甩,苏瑾瑜就被狠狠地甩了出去。阚季荼趁势追上,给苏瑾瑜补了一剑。

    玉无涯笑了笑,

    从高空降下,及时的揽住了林九歌。

    一爪威力极大的捉龙手拍下,林九歌已经有些脱力。

    以她现在的灵力,想要完全施展出捉龙手还是有些勉强,但是刚刚那一爪,足矣!

    “辛苦。”玉无涯一手拿弓,一手揽着林九歌,对她刚刚那一击给予了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