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三十章帮手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一路送东西,那太监就一路报名字,听得林九歌眼睛都直了。

    “吉祥玉如意一对——”

    “百鸟朝凤冠一副——”

    “白釉青花瓶一对——”

    “金玉满堂盆一个——”

    “紫珠双彩笄一对——”

    “睚眦青铜鼎一个——”

    “珍珠万福斛一对——”

    “真丝绸缎十匹——”

    “上等晶石十箱——”

    “……”

    这些在宫外完全看不到的东西,在林九歌眼里那就是钱啊,都是白花花的晶石啊!

    林九歌一边看着,眼睛直发光,心里已经在盘算这些东西该值多少钱了。

    等东西好不容易搬完了,岫珞苑的院子都基本上堆满了。

    林九歌看着两眼发光,恨不得它们现在就变成晶石入了她的口袋。

    “参见凰柒郡主。”那太监不愧是跟在柳晨身边的人,看到林九歌这个样子也算是见怪不怪了,淡定地行了个礼,对着林九歌说道:“圣上赏赐的这些东西总共价值十万上等晶石,圣上说了,郡主怎么处理他们都可以,唯独玉牌和玉玺一定要保存好,万万不可典当不可丢失。”

    这就摆明了说林九歌想卖了那些东西没关系,玉牌玉玺一定要留好。

    而且为了不让林九歌被坑,柳晨还帮她把这些东西的价值给算好了,真是贴心啊

    “咳”被人戳穿了心思,林九歌也有点不好意思,假咳了一声,故作矜持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那太监依旧面不改色,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躬着身子就出去了。

    太监一走,林九歌顿时就扑到那些东西里面去了,其他人看着林九歌这样子,都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

    林九歌白了他们一眼,继续数着这些东西,一件一件地放进自己的储物戒。

    “九歌,你现在真的富可敌国了。”李霜走到林九歌身边,看着这些东西,说不羡慕是假的,但是也仅仅只是羡慕而已了,该笑的还是得笑。

    “就你讨厌。”林九歌白了她一眼,拿了另一个储物戒来装大件。

    足足用了两个储物戒,林九歌才把这些东西装完。

    把自己的玉牌和玉玺收好,林九歌无视身后那一片戏谑的眼神,没有忘记要去阚季荼那里的事情,径直出了门。

    林九歌到阚季荼那边时,誓阑尧霍裳五个人刚刚出来,看到林九歌都叫了一句:“参见郡主。”

    “起来,早说了不要叫我郡主的吧?”林九歌无奈的把五个人拉了起来,用着熟稔的语气说道。

    五人脸色不变,却也没有改口。

    林九歌无奈,人家不愿意改口她还能逼着他们叫不成,翻了个白眼:“该做什么阚季荼都跟你们说了吧?”

    “回郡主,说了。”靳誓微微躬身,回道。

    林九歌对他们的态度简直无奈,没有过多的纠结称呼问题,只是挥了挥手说道:“既然知道了就去做吧,这件事情之后我会让你们恢复自由身,以后不用这么拘谨。”

    听到自由身三个字,五个人眼里都闪过一抹惊喜,连忙跪下道谢:“多谢郡主。”

    林九歌简直不想再说他们这动不动就下跪的习惯,转身进了长老院,却忽视了迟裳眼里一闪而过的悲怆。

    谣言传了很多天,然而除了谣言以外,林九歌没有任何动作。

    把柳晨赏赐下来的东西都换成上等晶石之后,林九歌就悠哉悠哉的在岫珞苑里修炼,或者炼丹。

    是夜,本应熟睡的林九歌突然翻身起来。黑夜中的黑瞳如星汉般灿烂,闪烁着光芒。

    来了!

    从窗子翻出去,林九歌没有惊动任何人。

    一路潜行到越言的院子附近,林九歌清楚的看到房梁上有两个人。

    勾了勾唇,林九歌闭上了眼睛,一抹神识神不知鬼不觉地探去,听到他们的对话。

    “我不管那些传言是真是假,林九歌必须除掉。”一个女人的声音,是苏瑾瑜。

    “可是师父”是越言的声音,是烬。

    居然是师父?难怪呢,林九歌心里闪过一抹震惊,却依旧不动声色。

    现在不是开战的时候,林九歌只要搞清楚一些事情就可以。

    “我知道你在犹豫什么,施颐已经死了,她不是施颐。”苏瑾瑜的声音一下子变得严厉,林九歌却疑惑上了。

    施颐?那是谁?她?指的是自己吗?

    林九歌感觉这一趟真没白来,她好像知道了烬迟迟不对自己下手的原因。

    “可是她真的很像小颐,我”烬似乎想争辩什么,却因为担心被人发现而刻意压低了声音,林九歌没有听清哪个“我”字之后的话语。

    “我不管她长的像谁,我只知道她是转生魂,我必须得到她的魂魄!”苏瑾瑜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在林九歌听来,就是太过激动了。

    可是林九歌不知道,那个叫做施颐的,和她很像的女人的过去。

    “如果你下不去手,我会让尘来帮你。”沉默不多时,苏瑾瑜的声音又变得平淡,不是在征求意见,而是命令。

    强制的语气让烬无法反驳,只能垂首称是。

    林九歌听着,似乎没什么可用的东西了,也不留恋,转身就走。

    回了岫珞苑,林九歌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想着刚刚听到的事情。

    施颐是个怎样的人?这个女人应该是烬的软肋,可是为什么他说自己和施颐长得像?难道那个施颐,和她还有关系?

    林九歌怎么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白白一夜无眠。

    然而没过几日,林九歌就听说越言师兄出去夜猎,带了个朋友回来。叫做荀尘的。

    “我会让尘来帮你。”林九歌脑海里回响起苏瑾瑜的声音,心里猛的一惊。

    荀尘,就是那个尘吧?

    这下烬又有了个帮手,要遭殃了。

    不能再拖了。林九歌咬牙,起身就去了阚季荼的院子。

    “阚季荼,让誓阑尧霍裳尽快行动!烬来了帮手。”林九歌一跨进院子,二话不说就把阚季荼拉进了屋子,完全没发现他的脸色变化。

    “是吗?你想怎么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