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二十九章受封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因为话放出去了,很多人也许只会当做谣言,但是如果有穆渊六等人的证实的话,可信度就一下子会上升很多。

    而强行突破这件事情本来就有一定的危险性和失败率。

    如果正常情况下,林九歌失败了,没有人会说什么,甚至还会有人赞扬她的勇敢。

    可是这么一折腾,林九歌一旦失败,便又是舆论加身,而且没有洗白的可能性。

    所以林九歌这个举动,完全是自讨苦吃,没有必要。

    “我要保护你们在这边的安全。”林九歌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

    这件事情于她,本来就是只可成功不可失败的事情。而只有这样子做,林九歌才能把这个噱头做到最足,以掩盖她之前的恶名。

    而对于江澈他们来说,目前为止他们的标签是林九歌的队友,他们的后台是林九歌。

    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少受点伤害,多受点照佛。

    穆渊六一怔,全然没有想到林九歌这么做是为了自己,然而反应过来之后,却又忍不住笑骂:“我们这一个个世家的天才,居然还要靠你的照拂,说出去还不得被老头们打死。”

    “小六子你怎么说话呢,我现在好歹是天书学院十长老,陆国的凰柒郡主好吧?有那么上不得台面吗?”林九歌一听,佯装恼怒的样子,提剑就要打他,却被穆渊六闪了过去。

    “没有没有,我开玩笑的。”穆渊六躲到李霜身后,忍着笑回道。

    李霜毫不犹豫的把他拎了出来丢给林九歌。

    其他人看着这一幕纷纷笑了出来。

    “行了,别贫了,赶紧去做事,别把训练落下。”林九歌笑着拍了穆渊六几下,并没有和他多纠结,回归了正题。

    其他人也纷纷收敛了玩笑的神色,看向林九歌,似乎是在等她解释什么。

    林九歌本来都准备去阚季荼那里了,看到几人迫切的目光,疑惑道:“看我干嘛?该怎么做自己想去。”

    没有指示,几个人一下子就泄了气,看着林九歌毫不犹豫出门的身影,瞬间有种被人坑了的感觉。

    “不是,九歌,你什么时候成郡主了?”林九歌脚还没跨出门,身后刘成路的声音又响起。

    所有人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都还不知道林九歌成了郡主这事儿?

    “圣旨还没下来吗?”林九歌也疑惑上了,她以为圣旨已经到了的来着。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一声尖锐响亮的声音:“圣旨到——!”

    林九歌和其他人面面相视,了然一笑,出去接旨。

    不消片刻,内院的人都出来了林九歌和阚季荼作为长老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的是越言那一队,然后是第二小队,一队一队很快的站好。

    传旨公公看着这样子,心里也不禁感叹,内院的人素质就是高啊,能进这里的人也都不是简单的人啊。

    然而没有想多久,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奉天,承运皇帝,召曰:天书学院十长老林九歌,娴静舒雅,智谋过人,品性端正,温文尔雅,深得朕心。故特封为凰柒郡主,位至三品,允其随意出入宫中各处,赐龙纹令一枚,钦此。”

    “林九歌接旨。”林九歌跪在地上,强忍着自己的笑意,假正经地伸出手,接了明黄色的卷轴。

    “凰柒郡主,杂家旨意已经带到,圣上让杂家再转告您一句,有时间回宫商量一下受封大典的事。”公公把卷轴给林九歌的时候还在她耳边耳语了一番,才放了手。

    旁边有其他的太监托着一个托盘走上来,托盘里是两块玉牌。

    一块是上好的岫玉,上面雕了很多复杂的花纹,似乎是貔貅的样子,中间有两个字“凰柒”,背面如是。

    这是证明身份的令牌,林九歌想要去哪里证明身份,就必须要带着它,否则光靠脸是不行的。

    另一块则是圆形的和田碧玉,通体飘着青花,雕镂了一条龙的形状,明显是所谓的“龙纹令”了。

    龙纹令是可以让林九歌在全国范围内通行无阻的令牌,能以龙纹为名,自是另一种身份的象征,世间只有三块,而林九歌手里的是第一块。

    两块玉牌被放到林九歌手里,后面还有一个太监托着个盒子上来,盒子是上好的小叶紫檀雕刻而成,送上来的时候还有点点香气。

    传旨公公把盒子打开,入眼就是一枚黄龙玉玺。玉玺的上面雕成了一直凤凰的样子,这种只有一国之母才能用的纹饰被赐给了林九歌,足以让人感受到对其重视。

    传旨公公直接把盒子递给了林九歌:“这是郡主的玉玺,烦请收好。”

    “多谢公公。”林九歌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一手接过盒子,一手把一袋子晶石塞到传旨公公的手里。

    公公拿了晶石,顿时喜笑颜开,对着林九歌行了一礼道:“凰柒郡主好生庆贺去,杂家就不打扰了,先行告退。”

    说罢,公公转身就走,林九歌却还在心疼她送出去的那袋子晶石

    传旨公公走之后,林九歌身边一下子就围满了人,江澈几个人极快的穿过人群挤到了林九歌身边,看似在祝贺她,私下里却都在防着周围。

    林九歌越过人群,看到烬站在那里,神色依旧淡淡的,眼中却有着不容忽视的似笑非笑的意思。

    林九歌看到他的唇语在对自己说:“恭喜。”

    冷冷一笑,林九歌回了两个字:“多谢。”

    烬没有任何留恋地走了。

    林九歌才被人簇拥着回了岫珞苑。而阚季荼也早早的带着誓阑尧霍裳回了他的长老院。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刚还说九歌这事呢,圣旨就到了。”回了岫珞苑,穆渊六早就憋不住开口说道。

    林九歌淡淡的笑了笑,随手把圣旨丢进了储物戒,拿着两块玉牌把玩,脸上是掩不住的喜色。

    这么好的质感,肯定很值钱。

    林九歌还沉浸在自己有了这么多值钱玩意儿的时候,门外徐徐进来一队人。

    这一队是来送刚受封的赏赐的,为首的是一直跟在柳晨身边的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