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二十八章特训的结果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找到了,还要教。”林九歌不客气的坐下,点了点头。

    “其实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这么积极的对付苏瑾瑜,苏瑾瑜也这么把你视为眼中钉似的。”阚季荼似乎无意间问了一句,林九歌倒水的手顿了一顿。

    很快,林九歌就反应了过来,对着阚季荼笑笑:“她是我母亲的人,叛变了而已。”

    无疑,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苏瑾瑜和柳梦如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很多人知道,所以林九歌用这层关系作为掩护,还真是合情合理。

    “啧啧,所以她是把对你母亲的仇怨撒在了你身上?”阚季荼果然被林九歌给糊弄了过去,咂舌感叹。

    “嗯哼?”林九歌用鼻音回答他,没有完全肯定,自然也不可能否定。

    她可没有肯定阚季荼的话,不算撒谎骗人吧。

    林九歌心里打着小九九,想着一会要不要和江澈他们说实话。

    “你这边的人可以有意无意的在白深如那几个人身边吹风,柳晨的那几个人还要再练练,五天后正式启动计划。”林九歌没有和阚季荼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毕竟这对她不是一个有利的话题。

    “知道了。”阚季荼摆了摆手,抛给林九歌一个瓶子,脸上闪过一点不自然,“这是固灵丹,巩固灵力用的。”

    林九歌伸手稳稳的接住瓶子,听到阚季荼的话,挑了挑眉,并没有推辞:“谢了。”

    阚季荼脸上飘浮着红晕,不自然的说了一句:“谢什么谢,快滚。”

    然后林九歌就真的滚了。

    滚进了山里,一滚就是三天。

    这三天里,江澈和靳誓他们分成了两队,每天唯一的任务就是混进人群,一个躲,一个找。

    一开始,靳誓五个人经常被找到,甚至是不用江澈他们刻意去找,但凡他们走过的地方,人基本都躲了个干净,江澈他们轻轻松松就找到了。

    后来,他们试图掩藏自己浑身的气场,在人群中的隐蔽度高了不少,江澈他们也慢慢的找不到人了。

    五天下来,如果不是认识脸的话,江澈他们根本就不能从人群里找到靳誓他们。

    只是五天,他们的进步就如此之快!

    反观江澈他们,五天下来,进步程度不及他们的十分之一。

    林九歌再次出现在岫珞苑的时候,江澈他们的情绪都很低落。

    “怎么了?”林九歌笑着看江澈他们,明知故问。

    江澈几个人一个个都憋红了脸,硬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林九歌并没有多说什么,转头看向靳誓五个人,似笑非笑:“你们呢?进步如何?”

    “回郡主,我们已经可以完全混进人群里不被发现了。”靳誓说道,脸上带了一分兴奋。

    这五天,进步的不止是他们的隐藏能力,还有他们的人情味。

    “行了,以后在我面前不用叫郡主什么的,叫我九歌就好了。”林九歌感受到他的变化,也不免欣慰,柳晨选出来的人果然不错,觉悟很高。

    “是。”五个人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林九歌也笑着转头,看向垂头丧气的五个人,问道,“感觉怎么样?”

    “不好玩!”李霜嘟嚷着嘴叫了出来,“他们每天躲藏的手段都更高明,根本找不到人。”

    “对,一开始很容易,后来就根本找不到了。”慕容烟点了点头,表示无比赞同。

    “他们进步太快了,我们赶不上。”穆渊六想了想,诚实地回答,语气也不免染上失望。

    “这就是区别了。”林九歌笑笑,“你们以为你们很厉害,可是不知道还有更厉害更默默无闻的人早就超过了你们。”

    菜鸟小队的六个人都垂下了头,没办法反驳林九歌的话。

    “以后多学习学习吧。”林九歌拍了拍江澈的肩,对着六人说道,“现在你们要开始一项艰巨的任务。”

    “誓阑尧霍裳,你们去长老院找神王,他会告诉你们要做什么。”林九歌转头看向那边已经有了很多人情味的五人,笑吟吟地吩咐。

    “你们六个,跟我来。”说罢,林九歌径直走进了她的房间。

    两队人相视一眼,擦肩而过。

    “最近内院里的传言你们听说了没有?”林九歌一进房里,并没有做铺垫,直接进了主题。

    “什么传言?”这五天他们在内院留的时间并不久,充其量也才今天呆的时间最多,江澈完全不知道内院里又有什么传言。

    “九歌,你是说那个你要强行突破的传言?”李霜算是六个人里面最八卦的一个了,听到林九歌的话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确定地问道。

    林九歌笑着点了点头,启口道:“这不是谣传。”

    “!!!”李霜本来以为这只是谁的玩笑,没想到林九歌竟然真的有这个打算,一时间惊讶的嘴巴里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这件事情是真的,消息也是我让人放出去的。”林九歌淡定的笑了笑,继续说道,“我现在需要你们来增加这件事情的可信度。”

    “我们?”慕容烟皱眉,不知道林九歌想干嘛。

    “大概需要你们张扬一下了。”林九歌苦笑,如果可以,她希望眼前的六个人可以不用那么张扬,平淡一点的过完这几年。

    可是跟着她,又怎么可能可以平静?

    “我需要你们去证实这件事情的可信度,去找人宣传说我要强行突破,说我很厉害,反正怎么夸张怎么来。”林九歌看着几人,眼里闪过狡黠的光。这其实是一个很幼稚的手段,但是偏就是这种手段,能够对付苏瑾瑜。

    “然后你们还要刻意强调一个时间——这个月内。”

    这句话才是重点。这就好像是一个网,放好了诱饵等着苏瑾瑜和烬来跳。

    林九歌想,有确切的时间,苏瑾瑜和烬才会按耐不住而有所行动,等他们行动的时候,就是林九歌收网的时候。

    “可是,这么做有什么好处?”穆渊六皱了皱眉,又问道。

    这种方法其实很损,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林九歌完全没有这么做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