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二十四章争执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懒懒的转头看向阚季荼,不解的问道。

    “我记得,你有个朋友也很会易容?叫什么来着玉”阚季荼盯着林九歌,意有所指。

    “玉无涯?”林九歌皱了皱眉,很快就想起了这个名字,“你觉得,玉无涯就是烬?”

    “不一定,但是有可能。”阚季荼耸肩,没有把话说绝,但这颗怀疑的种子已经在他心里种了下来。

    “不可能的。”林九歌笑着摇了摇头,反驳道,“玉无涯我不算熟悉,但是他的性格绝对不会给苏瑾瑜做事。”

    “可是这个世界上会易容的人,哪里那么多?”阚季荼也皱眉,对林九歌的新人表示不满。

    “可能只是个巧合。”林九歌依旧不相信,玉无涯,会去帮苏瑾瑜。

    “没那么多巧合。”阚季荼也依旧坚持自己的想法,并不理会林九歌的解释。

    林九歌沉默,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是这件事情她绝对不相信。

    如果玉无涯真的是烬的话,他何必一开始要接近她,又何必把她从玄黎大陆救过来?如果说只是为了接近她的借口的话,未免也太大费周章了。

    而且玉无涯对她应该没有那么多情感才是,他和烬也是截然不同的性子,总不可能是精神分裂吧?

    林九歌越想,越觉得这件事情不靠谱。

    “对了,那个白深如,好像也是苏瑾瑜的人。”林九歌突然翻身,才想起白深如这一号人物。

    “白深如?不可能。”听到白深如的名字,阚季荼的眉头更皱,却依旧反驳林九歌。

    “为什么?今天我试探烬的时候,白深如在帮他!”林九歌一再被否定,心里顿时不是很舒服,大声质问。

    “白深如帮烬,可能只是因为越言的脸,她绝对不会是苏瑾瑜的人。”阚季荼懒懒的说道,却是无比笃定。

    “原因?”林九歌就算是再傻,也感觉到了阚季荼今天的不一样,没有再和他起争执,只是淡淡的开口问道。

    “我查过。”阚季荼从床上下来,走到桌旁打开了一个暗格,找出一叠纸,递给林九歌。

    林九歌诧异,原来阚季荼早就把这些事情查了清楚,那她刚刚混蛋!

    一想到刚刚自己和阚季荼争得面红耳赤的样子,林九歌就羞赫不已,心下暗骂了一句,把纸接过来看。

    纸上写清楚了苏瑾瑜手下的一些人,这些都是明里暗里被查到的人,虽然说不算是全部,但是也八九不离十。

    至于白深如,林九歌和阚季荼都相信,她还没有藏到那么深,没能力,也没必要。

    所以说,白深如真的不是苏瑾瑜的人咯?那么烬呢?为什么阚季荼那么笃定烬是玉无涯?

    “关于烬这个人,我查到的不多,但是同时有两个会易容的人出现,你真的觉得这是巧合吗?”阚季荼脸色有点奇怪,似乎是在解释自己刚刚的失礼,却依旧坚持他的看法。

    “这件事情确实很巧合,可是玉无涯绝对不可能是烬。”林九歌皱了皱眉,冷静的说道,“玉无涯是蛮荒神域的人,这点我夫君可以作证。你总不能说,我夫君也是苏瑾瑜的人吧?”

    阚季荼一下子噤了声,似乎是在思考,却也不是很坚持他刚刚的想法了。

    玉无涯是蛮荒神域过来的,蛮荒神域那块地方,阚季荼就算百万年没有到过,却也不会完全不知道。

    从蛮荒神域出来的人,个个都是灵力决定,在火离大陆这种地方简直就是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可以被称之为神的物种。

    所以他们也眼高于顶,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屈居于苏瑾瑜手下?

    可是,这两个人的同时出现,说他们没有关系实在是让人太难相信了。

    话虽是这么说,阚季荼心里却依旧留了一分疑虑。

    “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办?”被堵了话头之后,阚季荼也没有多纠结这件事,毕竟不管烬是谁,都是他们要解决的对象,都是他们的敌人就对了。

    “速战速决。”林九歌眼眸微眯,有青红火焰在眼眸深处跳动,“解决完这件事情之后我要闭关一段时间,尽快升到准神境。”

    “你准备强行突破空间?”阚季荼并没有在意林九歌前面的话,而是抓住了最后一句问道。

    从蛮荒神域到火离大陆的天桥已经断了,按理来说,这边的人是不可能可以去蛮荒神域的。除非是修炼到准神境,用法器助力强行突破空间。

    这种事情对常人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因为不仅条件困难,强行突破的危险性更大。

    可是林九歌不同,林九歌身边有阎九皇,只要阎九皇愿意,多少法器都有。而林九歌自身也经过阚季荼血池的洗炼,想要练到准神境也比常人相对更容易。

    这种条件之下,林九歌有什么理由不去突破呢?

    何况,阎九皇和阎柒夜,她的夫君和儿子,都还在蛮荒神域等着她。就算是再大的危险,林九歌也必须去。

    “嗯。”林九歌点了点头,丝毫不掩饰她对蛮荒神域的渴望。

    “这件事情很危险!”阚季荼急了,他百万年来才有的这么一个传承人,结果危险一重高过一重,现在竟然还想要强行突破空间,这不是玩命吗!?

    “我知道,可是我愿意试一下。”林九歌笑了,危险,她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为了阎九皇和阎柒夜,她必须试一下。

    阎九皇和阎柒夜为她做了太多,也牺牲了太多,林九歌没有立场不去为他们冒这个险。

    “你”阚季荼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看到林九歌的笑之后,就什么脾气也没有了。

    每次林九歌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就代表了坚定,代表她的想法已经决定,谁都不可能改变。笑,只是礼貌的回绝罢了。

    “算了算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阚季荼看着劝说无门,索性摆了摆手,表示无可奈何,转头说道,“先把苏瑾瑜的事情解决了吧,我总不能让你在我的地盘上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