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二十三章危机四伏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想了想阎九皇那张脸,“释殊”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还是算了吧来都来了。

    此时的释殊俨然变成了一张林九歌无比的脸——玉无涯!

    离开烬和白深如之后,林九歌冷静下来之后细想,只觉得白深如越看越有可能是苏瑾瑜的人。

    看来,以后还是要小心点才好啊

    这时候和烬他们撕破脸并不是件好事,毕竟苏瑾瑜随时会不知不觉的潜进来。

    林九歌百无聊赖的走着,也不知怎么的就走回了岫珞苑。

    “九歌你去哪里了?”刚踏进岫珞苑的门,李霜几个人就凑了上来,比赛之后怎么都不见林九歌,又让他们好一番担心了。

    “没事,去找了一下越言师兄,问他点事。”林九歌淡淡的笑了笑,看着这群明明比她还大的脸,心里变得柔软。

    不管苏瑾瑜想干什么,她绝对不会让苏瑾瑜伤害到他们!

    “走吧,我饿了。”看着一群人放心不下的脸,林九歌宽慰的笑笑,故作饿状。

    “走走走,快饿死我了!”一听到林九歌饿了,李霜就再也忍不住,推搡着他们出去找食堂。她早就饿死了!

    “你就知道吃!”穆渊六没好气的点了一下李霜的头,也跟着出去。

    “我就吃怎么了怎么了?”李霜转过头去对着穆渊六做了一个鬼脸,拉着林九歌就跑了出去。

    “吃也不能不要你啊”看着李霜跑出去的样子,穆渊六低声嘟嚷着,快步追上去,“你慢点跑!别摔了!”

    江澈和慕容烟看到李霜和穆渊六这似近非远的关系,对视一眼,皆是无奈的笑笑。

    江澈在不知不觉间牵起慕容烟的手,也追了上去。只留下身后的刘成路和郑奇相视无奈。

    “这队伍还让不让人呆了啊”刘成路双手背枕在颈后,长叹一声,脚步也没慢。

    进了食堂,林九歌特意扫了一眼,烬竟然已经到了,速度还真是快啊。

    林九歌冷笑一声,刚刚她也不是没被烬和白深如伤到,只是伤口不深,便也没怎么在意。

    但是烬,可是生生的吃了她带着九天帝火的两剑,居然还能比她先到食堂,足见其能力之强。

    “不想再吃九天帝火,就别动我身后的人。”打了饭,林九歌刻意绕路走到烬的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呵,九天帝火确实不好受。”烬冷冷的笑着,带着邪肆,完全不像过去的越言。

    白深如在远处看着两人的样子,眼眸暗了暗,终究没有插手。

    烬已经慢慢的展现出他的本来面目,是因为林九歌吗?

    白深如再看向林九歌时,眼中带着愤恨,为什么这个林九歌,轻而易举的就能改变她身边人的情绪!而自己不管是陪越言,还是陪烬,都没办法改变他一分一毫!

    “怎么?又在吃醋啊?”白深如的手抠紧了餐盘,呆呆的看着林九歌的方向,身边却响起了释殊的声音。

    “我说深如师妹你差不多就得了,你争不过林九歌的,何必这么执着于那个男人呢?”释殊看似纨绔的笑道,眸底深处却有着浓浓的无奈。

    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不紧她解决越言,还她搞定情敌?

    玉无涯只能说多亏自己的易容技术太好,连那个释殊都被他耍的团团转,不然阎九皇给他的这个任务还真是艰难啊。

    “你懂什么?”谁知白深如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抬脚就走。

    “欸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呢!白深如你等等我!”玉无涯被那一眼狠狠的伤害到了自尊,连忙就要追上去,耳朵却冷不防被人揪住。

    “释殊啊,皮又痒了是不是啊?”叶昭如同魔音的声音再次响起,玉无涯直接变了脸色。

    “女侠饶命啊!我也只是劝一下而已”玉无涯近乎哀嚎的叫道,被叶昭一路揪着耳朵走,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痛痛痛痛痛叶昭叶女侠昭昭你就放过我吧”

    韩霜一脸淡然的看着前面的几个人,无奈,却也勾勒出一抹笑意。

    这样真好如果越言和深如没有闹别扭就更好了。

    “九歌,你刚刚和越言师兄说什么啊?”李霜早早就拉着穆渊六占好了七个人的位置,看到林九歌姗姗来迟,开口问道。

    “没什么,只是让他不要欺负你们而已。”林九歌笑笑,也没有多做解释,毕竟,这种事情说多了只能让他们担心。

    “越言师兄人那么好,怎么可能会欺负我们嘛。”李霜嘟嚷了一句,没有起太多疑心,反倒是江澈,深深的看了林九歌一眼,意味不明。

    林九歌也看向江澈,并没有多说。

    一个眼神之间的意思,谁都明白。

    吃过饭,林九歌也没有和江澈他们一起行动,而是又跟着大长老回去了天书学院。

    找到阚季荼,林九歌整个人直接躺在了阚季荼的床上,看着阚季荼无语的样子,不为所动。

    “喂,你到底干嘛了,不在内院好好呆着,又回来找我干嘛?”阚季荼毫不客气的一脚踢过去,没好气的问道。

    “我今天去试探越言了。”林九歌翻了个身,依旧没有起来。

    “嗯?”听到这个,阚季荼倒是来了兴趣,顺势躺到林九歌身边,单音反问。

    “越言是苏瑾瑜的人,而且不是真的越言。”林九歌像阚季荼踢他一样踢了一下阚季荼,没好气的说道,“起开。”

    “喂,这是我的床!”阚季荼倒是没有林九歌那么厚脸皮,被踢了一下就起来了,却还要在嘴上反抗一下,换来林九歌一个白眼。

    “现在的越言,是苏瑾瑜手底下一个叫烬的人易容的,这个烬一直是苏瑾瑜的大将,据说和苏瑾瑜有点什么关系,特别擅长易容。”林九歌送了阚季荼一个白眼之后就没有再和他废话,直接把自己这几天的收获说了出来,“我估计那天易容成你的人就是他。”

    “你说他会易容?”听到易容二字,阚季荼立马就来了精神。

    “对啊,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