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二十二章拉拢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后面跟来的韩霜看着三个人直接打了起来的样子,更是一脸的懵,完全不知所措。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越言在帮深如打林九歌?

    所以越言也是站在深如这边的对吗?

    她就知道,越言不可能会放弃白深如的。

    韩霜越想越多,前面的三个人也越打越激烈。

    要不要上去帮忙呢?韩霜看着三个人的样子,想了想还是算了,这种三足关系她去似乎不太好。

    可是打着打着,韩霜就发现了不对劲。

    林九歌虽然是被越言和白深如两个人缠着,却没有一丝慌乱,甚至连手上的动作也没有落后半分。

    一对二,居然不落下风吗?

    韩霜一怔,完全没有想到眼前的三个人都没有尽力。

    林九歌一路周旋,并没有用尽全力对付面前这两个人,她就是想看看,苏瑾瑜会不会出现!

    而且林九歌纠缠的空隙还有时间去看看韩霜,有韩霜在这里,好像也不能乱说话了呢真是没有意思。

    “烬,我跟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不能大声说话,林九歌就跟越言说悄悄话,一剑擦过越言的身子,林九歌冷冷勾唇,问道。

    越言的身子一僵,却没有多说话,只是提剑的手暴露了他的心情。

    “让我猜一下,和柳梦如有关对不对?”林九歌笑笑,自顾自的说道。

    因为林九歌实在想不出来,越言有什么理由去针对她。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唯一有可能的交集,就是他的上头,是她母亲曾经的隐卫。

    然而这和越言又有什么关系呢?

    林九歌没有办法猜出这些事情,只能撞运气的说了柳梦如的名字。

    结果越言的攻势真的有一瞬间的停滞,林九歌很快就发现了。

    真的和柳梦如有关!?

    林九歌有着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不会吧!?

    越言的年纪比她大一点,但最多也就是二十岁,柳梦如当年离开的时候,他应该也才几岁啊

    这么点大的孩子,能和柳梦如有什么关系?

    不仅是越言,就连林九歌,攻势也有一瞬间的停滞。

    然而没有受他们影响的白深如此时的攻势却更加凌厉了起来。

    不为其他,只因为林九歌刚刚和越言说了两句悄悄话,还让越言分心了!

    她吃醋了!

    林九歌也感受到了她的变化,无奈的叹一句吃醋的女人怎么这么可怕,抽身离开了战斗圈。

    这么打下去不是个头,林九歌知道,所以并不准备继续纠缠。

    “林九歌,你跑什么!”一看到林九歌跑了,白深如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挥鞭就想继续去追,却被越言拉住。

    “别追了。”越言拉着白深如的手臂,盯着林九歌消失的方向,淡淡的说道。

    “可是”白深如还想说什么,却被越言直接打断了。

    “她只是过来试探我的,和你无关。”越言,或者说,烬瞥了白深如一眼,冷冷道。

    自己的身份恐怕已经被林九歌知道了,只是烬看了一眼身边的白深如,那个蠢女人会不会以为白深如和他是一起的?

    或许,这个还可以利用一下呢烬的眸子眯了眯,看着白深如的眼神有些炽热,却是带着算计的光芒。

    韩霜感觉气氛不对,看到林九歌走了,索性也就没有再呆在这里,转身离开。

    看到韩霜远去的背影,越言才放开了白深如,似乎是舒了一口气的样子。

    “你不是越言对吗?”韩霜走了之后,白深如才看着烬,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知道这个烬是什么时候变成越言的,是从一开始,还是后来呢?

    “你知道。”烬淡淡的开口,不是反问,而是笃定。

    “什么时候?”白深如也不傻,看到烬这个样子,开口问道。

    “两年前。”烬并没有隐瞒,这种事情没有隐瞒的意义,至于白深如,就要看这个人聪不聪明了。

    白深如了然的点头,两年前,正是她和越言闹的时候,原来那时候,烬就已经趁虚而入了。

    “越言呢?”沉默了一会,白深如又问道。

    烬在这里伪装越言,那么,真的越言在哪里?

    “好吃好喝的供着。”说到越言,烬似乎很不爽,冷哼了一声回答道。

    也是,被自己取代的人,还要自己去供着,不能打不能骂,换作是谁也不会开心。

    “那就好。”白深如放心的点了点头,只要越言没事,就好。

    “想让他出来,不妨帮我。”烬看到白深如的样子,趁势说道。

    “帮你解决林九歌吗?”白深如挑眉,看着烬,冷笑道。

    “你不帮我她一样会针对你,不如帮我。”烬对她不为所动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奇怪,只是淡淡的陈述事实。

    烬知道,白深如不会害他,所以同不同意,知不知道,都无所谓。

    对于烬来说,白深如同意,只是多了一个迷惑人眼的帮手而已,白深如不同意,也没有什么大关系。

    “也是。”白深如笑笑,话锋却一转,“可是我不帮你,越言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不是吗?”

    烬一怔,明显没想到白深如竟然会这样说。

    可是,她说的也没有错,就算白深如不帮他,越言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那个人那么看重他。

    “所以,我并不打算帮你。”白深如莞尔,留给烬一个笑容,转身就走,遗憾的补了一句,“我没有助纣为虐的习惯,只能袖手旁观了。”

    白深如把她的立场说的很明白,不会助纣为虐,但是也不会去帮林九歌。

    很好。烬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说不上是开心还是气恼,也转身离去。

    “啧,这几个人真是”等人都走干净了,从暗处才走出来一个人,看着走了个干净的地方,不禁翻了个白眼,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难不成还是要我出手?真不想插手他们的事情”释殊皱了皱眉,身形一边变化,一边似乎很不满的嘟嚷着,“可是不插手林九歌怎么去蛮荒神域啊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