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二十章第一次测评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然而江澈的脸色很不好,看起来昨晚是没有睡好的了。

    也是,突然知道自己要上战场,还是要做率领千万大军的将军,换做是谁也不会很淡定的吧。

    “考虑的怎么样?”林九歌跑到江澈身边,问道。

    “我想了想”江澈笑了笑,跟林九歌玩大喘气,“还是决定去。”

    林九歌开始还担心江澈会不会拒绝,如果拒绝的话,茫茫人海,想要找到一个能担此重任的人何其困难,然而好在,江澈决定去。

    “你小子,敢不去!”被江澈好好的吓了一番的林九歌往江澈肩上捶了一拳,笑骂道。

    “也是,我要是不去的话,老头子大概会被气死。”江澈想了想,也笑道,“只是,我才刚来这里,这就要走了,还真是不甘心啊。”

    林九歌一怔,很快也叹了口气,能怎么办呢?

    世上无事能两全,想要保家卫国,就必须舍弃这里的小小温存。

    “你放心,小六子他们我也会尽快安排进去的,到时候,你们六个还在一起。”林九歌无奈的拍了拍江澈的肩,完全没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

    “九歌,我怎么觉得你说的好像军营里是你随便就能安排人的样子啊?说,是不是在皇宫里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江澈挑眉,敏锐的发现了林九歌话里的不对劲。

    如果是常人的话,怎么会这么自信的说把人安排进去?如果不是有足够的权势在宫里,怎么可能一句推荐就能把人放到那么重要的位置上去?

    “没有,只是恰巧见到了圣上一面而已。”林九歌尴尬的说道,她总不能说圣上现在是她的手下吧会惹出大麻烦的。

    江澈眯了眯眼,看林九歌不想多说的样子,也就没有多问,皇宫里的事情,太过复杂,他就算是从小见到大也不愿意多涉及一分。

    “那就好,你可别干傻事啊。”江澈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林九歌心里松了一口气,也知道江澈不可能这样就被糊弄过去,但是并没有很强求在这个问题上。

    等穆渊六几个人纷纷起来之后,林九歌和江澈已经完成了一天日常的热身活动。

    穆渊六几个人也没有再做什么热身活动,而是簇拥着林九歌直接去了食堂。

    早饭很简单,稀饭馒头。

    林九歌几个人吃完之后又是一天的日常训练。

    每天都是如此,江澈他们早就习惯了。

    距离第一次测评还有四天,江澈他们不想被人落下,所以只能努力训练,而林九歌作为长老,自然没有很强求这些事情,只是进行了基本的体能训练之后就猫进了山里。

    山里灵气多,适合修炼灵力。

    林九歌现在完全不着急她的体能训练,反而更着急她的灵力。

    因为种种机遇的原因,林九歌的灵力有很大一部分不是她自己脚踏实地的修炼来的,后来这么久的忙碌也没有刻意去修炼巩固这些灵力,虽然现在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林九歌知道,不踏实修炼的弊端已经潜移默化的在她身体里埋下了。

    林九歌想趁这几天的时候,巩固一下自己的灵力,然后加紧时间修炼,争取早日晋升准神境,就可以早点去蛮荒神域,和阎九皇团聚了。

    林九歌想到阎九皇对她的宽容和宠溺,不由得幸福的笑了出来。

    夫君,等我。

    林九歌收敛了心神,在山里找到一处看起来可以作为栖息地的山洞,彻底化身成野人,坐在山洞里修炼。

    这么一坐,就坐了四天。

    四天里,林九歌算是彻底做了次野人,饿了,打点灵兽或者摘野果吃,渴了,捧把山泉喝。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修炼。

    虽然没有很多进步,但是林九歌可以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力变得更加稳定,而不会像之前那样乱窜,随时有爆发的可能了。

    这一天,是天书学院第一次测评的时候。

    虽然只是一次小测评,往年只有一个长老到场就可以了,林九歌去不去其实都无所谓。

    可是林九歌答应了江澈他们,一定会在测评的时候到场,看他们继续稳固第一的位置。

    想到江澈六个人,林九歌无奈的笑笑,健步如飞出了山。

    到内院的时候,测评还没开始,但是今年主持秩序的长老早早就到了,竟然是大长老亲自过来!

    林九歌没去找大长老,而是先回了岫珞苑,四天没有洗澡,身上有点脏了

    烧了水,舒舒服服的给自己洗了个澡之后,测评已经在准备阶段,很多人都已经去了比赛场地,江澈他们作为第一小队,自然也不例外,并没有等林九歌直接就去了比赛场地。

    林九歌把自己好好的清理了一番之后,才换了身舒爽的白衣,先去找了大长老。

    大长老早就在内院临时设立的一个院子里等她,看到林九歌来之后,才起身准备去比赛场地。

    林九歌知道,作为长老,这一次是不能给江澈他们什么指示了,能不能保住第一这个席位,还是要全看他们自己。

    比赛场地旁边有一片山崖,林九歌和大长老站在山崖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人。

    只要一眼,林九歌就看到了江澈他们,对着他们微微笑了笑,林九歌负手站在山崖上,没有多说什么,大长老却敏锐的看出来林九歌的心思。

    “你带的这几个人都很不错啊。”大长老笑着转头,也把目光锁定在了江澈几个人身上,字里行间却是在夸林九歌。

    “他们比我还大呢,什么叫我带的啊。”林九歌笑笑,并没有应承大长老的话,“况且,这一个月我基本都不在这里,哪里来的带一说?”

    林九歌转头看向大长老,眼里的意思不明而喻。

    你不要拍我马屁,没用。

    马屁没拍成,大长老有些尴尬,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林九歌也没有再说话,静静地看着下面的状况。

    今天不仅是江澈他们这一届的有测评,越言他们也有。林九歌今天来,更多的目的还是来看越言和白深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