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一十五章重聚,谜团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他们比初见的时候,真的进步了很多。

    林九歌心念一动,手中化出妄筮直接朝江澈刺去。

    江澈突然被袭击,反应也快,闪身避过,扇骨前段闪出锋芒的针刺,在林九歌面前呈半圆型划过。

    林九歌身子往后一仰,妄筮往上一抛,下腰后索性一个后翻,脚尖勾起朝江澈的面门踢去。

    江澈侧身弯腰躲过,手中扇子直接低空盘旋着朝林九歌飞去。

    林九歌手还撑着地,顺势再往旁边侧翻,才终于站了起来。

    妄筮重新出现在手上。

    江澈的扇子一个盘旋后也重新回到了手上。

    扇骨上的针芒已经褪去,他把折扇拿在手上,就好似哪家公子路过,白衣翩翩,风流倜傥。

    “小澈子,不错啊,有进步。”林九歌把妄筮收进储物戒,对着江澈笑道。

    “九歌,你吓死我了。”江澈把扇子一收,也笑道,脸上却没有任何惧色。

    穆渊六李霜他们早就退到一边去了,看他们没有继续打下去的意思才又凑了上来。

    “反应很不错,应该上准尊者了吧?”林九歌笑着拍了一下江澈的肩,知道他完全没有害怕的情绪,看似随口道。

    “我们都上了准尊者。”江澈笑笑,并没有只说自己,而是说了所有人。

    “小六子和小奇子不错啊,你也上了。”林九歌又踮起脚来拍了一下穆渊六的头,欣慰的说道。

    菜鸟小队六个人里面,只有穆渊六和郑奇算是没有接受过林九歌的帮助的。

    穆渊六根本还没有拿到什么宝贝,而郑奇也只是拿到瓶毒而已,对修为并没有什么帮助。

    “九歌我也很厉害的好不好!”李霜一听,凑过来不爽的说道。她拿到的也只是一根鞭子,武器而已,对修为增加也没有什么帮助。

    “嗯嗯,你们都很棒。”林九歌笑了笑,跟着他们坐在了门口的台阶上。

    岫珞苑里有桌椅,可是位置不够容下他们七个人,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江澈他们都习惯了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一排倒也不错。

    林九歌近一个月没来,也算是入乡随俗和他们一起坐着了。

    “九歌,你之前瞒着我们偷偷摸摸的,是不是去解决林家了?”坐下来之后,江澈才认真的看着林九歌,问道。

    林九歌一愣,旋即也点了点头,并没有继续隐瞒。

    “可是你怎么又被抓进宫去了呢?圣上没有为难你吧?”李霜是最担心林九歌的了,听到林九歌进宫的消息时差点没直接冲到皇宫里去,最后还是被穆渊六和江澈给拦了下来。

    “没事,只是进去协助调查一点事情而已。”林九歌想到自己在宫里的那些事,不禁摸了摸鼻头,尴尬道。

    要是这几个人知道自己进宫好吃好喝的供着,使劲使唤圣上和贵妃,还参与了朝政,甚至最后她无罪的告示都是她自己写的的话

    呵呵还是算了吧。

    林九歌想想就觉得可怕,决定不告诉他们她和柳晨他们的关系。

    “对了,前几天宫里和宰相府都派人来接阿澈,九歌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慕容烟突然说道,因为她怕江澈离开,所以对这件事情也非常上心,可以说是时时刻刻都把它记在心里。

    林九歌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笑道:“小澈子肯定要进宫的,至于时间,还不确定。”

    林九歌这话说得隐晦,没有人听懂,包括江澈。

    “什么意思?”江澈皱了皱眉,追问道。

    林九歌说不确定时间,就是说他可能还是没有办法把天书学院的课程修完就要回去?

    可是为什么呢?老头子应该不会这么急着把自己安宫里吧?圣上也未必会同意啊

    “一会单独跟你说。”林九歌叹了口气,并没有明说,而是暗示江澈等下单独来找她。

    顿时,穆渊六几个人的眼神就多了几分探究。

    “放心,他走了,少不了你们的。”林九歌无奈的敲了穆渊六的头一下,对着其他人说道。

    江澈只是一个可以作为掌管大局的大将被她推荐,也不是说其他人就不能上战场,只是没有江澈那份沉稳,最多做个副将或者士卒罢了。

    战场上,副将士卒可以有很多,但是大将只能有一个。

    所以林九歌只跟柳晨说了江澈,至于其他人,她自然会依情况带走的。

    菜鸟小队是个整体,就算是战争,也不能把他们分开。

    “到底什么事啊”李霜嘟嚷着不满,却被林九歌又敲了一下头。

    “什么事以后会知道的,现在,训练!”说完,林九歌就率先起身到了院子里。

    其他人也没有在这种事情上过多的纠结,纷纷过去训练。

    然而最后,林九歌还是没有把苏瑾瑜和灵的事情跟他们说。

    虽说实在不想再瞒着他们什么,可是这件事情也确实是太危险,林九歌不想把他们扯进来。

    林九歌心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越言可能也是苏瑾瑜的人。

    而今天伪装成阚季荼的那个人也许就是苏瑾瑜,或者是苏瑾瑜的亲信。

    这个念头一出,林九歌瞬间打了和机灵。

    不不会林九歌不愿意相信越言就是苏瑾瑜那边的人。

    毕竟越言曾经对她还挺好的。

    而且抛开这些私人感情不说,就算是对于天书学院,越言作为大弟子,大长老座下的关门弟子,如果是苏瑾瑜的人的话

    那种后果,林九歌简直想都不敢想,这太可怕了。

    林九歌甩甩头,试图把这个想法甩出去,可是这种可能性却一直萦绕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不可能的”林九歌喃喃道,像是疯魔了一般。

    “什么?”站在她身边的刘成路突然问道。

    “啊?嗯没什么。”林九歌突然被叫了回来,才发现自己刚刚又走神了,对着刘成路宽慰一笑,摇了摇头。

    刘成路撇了撇嘴,没有追问下去,总觉得回来后的林九歌有点奇怪呢心思又重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