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一十四章越言的纠结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皱了皱眉,不知道该不该打断他修炼,结果他就自己睁开了眼睛。

    “回来了?”阚季荼的脸色很平静,吐出一口浊气,从地上站了起来。

    “嗯。”林九歌垂眸,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说说收获吧,跟我有关?”阚季荼看林九歌的脸色就知道,这事和他脱不了关系。

    “这次的事情,和一个叫灵的组织有关。”林九歌坐了下来,沉声把苏瑾翎查到的事情毫不保留的说了出来。

    “果然是冲着我来的。”阚季荼笑笑,似乎早有预料,并不意外。

    林九歌咬了咬下唇,不知道该不该把自己的事情告诉阚季荼。告诉他,其实苏瑾瑜是盯上了自己才看到阚季荼的

    想了想,林九歌还是没有出声。

    “所以现在你准备怎么办?”林九歌看着阚季荼,心里存了无限心思却不能说。

    “先给你解毒吧。”阚季荼笑笑,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有林九歌那么高了。拉着林九歌进了房间,没有一点生疏。

    林九歌心里闪过一抹怪异的感觉。

    “可是”瑾翎瑜哪里那么好解林九歌还没问出来,阚季荼就猛地在她背上一拍,林九歌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瑾翎瑜啊”阚季荼看着林九歌,冷笑一声,把她扛起丢到了。

    背光下,阚季荼的身形在一点点的变化,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女子的样子。

    女子坐在床边,看着林九歌,手指一点一点的抚过林九歌的脸,很多年了,终于找到你了。

    窗外跃进来了一个男子,恭恭敬敬地跪在女子脚下,叫道:“师父。”

    女子点了点头,男子依旧没有动,但如果林九歌听得到的话,肯定一下子就能认得出来,这个男子,就是越言!

    “她交给你处理了,瑾翎瑜想不想给她解就看你自己了。”女子捏着越言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看自己,左手塞了一个瓷瓶放进越言手里。

    “是。”越言拿着瓷瓶,脸上面无表情,手却忍不住颤抖。

    她发现了吗?

    “我先走了,你好自为之。”女子眼角的余光瞥到越言的手,没有多说什么,起身就走了。

    女子离开之后,越言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瘫倒在地上,手里紧紧地攥着瓷瓶,不知道该怎么办。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骚动,越言才缓过了神来,看着林九歌的脸,心里一阵挣扎,不再犹豫,把瓷瓶里的东西喂给了林九歌。

    不远处,女子看着越言的动作,嘴角勾起一个冷冷的笑意,喃喃道:“我的傻徒儿,你终于还是忘不了她。”

    阚季荼带人进长老院的时候,林九歌已经醒了。

    “唔”林九歌揉了揉头,有点痛阚季荼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晕了,不是说解毒吗?

    等等林九歌的身体突然一震,瑾翎瑜是家族毒,阚季荼怎么会有解药!?

    “你没事吧?”林九歌才想到这里,阚季荼就带人冲了进来,看到林九歌坐在,跑上去问道。

    “没事,你怎么”林九歌摇了摇头,突然觉得不对,把阚季荼拉了起来,两人一比身高,阚季荼明显比林九歌矮!

    “你干嘛?我知道我还没长高,但是你也不用这样羞辱我的身高吧”阚季荼看着林九歌一脸认真的对比身高,苦笑道。

    想他原来可是八尺男儿,如今这幅身子竟然连林九歌都不及,真是

    “有人来过。”林九歌白了他一眼,没在意阚季荼的话,坐下冷声道。

    “废话。”阚季荼也坐到他旁边,没人来过他会这么激动的跑过来吗?还不是因为担心她!

    “那个人变成了你的样子。”林九歌看着阚季荼,看到阚季荼的脸一瞬间就变得不好看。

    “你什么意思?”阚季荼这时候才发现不对。

    林九歌看了一眼阚季荼身后的人,没有说话。

    阚季荼挥了挥手,让她们全部离开,林九歌才把在皇宫里的事情还有刚刚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阚季荼听完之后也是一脸凝重,两人久久相对无言。

    “就是这样。”林九歌倒在,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咯到自己。

    翻身起来一看,是个瓷瓶。

    “这是什么?”林九歌拿着瓷瓶,递给阚季荼,刚刚竟然没有发现这东西。

    阚季荼接过来一看,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瓷瓶是空的,应该是给林九歌用了,有一点点香气传来。

    林九歌和阚季荼对视一眼,只觉得一个头有两个大。

    这边的事情还没完呢,林九歌身上还有瑾翎瑜没有解,现在居然还被迫吃下了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应该没关系,你的身体会自己调节这些,瑾翎瑜对你的作用也不会很大。”阚季荼凝眸,总觉得这个味道有点熟悉。

    但是他不敢保证,便也没有和林九歌多说,而是宽慰道。

    “但愿吧。”林九歌简直哭笑不得,自己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运气啊,事儿怎么一件接一件的,有没有完了。

    “我去内院看看吧。”和阚季荼坐了没多久,林九歌就起身要去内院。

    来这里也只是给阚季荼说一说消息而已,消息传到,自然也就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

    内院的江澈他们才是她更关注的。

    算算时间,内院的第一次测评也要开始了。

    可是要不要跟江澈他们说苏瑾瑜和灵的事情呢?按说这件事情和他们无关,知不知道都无所谓。

    然而林九歌真的不想再瞒着他们什么事,但也不想让他们再为自己担心受怕,

    真的烦人啊

    林九歌烦躁的出了天书学院,直接朝内院赶去。

    去内院的路程比从皇宫到天书学院的还远,林九歌午饭都没有吃就开始赶路,偏偏到内院的时候还没到晚饭饭点,只能继续饿着。

    林九歌大呼失算,却还是没有停留去了岫珞苑。

    岫珞苑里,江澈他们正在进行日常训练,林九歌看着他们一个个认真的样子,心里异常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