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零九章不堪的往事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两人始一坐下,林九歌就悠然的给自己倒了杯茶,直奔主题。

    苏瑾翎犹豫半响,还是把桌子上那一叠纸递了出去。

    林九歌接过一看,神色自若,看不出什么,可是心里却早已思绪翻涌。

    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一个组织——灵。

    这个组织以专门收集亡灵为主,不仅是现实死了的亡灵,还有过去很多年以来遗留下的亡灵,比如阚季荼。

    最近,这个组织还发现了一种重生附身的亡灵,也就是林九歌这样的

    重生附身的亡灵他们叫重生灵,不知道是例子太少还是什么原因,他们在这方面研究的不多,但成果却足以让林九歌心惊肉跳。

    和她现在的样子一模一样!

    林九歌不知道这项研究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灵这个组织是以她为试验品研究,还是他们已经有个研究品了?

    林九歌不知道,但是她知道,现在的情况,不管是她,还是阚季荼,都处在极其危险的情况下!

    灵,一直在暗处虎视眈眈。

    随后,林九歌就注意到这份资料里面非常关键的一个人。

    苏瑾瑜。

    苏瑾翎?苏瑾瑜?林九歌看向自己面前的苏瑾翎,却见后者脸色很不好。

    看来这两个人,还颇有渊源啊。

    林九歌把纸放下,看向苏瑾翎,眼中意味不言而喻。

    她在等她解释。

    苏瑾翎对上林九歌的眸子,不需要言语,就知道她的意思。

    咬了咬下唇,苏瑾翎正准备开口,却被柳晨抢了先。

    “九歌,阿瑜她其实”柳晨本想代替苏瑾翎跟林九歌解释,可是刚开口,就被林九歌打断。

    “让她自己说。”林九歌的意思很明显,要让苏瑾翎自己面对过去!

    “我”苏瑾翎还在犹豫。这份过去对她来说太过沉重,苏瑾瑜在她心上撒下的阴影也太大,她走不出去。

    “不敢面对过去的都是废物。”林九歌看到苏瑾翎这个样子,冷冷的嗤笑一声,“我身边,从来不需要废物!”

    “我不是废物!”苏瑾翎似乎对废物这两个字很敏感,几乎是霎那间就反驳开口。

    “那就把你不敢面对的都说出来!证明你自己不是废物!”林九歌步步紧逼,声音透出威严。

    柳晨似乎看到了当年小姐的样子,她也是这样,步步紧逼着,把他们逼成了最完美的自己,然后离开。

    “苏瑾瑜是我妹妹!”出乎意料的,苏瑾翎似乎真的被林九歌给激到了,大声的吼了出来,带着哭腔。

    苏瑾翎把脸埋进了自己的双手,痛苦的哭了出来:“苏瑾瑜是我妹妹,同胞亲妹妹。”

    柳晨一愣,他多少年没见过苏瑾翎哭了?似乎从找到她的那一年起,苏瑾翎就再也没有哭过。甚至连剧烈的情绪波动都没有过。

    如今,也有十五年了。

    原来那道伤,是这么深刻

    如果不是林九歌,柳晨不会发现,原来当年的事情给了他们这么大的打击,那些自己以为已经忘了的事情,竟然一直埋伏在心底,从来不曾抹去。

    这个小女孩真的值得他们跟随。

    开始,柳晨还在担心他和苏瑾翎的认主会不会太过盲目,只因为她是柳梦如的女儿,所以认她为新主。

    但现在,柳晨可以确定,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孩,这么值得他去追随,为其奉献余生。

    林九歌听苏瑾翎磕磕绊绊地说了一个下午,再加上柳晨在旁时不时的解释,才捋清了整件事情。

    苏瑾瑜是苏瑾翎的妹妹,亲生的双胞胎妹妹。

    当年柳梦如身边有五个人,柳晨是贴身侍卫,苏瑾翎是医女,苏瑾瑜是隐卫,还有两个婢女,叫绥婧和蕤蔻。

    柳晨和苏瑾瑜功夫了得,而苏瑾翎却因为天赋不好,从小被人称作废物。

    林九歌听到这里,心下却不由得思酌:“天赋不好就被叫做废物那她原来不是可以直接在娘胎里死去了?不对,娘胎里还不知道是不是废物,应该发现之后就会被杀了。”

    有那么一瞬间,林九歌挺庆幸柳梦如不在的。

    大多数时候,柳梦如身边都是绥婧和蕤蔻在,苏瑾翎一般没什么事。

    而柳晨这个本来应该随时跟在柳梦如身边的人,缺因为柳梦如不喜欢,和苏瑾瑜一起,隐到暗处。

    一开始,柳晨总是不能隐藏好自己,让柳梦如发现然后厌烦。

    后来,苏瑾瑜看不下去,主动教了柳晨隐蔽地方法,柳晨才能一直留在柳梦如身边。

    而自那以后,柳晨和苏瑾瑜就经常出双入对地藏在暗处,保护柳梦如。

    一来二去,两人之间也擦出了火花。

    柳梦如发现了,却并没有阻止他们,只是莫名其妙地对柳晨说好自为之。

    柳晨以为柳梦如要把他和苏瑾瑜一起赶走,异常惶恐。

    柳晨只是柳家的一个分支,他们这一家,从出生开始就是要活在本家子弟的阴影下的,他们每一个人,都必须豁了命如保护本家子弟。

    柳晨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可是苏瑾瑜却每次都为他抱不平。

    因为苏瑾瑜不同,她虽然为仆,却也有自己的一分傲气,面对柳梦如的蛮横,大小姐脾气,苏瑾瑜不止一次表现过自己的不服。

    “我们凭什么就一定要生活在她的阴影下!我们也是人,凭什么就要有高低贵贱之分!总有一天,我要踩在她的头上!让她为奴!”

    柳晨每次想起苏瑾瑜说这话时的样子,都觉得懊悔不已,如果当时自己没有那么天真,结果是不是就会不同?

    当时的柳晨,只是把苏瑾瑜的话当做玩笑,笑着安抚一番也就忘了。

    可是他也忘了,苏瑾瑜虽为隐卫,却从来不是一个善茬。

    她善于隐忍,不代表她没有爪牙!

    后来,柳晨就觉得苏瑾瑜离自己越来越远,他好像越来越看不透她了。

    柳晨想不明白这件事,就跑去问柳梦如,结果柳梦如当时只是嗤笑了一句,给了他四个字——“好自为之”。

    柳晨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柳梦如当时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