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零八章不是越言的越言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是夜,内院。

    越言一身黑衣,站在内院最偏僻无人居住的一座院子上面,他身边还有一个男人。

    “你这么光明正大,也不怕被抓了。”越言冷冷的看着他,却没有平时在天书学院的疏远,反而有了一分亲切。

    “这不是有你吗。”男子毫不介意的笑笑,越言眼眸一沉。

    “我是来通知你的,她对你这次的表现很不满意,你”男人还想喋喋不休的说什么,对上越言的眸子时却突然噤了声。

    越言的脸色很不好,眸子里散发着寒冷的光,却并不生疏,只是有些瘆人。

    “我会解决。”良久,越言才开口,似乎对男人的话并不感冒。

    “好。”男人爽快地应道,又很快察觉到不对,转头看向越言,“咦,不对啊,你不是应该把事情赶紧做完吗?解决是什么鬼?”

    “……”越言没有说话,薄唇抿成一条线。

    “不会吧!?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大名鼎鼎的千面撒旦烬居然心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男人看着越言不正常的脸色,捧腹大笑,叫的确实另一个人的名字。

    “……”越言危险的眯起了眸子,轻声道,“北部极寒地区似乎缺人,我会向她提交建议。”

    “!?”男人的笑声很快止住,看着越言,神色痛苦的扑了上来。

    男人当然知道越言说的提交建议不是自己要去,而是让他去。以越言在那里的声望

    男人恐惧的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对那样一个人心软?”安静了不久,男人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越言抿唇,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的事情,痛苦道:“她很像”

    话没有说完,两人却都明白他的意思。

    “哎呀,好端端的提什么死人”男人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堪,却也很快恢复了过来,佯装轻松道。

    “嗯,毕竟死了”越言的手紧紧的抓住房上的瓦砾,神情痛苦。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气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男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拍了拍他的背以示安慰。

    越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抬头看了看月色,越言起身道:“不早了,你走吧。”

    男人无趣的撇了撇嘴,也起身准备离开,却又转过身来,看着越言,再没有半分玩笑,脸色认真的说道:“她说,让你小心阚季荼。”

    “我会一并解决。”越言冷冷一瞥,想到阚季荼用着孩子的模样对林九歌做的事,就忍不住握紧了拳。

    “不,她特别吩咐过,阚季荼不能动。”男人却摇了摇头,想到自己头上那个人,劝道,“不管怎么样,这件事还是要听她的。”

    越言的脸色更不好了,却也没让男人难做,只应道:“知道了。”

    男人点点头,纵身一跃消失在夜空中。

    越言一个人坐在房瓦上面,看着林九歌的方向,冰冷的脸上出现一丝裂缝。

    良久,苦笑出声,终于还是离开了。

    没有人知道,今晚上的也一切都被人看在眼里。

    白深如躲在墙后,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越言,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眼底却忍不住的失望。

    越言果然不是当初的越言了

    可是她还是很爱这个越言啊

    白深如没有过多的迟疑,走出墙后时眼神透露出坚定,不管如今的越言是谁,为了越言,她也一定会帮他扫清一切障碍!

    比如,林九歌。

    十天后。

    林九歌已经在皇宫里悠哉悠哉的过了十天。

    江澈那边柳晨已经派人去通知了,林九歌也时不时的会给他们一点信,只是没有回去而已。

    而苏瑾翎这边,和林九歌约定的时间也已经到了,结果不出苏瑾翎所料。

    苏瑾翎坐在自己的翎浣殿,手上拿着这些天来收集的情报,所有的情报都告诉她一个事实,真的,是她!

    这个事实太残酷,苏瑾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却也知道这个结果必须告诉林九歌。

    不管是谁,隐瞒,永远是主仆间最大的雷区。

    苏瑾翎深知她不能碰到这个雷区,可是她呢?

    苏瑾翎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纸,有一瞬间的愣神。

    罢了,都是过去了。

    苏瑾翎苦笑一下,把纸叠好。唤人去叫林九歌。

    与此同时,柳晨非常不识时务的来了。

    “阿翎,你查到了?”苏瑾翎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柳晨,却没想到柳晨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既然他都问了,苏瑾翎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是她。”

    柳晨的身形有一瞬间的僵硬,宽大的明黄色袖袍里手指紧握成拳。

    “你确定吗?”柳晨还不死心,沉声问了句。

    “我最熟悉她,怎么可能不确定。”听到柳晨近乎自我安慰的话,苏瑾翎苦笑了一下,说道,“放弃吧,我们和她,终将是敌人。”

    “可我们曾经是战友!而且她还是”柳晨几乎是不收控制的喊了出来,可是话没有说完,整个人就焉了下去。

    还是什么呢?

    他的爱人?她的妹妹?

    不管是什么关系,柳晨都没法说出口。

    柳晨发现,曾经信誓旦旦以为会天长地久的人,现在竟然已经成了敌人。不死不休。

    “这么热闹,看来我来的刚好。”林九歌的声音非常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刚来还是早就到了。

    “见过小九歌小姐。”柳晨和苏瑾翎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跪了下来,小小姐还没出口,就感受到林九歌的不满,生硬的改了口。

    “行了,你们一个圣上一个贵妃,在我面前这样也不怕折了我的寿。”林九歌一手一个,把他们拖了起来,“以后在我面前没有必要行礼,毕竟是宫里,小心隔墙有耳。”

    柳晨和苏瑾翎唯唯诺诺的应下,却再也没坐下。

    “都坐啊,站着干嘛?”林九歌自顾自的坐下,看着两人,笑眯眯的说。

    柳晨和苏瑾翎相视一眼,顺从的坐下。

    “说说你们的收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