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零三章落魄泽辜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顺路看到,她身体不支我就带了回来。”银白色头发的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身上的月白长衫。

    刚刚太黑林九歌没看到,此时她才发现,原来月白色的长衫早就被鲜血染红了,而她竟然一直没发现,在他身上挣扎时肯定牵动了他的伤口。

    “可是你也不能”白发男人还想说什么,看到他身上狰狞的伤口时却噤了声。

    林九歌也被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男人背后的伤口纵横交错,隐隐闪现出一些鳞片的样子,这些伤都是新伤,而且还没有经过处理,应该是今天才受的。

    林九歌一下子医者圣心爆发,也顾不得避嫌,自己吃了颗调节体力的丹药就让男人过来。

    男人似乎很诧异林九歌的热情,但还是走了过去,林九歌的医术,他信得过。

    林九歌不紧不慢的帮男人处理好了伤口,手指抚上鳞片时有些怪异的感觉。

    这两个男人她没有见过,可是她绝对认识!

    林九歌可以肯定,但就是想不起来他们是谁。

    “伤口有点发炎恶化了,这几天别碰水,你应该不是人,最好化成原形,休养得更快一点。”林九歌把男人身上的伤口处理好之后,又转向白发男人,似乎是在询问他需不需忙。

    结果出乎意料的,白发男人捂住了自己后脖子上的伤口,跳得离林九歌很远。

    真是个怪人林九歌撇了撇嘴,开始收拾她的东西,脑子里确突然闪过一副画面。

    她拿着妄筮,朝寒蛇宴辜的七寸直直的砍了下去,那里本来就有一道伤,她又加了一道

    怪不得她刚刚看那道伤口眼熟呢!这不是宴辜七寸上的伤吗!?

    蛇的七寸就像是人的脖子,背上的七寸那不就是后脖子吗!?

    也就是说那个白发男人是宴辜!?那这个银白色头发的呢!?不会是九泽吧!?

    林九歌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银白色头发的男人还在慢条斯理地穿另一件月白长衫。

    看到林九歌的目光,白发男人冷哼一声,坐到了茶桌上。银白色头发的男人看着她,问道:“知道我们是谁了?”

    “九泽?宴辜?”林九歌吞了吞口水,有点不敢相信面前两个落魄的男人就是前段时间那两个在晓寒森林里肆意的龙皇子和寒蛇。

    九泽笑着点了点头,化成人形的他莫名有一种斯文的感觉,完全没有作为龙身的那种傲慢不可一世。

    宴辜依旧没有理她,只是冷哼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得到肯定的答案,林九歌又看了看两人的现状,问道:“你们怎么变成了这样?”

    说到这个,九泽就有些无奈,把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过来,最后林九歌的嘴巴里惊讶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九泽和宴辜沦落到这个地步其实有林九歌的责任。那天他们两个在天书学院闹出的动静太大,又不会隐藏自己的行踪。

    导致本来就对天书学院虎视眈眈的人更是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他们。

    后来他们顺藤摸瓜的就找到了晓寒森林。

    宴辜七寸的伤还没好,就被他们匆匆逼了出来。

    九泽为了保护宴辜,背上被他们伤了很多下,勉强和宴辜逃出晓寒森林。

    可是他们两个体积实在太大,不管走到哪里都是目标,一路被追杀。

    后来是九泽强行化了人形,还帮着宴辜也化了人形,跑到天书学院找阚季荼,才暂时逃过一劫。

    阚季荼告诉他们林九歌在这里,两人反正也无处可去,便来找林九歌疗伤顺便算账了。

    林九歌一想,这事儿和自己还真脱不了关系,无奈的背下这口锅,问道:“你们现在准备怎么办?”

    两人对视一眼,看着林九歌摇头。

    得,这是准备赖上她的节奏了。

    林九歌只觉得一阵头大,倒头装晕。

    晕了不久,林九歌想到一个办法:“你们能保证一直维持人形吗?至少七日。”

    宴辜看着九泽,九泽考虑了一下,点头。

    “那就行,一会我去找那五十个人,你们和他们其中两个换衣服,混到那群人里面跟着我走。先回天书学院再说。”

    林九歌想了想,只有这个办法了,只是他们两个人的发色太显眼,很容易就被人注意到怎么办呢

    如果有染发剂就好了林九歌想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拿来两块长黑布条。

    “这是?”九泽看着这根黑布条,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你们用这个拢住头发,遮住面貌,别让人看到。”林九歌说着,就上手给九泽蒙。

    鉴于林九歌之前给了宴辜致命一击,宴辜现在是怎么也不会让林九歌碰自己的,但也有样学样的蒙了起来。

    这么一蒙,还真没人看得出他们是谁。

    林九歌点了点头,又叫了两个体型比较小的来给他们两个换衣服,一番偷天换日之后,宴辜和九泽算是真的隐没于人群了。

    解决完这两个主,林九歌才有心思来想林家的事。

    大概明天,整个封月城就会知道她林九歌为了自己的声誉屠杀整个林家还有众多宾客的事了。

    那时候她要是上街肯定就成了众矢之的,真是麻烦啊

    林九歌早就知道她解决林家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竟然会因为她自己的失控而把事态发展到现在这种近乎不可挽回的地步。

    本来,林九歌是想去找林天成好好说一番,把这些年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也让他走的安心点,别留下遗憾。

    如果有可能的话,林九歌还想问问林家背后的人。

    林家能做到这个地步,连续三次悄无声息的安插人进来,后面没有人是不可能的,林九歌还挺想把那个人给揪出来的。

    结果没想到刚好赶上林有轩的生辰,而她也一个没有控制住,把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

    事到如今,要解决下去就有点麻烦了啊

    林九歌惆怅的躺在床上,一下子就无暇去管九泽宴辜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