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三百零二章被拐了?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当年林九歌的母亲也干过一次大洗劫,把封月城很多人都杀了个干净,后来经过查实,这些人无不是曾经说过她的人。

    那一场洗劫,被人称作魔女劫。

    从此,林九歌的母亲柳梦如就有了一个绰号——“魔女”。

    只是魔女没有猖狂很久,生下林九歌后不久就失踪了,后来所有人才慢慢开始淡忘她。

    可是现在,魔女的女儿,林九歌,竟然也杀了回来,做了和她母亲相似的事情,让很多经历过魔女劫的人恍如隔世。

    不提还好,被人提了出来,很多人就开始恍然。

    果然是母女!都是害人精!

    然而很不幸,对于林九歌来说,母亲两个字就是逆鳞。

    她讨厌这两个字,更讨厌别人把她和这两个字放在一起!

    林九歌一个闪身,就走到了刚刚说话的人面前,冷冷道:“别把我和她放一起!”

    然后,一剑刺过。

    林九歌手上又多了一条人命。

    这种感觉多熟悉啊,林九歌突然讽刺的笑了,不知道是在笑她还是笑别人。

    前世,林九歌是顶级杀手,杀人无数,这样的场面也不是没经历过。反而,她经常出入于这样的场合。

    没想到重生之后,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场面,而且还是她一手创造出来的。

    头儿,我没让你失望吧。

    林九歌坐在墙头,突然很想喝酒,然后她也就拿了一坛上次留下来的离歌笑出来喝。

    林九歌想到了她的头儿,那个温柔却狠绝的男人。

    头儿很喜欢喝酒,每次任务结束他都喜欢坐在墙头,或者屋檐喝酒。

    只可惜他们那个时代的高楼大厦太多,律法管的也严,头儿一直很遗憾不能肆意的喝一次酒。

    后来头儿为了保护林九歌死了,林九歌就也养成了任务完了就要去喝喝酒的习惯。

    不过原来都是在酒吧,现在能像头儿说的一样,坐在墙头喝着酒,看着那些人像蝼蚁一样被践踏,似乎也不错。

    可是,这股子没由来的心痛是怎么回事?

    林九歌笑笑,她还是做不到像头儿那样洒脱。

    “够了,我们走吧。”一坛离歌笑下肚,林九歌仿佛看到了离歌笑背后的故事,听到了那陌生又熟悉的歌谣。

    “离人笑,离人哭,离人何时归?

    佳人等,佳人守,佳人白了头。

    离歌唱笑了谁,离歌听哭了谁,离歌离歌,无人再传颂。”

    林九歌晃晃悠悠的身子走出了林家的大门,也不知是喝醉了还是怎样,她的步履很是蹒跚。

    有人想从后面偷袭她,却被林九歌一剑挡下,返身又杀了一人。

    林九歌似乎已经麻木,一步一步的走着,看起来很颓废。

    谁能告诉她她的决定是对是错又有谁能救赎,她这双沾满鲜血的双手?

    林九歌跌跌撞撞的,一步一踉跄,时而惨笑出声,时而泪流满面,跟在她身后的人都不免担心,林九歌这样子,没关系吧?

    然而林九歌用事实告诉他们,没事,至少,在人前没事。

    林九歌一路疯疯癫癫,路人见了斗闪避不及,却还是撞到了一个人。

    而且这个人竟然伸手搂住了她,似乎早就在在等她似的。

    夜已深,林九歌看不清来人的样貌,只能看到他那一头银发在月光下有如瀑布,倾泻而下。

    “你怎么了?”男人的声音威严好听,虽然不像阎九皇的低音炮那么有特色,却也是很好辨认的音色。

    林九歌的神志瞬间回来了大半,可是看到男人的时候却又怔住了。

    她记得她不认识这个男人啊

    这么特色的银白色头发,还有这么好听的声音,如果林九歌见过,她一定会记得的。

    更别说,这个男人现在还搂住了她

    “你是谁?放开我!”林九歌这辈子除了阎九皇就没和男人亲密接触过,结果这个男人倒好,一上来就吃她豆腐!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别动。”男人似乎皱了皱眉,俯身把林九歌给公主抱了起来,声音也有点变调。

    这突然是怎么了?

    林九歌眨了眨眼,近距离才算看清了男人的脸。

    这是一张很帅的脸。棱角分明,一双眼睛微眯,更是别有一番韵味。身上的月白长衫勾勒出他的身高,完全不输阎九皇!

    好帅美男当前,林九歌不禁都看呆了,连挣扎都忘了。

    身后跟着的五十位壮汉早就识相的离开了,看起来林九歌不用他们担心了,还是别打扰人家了

    直到男人把她抱到客栈,开了一间房,林九歌才猛地反应过来。

    这男人是谁啊!

    “你你你你你你是谁啊!放我下来!”男人似乎有魔力,林九歌一下子就把刚刚的失意给忘了,使劲地在他怀里挣扎起来。

    林九歌一挣扎,男人的脸色瞬间就变黑了,声音低沉,似乎还带着些隐忍:“别动。”

    “你放我下来!”林九歌看男人似乎不对劲的样子,也不敢太过挣扎,却依然坚持。

    “你走不了。”男人一针见血,抱着林九歌上了楼,却不是进他刚刚开的房间。

    没有人的时候,男人就一点都不文雅了,伸脚踢开房门,把林九歌抱了进去,直接摔在床上。

    林九歌吃痛的爬了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脚真的没有力气下地。

    刚刚被男人抱着完全不觉得,现在一被松开,林九歌就感觉到了从脚上传来的酸软。

    “嘶”林九歌吃痛的揉了揉脚,才发现屋里竟然还有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一身浅蓝色,头发是浅浅的白色,和刚刚抱她的那个银白色头发不同,这个男人的白是那种纯正的花白色,林九歌莫名觉得有点沧桑。

    白发男人就坐在床边,似乎受了重伤的样子,脖颈后面还有一道狰狞的伤口。

    不对仔细看去应该是两道,因为砍在了同一个地方不太容易看出来。

    林九歌微愣,总觉得这道伤口有些熟悉。

    “你没事把她带回来干嘛?”白发男人的语气很不满,带着些许傲气,对银白色头发的男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