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九十五章白深如的怒气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那样子就好像是在埋怨她不和他们一起行动似的。

    可是林九歌怎么会不知道,李霜在试探她,试图从她嘴里套出话来。

    “没事,他找我要点东西。”林九歌淡淡的敷衍过去,她现在做的事一个弄不好就是举世为敌,而且身后还有越言和白深如盯着,林九歌实在不敢把他们拖下水。

    是的,不敢。之前只是不想让她们掺和进来,现在已经成了不敢让她们掺和。

    本来林九歌可以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的去找林家报仇,就算受世人诟病也无所谓。

    可是现在,林九歌身后还有越言和白深如。就算在阚季荼面前说得再好,林九歌也骗不了她自己。

    越言是真的要与她为敌,那种眼神,林九歌实在想不到越言为什么会那样看着她。

    至于白深如,女人的仇恨最是麻烦,如果可以,林九歌宁愿这辈子都不要惹到一个妒忌的女人。

    可是很遗憾,她惹到了,还惹到了一个特别不好解决的女人。

    “行了,你们也不要想套我的话,也别指望我现在会告诉你们这些事情,该说的时候我会把这些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们,可是现在不是时候。”林九歌看向身边几人期待的眼神,无奈的摇了摇头,索性和他们摊牌。

    “九歌,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危险?”慕容烟皱着眉头看向林九歌,问道。

    “放心,没有。”林九歌心里翻了个白眼,这队友怎么这么聪明!嘴上却依旧咬死了不放,拍了j一下慕容烟的头,说道,“别瞎想。最多半个月,我会把这件事情解决给你们一个交代。”

    半个月是林九歌承诺给他们的时间,也是林九歌给自己的时间。

    半个月内,一定要把这些事情解决!

    几人默默点头,相对无言。

    林九歌心里不是很好受。她知道,因为这件事情,菜鸟小队的他们肯定会对她有所疑虑,可是林九歌真的没办法,没办法把他们拉下水。

    吃过饭之后,林九歌就被白深如拦下,只有她一个人。

    看到白深如,林九歌一阵头大,怎么这么快就找来了!

    李霜他们倒是不知道林九歌和白深如之间的恩恩怨怨,对着她叫了一句:“师姐好。”

    谁知白深如看都没看他们一样,长鞭直指林九歌,冷声道:“林九歌,打一架。”

    哈?不仅是菜鸟小队,就是林九歌都愣了。

    这么爽快?打一架定胜负?

    谁知结果根本没有她想的那么美好。

    “打一架,我给你个公平竞争的机会。”白深如冷冷的开口,林九歌瞬间翻了个白眼。

    合着您的打一架只是门槛,后面还有更多的怪呢!

    林九歌想了想,让菜鸟小队先回去,也不准备和白深如打架。

    虽然内院并不禁止弟子私下打斗,甚至倡导弟子们互相切磋。

    可是和白深如这种完全没有意义还吃力不讨好的架,林九歌还是觉得不要打的好。

    打赢了,白深如没面子,以后更加仇视她。

    打输了,白深如看低他,更没意思了。

    “师姐,架就不用打了,我也不会和你抢越言师兄的,你大可放心。”菜鸟小队离开之后,林九歌才开口说道。

    这件事情其实真没什么重要的,最多也就是一个误会而已,何必这么认真呢。

    毕竟林九歌是有男人有孩子的人,怎么可能会和白深如抢一个越言呢。

    只是白深如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长鞭出手,直接朝林九歌打过来。

    卧了个大草!还讲不讲道理的啦!林九歌跳起避开,心里一惊,没想到白深如竟然这么不讲道理。

    “认真。”白深如冷冷的看着她,多说一个字都变得吝啬。

    林九歌无奈,手中出现妄筮,却根本不准备用九天帝火。

    随便打打就好了吧林九歌想着,也只是用剑格挡,并不准备还击。

    “还击。”显然白深如也看出了林九歌的心不在焉,声音更冷,几乎是命令道。

    林九歌几乎就想破口大骂,却还是在白深如面前把持住了,笑道:“师姐你在害怕什么呢?我是个有夫君有孩子的人,难道你还担心你的魅力没我大吗?”

    白深如拿鞭子的手有些颤抖,昭示了她内心的不确定。

    “其实师姐你完全不用担心啊,有的人心不在你身上就是不在,你就算把我杀了他也只会更讨厌你,这个道理你不该不懂的吧?”

    “你在越言师兄四年多了吧?他也没对你表过态?那说明你真的不是他的菜啊,何必这么执着呢?”

    白深如挥鞭的手变得更加凌历,林九歌以为自己说中了,继续开口道:“师姐你说你这又是何必呢,干嘛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你说是吧。越言师兄不喜欢你是他眼光不对,你干嘛要执着于他呢。”

    “你给我闭嘴!”白深如似乎是彻底被激怒了,拿着鞭子的手挥舞得更加厉害,但也更加没有章法。

    林九歌不停地闪避,闪避,闪避,根本不准备回击。

    “深如!停下!”林九歌这边还想再说话,就听到后面有人怒吼。

    林九歌看救星似的看向来人,却发现竟然是韩霜和叶昭朝这边过来。

    “师姐救命啊!”林九歌一看有人来了,瞬间就弃剑示弱。

    “深如,你在干什么!?”韩霜似乎也没有想到白深如会这么不冷静,和叶昭上去一人一边抓住白深如,喝问道。

    白深如的眼神变得迷茫,又很快变得清楚。

    是啊,她在干什么啊?竟然真的被她激到了变得这么不冷静。

    白深如狠狠地盯着林九歌,却见林九歌一脸坦然,仿佛刚刚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她一样。

    “林九歌,我不管你有什么手段,我劝你最好不要用在深如和越言身上,否则后果自负。”韩霜看到这副样子,心里本来就对林九歌有些不满,此时又被激化出来,自然对林九歌的口气也不好。

    林九歌怂了怂肩,表示自己无所谓,只是淡淡的说道:“也麻烦师姐管好自己的人,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