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九十三章炽热的目光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本来她就一直看林九歌不顺眼,越言一再为她破例更让白深如不爽。

    往日林九歌在天书学院里,白深如碍于身份原因,再加上隔得太远,也没对林九歌做什么,只是那份仇视她的心可一直没有变过。

    “嗯。”越言淡淡的应了一句,看着人群来的方向,面不改色。

    “行了你们,深如你也控制一下自己,林九歌这次是以长老的身份来的,最好别惹她。”叶昭终于还是当了一群人的和事佬。自从林九歌出现之后,他们队里的矛盾就没有少过。

    “长老又怎么样,还不是靠手段上位的。”白深如愤愤不平地回嘴,在她心里林九歌就是个手段了得的人,根本没有真材实料。

    “深如!”然而白深如这话说的却真的太过刻薄了,就连韩霜也忍不住开口呵斥。

    白深如也知道自己言语不当,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来了,整队。”越言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们来的方向说道。

    几人迅速地下去把每一队的队形整好,然后回到越言身后站好。

    内院五十名天才终于要迎来另一队的菜鸟天才。

    林九歌还没走进内院就可以看到越言带领的队伍严肃的站在门口,虽然只有五十人,却硬生生站出了五百五千人的气势。

    内院真的是个很不一样的地方。

    林九歌不禁也站直了身子,对迎接他们的师兄师姐们报以同样的尊重。

    江澈他们虽然还看不到越言的队伍,可是看着林九歌的样子也知道这次他们面对的恐怕不是简单的角色,也跟着林九歌站直了身子,再没有嘻嘻哈哈的氛围。

    或许是蝴蝶效应,其他队伍的人看着林九歌带着第一小队全部站的整整齐齐,一时间也不甘落后,纷纷站直了身子,他们这五十人,也硬生生走出了上百人的气场。

    阚季荼不需要回头也可以知道身后的动静,暗暗点了点头,不知道是在夸赞这一届的素质还是在肯定林九歌的领导能力。

    终于可以看到内院了,林九歌早就看到了越言他们的架势,可是亲眼看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好强大的气场

    至于其他人,看到内院五十名天才一个个站得比木头桩子都直,一动不动的样子也不禁纷纷惊叹。

    什么叫做修养?什么叫做气势?他们面前就是了。

    惊叹的同时也把自己的身子摆的更直,更加庆幸自己刚刚学了林九歌他们。

    同样是天才,谁也不希望比谁落了下风。

    阚季荼和院长一老一小站在队伍前面,后面是十个长老带的十个队伍,气势浩荡的走到越言等人面前。

    越言带着内院的五十名天才对长老们点头致意,根本没看长老们身后的那些人,越言的目光始终锁定在林九歌身上。

    “啧”察觉到越言的目光,阚季荼不爽的啧了一句,转头对院长说道,“老头,一会你带江澈那队过去,我和林九歌有点事。”

    院长点头,显然也感觉到越言目光里隐藏的意思。

    林九歌身子站得很直,头却死死的往下低,越言的目光让她有种莫名的难受,不像是原来的那种,反而让林九歌有种锋芒在背的感觉,更不要说越言身后还有个白深如。

    白深如的目光早就是想吃了她的样子了,被这么两个人盯着,林九歌感觉浑身不舒服。

    “都进去吧,傻站着干嘛,好看吗?”阚季荼翻了个白眼,率先走到林九歌面前,“你跟我走。”

    林九歌不明所以,但还是跟着阚季荼走了。

    越言和白深如盯得她浑身不舒服,还不如跟着阚季荼走呢。

    院长走过来接替林九歌的位置,内院的几个队长纷纷上来带他们熟悉内院。

    江澈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老者,虽说是院长却没有一点院长该有的气势,反而像一个老爷爷一样和蔼可。

    也不知道九歌怎么了江澈望向林九歌的方向,呆呆的想着,是不是可以问一下院长怎么回事呢?

    可是这是院长啊江澈跟在老者身后踌躇着该不该问,后面的李霜却早就越过了他凑到院长身边。

    “院长爷爷好。”李霜特别乖巧的叫了一句,对着院长扬起一个笑。

    院长也笑着点头,看着李霜的眼神很是和蔼,让李霜更加胆大了。

    “院长爷爷你知不知道九歌最近怎么了啊?”李霜眨巴着大眼睛撒娇道,又不止是江澈一个人感觉到了林九歌最近的不对劲,李霜也不傻,林九歌最近的异样太明显,肯定有事瞒着他们!

    “知道啊。”院长笑呵呵的摸着自己的胡子,坦然答道,却没有一点想要说出来的意思。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啊。”李霜一听也许有戏,两眼放光的看着院长,试图从他嘴里知道些什么。

    “你这个丫头,就知道从我老人家嘴里套话。”院长那也是湖一个,哪里会被李霜这样的伎俩给骗到,伸手勾了下李霜的鼻子,笑道,“林九歌最近确实有事,不过具体是什么事情你们就自己问她去吧。”

    这意思明摆了就是你们问得到就自己问去,老夫才不趟这趟浑水不告诉你们呢。

    战略被识破,李霜没趣的瘪了嘴,退了回去。

    院长老人家也呵呵的笑着把他们带到自己的住处,提醒道:“有些事情你们该知道的林九歌自然会跟你们说的,不说只是不到时候而已,不用那么追问。”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让他们不用担心不用掺和,该说的时候林九歌自然会说。

    “多谢院长。”江澈朝院长点了点头,应道。

    其实院长完全没必要跟他们说这么多事情,说这些话无非是看在林九歌的面子上给他们一个提醒而已,如果他们连这都不懂的话,那就真的没救了。

    院长也点了点头,赞赏他的知趣,转身离开。

    “你说九歌到底是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啊?”院长一走李霜就凑到江澈身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