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七十五章阎九皇的到来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七星齐聚,天上风云变幻,浩瀚的天空变成了黑紫色,没有月亮,只有七颗星星悬挂于上,形成了一把镰刀状。

    天书学院突然迎接了一场强烈的地动。

    地动来得猝不及防,几乎没有人站稳了脚,屋里的摆设更是被震得七倒八歪的。

    林九歌扶着墙勉强站住自己的身子,看着李霜和慕容烟倒在地上根本起不来的样子,有心上去扶一把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能离开墙。

    因为一松手,她就和李霜他们一样。

    不过好在李霜她们也不是吃素的,两个人挣扎着牵起了手,然后各自搀扶着也站到了墙边。

    林九歌笑笑,朝她们竖了个大拇指。

    李霜和慕容烟对着林九歌也笑了笑。

    地动依旧在持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下来,林九歌看向锦上亭的方向,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

    男生宿舍这边的情况就好得多了。

    地动一开始所有人就都走到了室外,非常有默契地手牵起了手,所有人围成一个圆,重心就稳得多了。

    只是不知道李霜那边怎么样了

    也不知道阿烟他们怎么样了

    抱在人堆里的穆渊六和江澈心思却没在这里,而是看向了落花阕的方向,担心自己的意中人。

    地动持续了整整半个时辰,落花阕这边的女生也很快抱成了一个团。

    有的女生因为胆小竟然已经开始哭了,却很快被林九歌给安慰住,变成了小声抽泣。

    这种时候一个人哭很容易把所有人的情绪都带起来,到时候一个人哭,两个人哭,所有人都哭了起来那就不好玩了。

    长老院这边,阚季荼他们因为早有准备,受地动的影响倒是不大,只是阚季荼因为身子太小,没办法站稳,最后还是大长老把他抱了起来才没有一而再再而三的摔跤。

    半个时辰里,林九歌亲眼看着锦上亭的方向慢慢浮现一点点屋脊,又慢慢变大,最后一座房子的轮廓出现在她的眼里。

    这就是千烟殿吗?好雄伟

    林九歌站稳了脚跟之后,看着锦上亭的方向发呆,被李霜叫了起来。

    长老院派人来通知去锦上亭了。

    林九歌回过神,带着落花阕所有人都去了锦上亭那边。

    男生已经集结完毕,俨然是越言带队。而女生这边林九歌也很快把人数清点了一下,除去内院的人,都在这里了。

    内院的弟子和林九歌她们是不住在一起的,但越言不仅是弟子,也是大长老的传人,是长老院的助手,此时出现在这里也不算意外。

    只是林九歌这边才刚点完人,就看到一个黑袍人站在所有人外围,带着面具的脸只露出眼睛。

    但就凭那双眼睛,林九歌就可以知道他是谁。

    阎九皇!

    林九歌几乎想都没想就扑了上去,她来这里之前还想,如果自己在千烟殿里出了意外,就再也见不到阎九皇了,只可惜进去之前没能见他一面。

    结果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阎九皇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林九歌扑在他的怀里使劲蹭了蹭,直到所有人都侧目看着她们的时候,林九歌才尴尬的放开了阎九皇。

    阎九皇面具下的脸笑了笑,大手握住林九歌的小手,牵着她朝阚季荼那边走去。

    “你怎么又来了?”林九歌看着阎九皇带着面具的脸,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之前你在晓寒森林里的时候就让我担心了好久,我最近才抽开身来,就感觉到天书学院这边有问题,怕你有危险就赶紧过来了。”阎九皇抓着林九歌的小手,俯在她耳边说道。

    越言和阚季荼同时变了脸色。

    林九歌没有再说话,乖乖的让阎九皇牵她去阚季荼那里。

    没有阎九皇的时候,林九歌可以很独立,但是有阎九皇在的时候,林九歌只想做一个缩在他身边的胆小鬼。

    “你好,阎九皇。”阎九皇带着林九歌到了阚季荼面前,先礼貌性的自我介绍了一下,对着阚季荼伸出另一只手。

    “阚季荼。”阚季荼打量了他一眼,没有和他握手,却也说了自己的名字。

    阎九皇并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反而是抬头看向本该是锦上亭的位置崛起了一座巍峨的宫殿,喃喃道:“千烟殿。”

    “你知道它?”听到阎九皇竟然说出了千烟殿的名字,阚季荼挑眉,反问道。

    “听说过。”阎九皇淡淡的回答,对于别人来说,他并没有很多耐心去回答问题。

    阚季荼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也只是看向了千烟殿的方向。

    千烟殿通体都是青铜色的,看起来很古老,大门口有一块青铜匾,雕刻了三个很大却很模糊的字——“千烟殿”。

    千烟殿的门早已腐朽,门内是一片漆黑,就算是靠近了看,也看不清里面一丝一毫的样子。

    千烟殿的外围还缭绕着一些烟雾,倒是应了它的名字,也给它更增加了一分神秘感。

    “行了,准备进去吧。”看就呀看了没多久,对着林九歌说道。

    能进去的名单早就发了下去,此时所有可以进去的人都已经站了出来,每个人都吃了特殊炼制的丹药。

    “我也去。”阎九皇却在此时拉着林九歌的手站了出来。

    “我也去。”与此同时,越言竟也站了出来,看向大长老,眼里有请求的意思。

    “你们两个?”阚季荼玩味的看着两人,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我要保护九歌。”阎九皇说的理直气壮,他实力强大,就算是没有丹药进去也没有关系。

    “里面危险”。越言也附和道。

    “越言,别闹。”大长老皱了皱眉,喝斥道。

    “对,别闹。”阚季荼双手环胸,走到越言面前,“我们可没有更多的丹药保证你安全进去,里面凶多吉少,你还是乖乖留在外面保护天书学院吧。”

    越言的小心思别人看不出来,阚季荼还能看不出来吗?说是保护其他人,其实还不是为了林九歌。

    至于阎九皇嘛阚季荼其实巴不得他进去,免得在自己面前晃悠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