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七十三章准备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三长老连连点头表示理解,很明显,经过这一天,三长老已经把林九歌当成他的前辈,准备和林九歌学医了。

    林九歌对比也没有说什么,她并不介意把自己的手艺传给别人。阿叔先生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他的手艺能够被传承下去,林九歌作为他的义女,当然有义务帮他完成这个心愿。

    吃过饭,林九歌落花阕都没有回去,跟长老院要了一块没有人打扰的禁地,独自闭关炼丹去了。

    “对了,千烟殿出现的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林九歌闭关前,还不忘问问千烟殿的情况。

    “三天后。”

    “知道了,你们两个这两天不要下地不要运功不要修炼,等我出来。”林九歌点了点头,对着阚季荼和院长说道。

    林九歌对阚季荼和院长的伤势已经有了了解,她有信心,只要自己的丹药练好了,他们两个绝对能恢复如初。

    阚季荼和院长点头应道,也回去睡觉了。

    林九歌整整闭关了两天,第三天,大长老他们都担心林九歌能不能出来,就看到林九歌闭关的地方猛地发出了一道强光。

    强光消散后不久,竟又出现了一道更强的光芒。

    光束中蕴含的强大灵力让正在训练的弟子们皆是一惊。

    就连阚季荼,看到这两束强光之后,都不免笑了出来。

    “她成功了。”阚季荼站在房门口,看着林九歌闭关的方向,喃喃自语。

    果不其然,很快,林九歌就带着两个瓶子出现在长老院。

    林九歌的脸色看起来很疲倦,但她脸上无法掩饰的笑意也让阚季荼很是欣慰了一把。

    “快,吃了它,对付千烟殿绝对没有问题。”林九歌满怀期待的把两个瓶子分别给阚季荼和院长。

    阚季荼和院长也没有一丝怀疑的把丹药吃了下去。

    看到两人都吃了丹药,林九歌心里绷着的弦终于松开,倒头就晕了过去。

    一旁才过来的大长老忙忙接住她。

    “这丫头真是”阚季荼看着昏睡的林九歌,摇了摇头,无奈的笑着,“把她抱到我那里去睡吧。”

    是的,睡。

    其实不用诊断,阚季荼也知道林九歌现在的状况,劳累过度,撑不住了。

    离千烟殿的出现还有十个时辰,林九歌也只有十个时辰可以睡,十个时辰后,她无论如何都要起来。

    对付千烟殿,可不能少了她。

    等人都走了之后,阚季荼看着林九歌的睡颜,微微笑了笑,竟是无限温柔。

    小手抚上林九歌的眼睛,阚季荼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把她眼睛上的白布给拿了下来,整整齐齐的叠好放在枕边。

    “以后,再也没人说你是盲女了。”阚季荼在林九歌额上留下一吻,想起她扒自己衣服的样子,又不禁失笑。

    林九歌成熟了不少,阚季荼看见林九歌的第一眼就想到。比起他消失的时候,林九歌真的长大了不少,慢慢的也像个大女孩了,只是那份心性倒还是没怎么变化。

    林九歌睡了五个时辰就起来了。

    她有自己的生物钟,睡足了五个时辰是必定要起的,就算是再累,林九歌也睡不着了。

    从阚季荼的房间走到长老院大厅,林九歌感觉到一股子不同寻常的气氛,才想起今天该是千烟殿重现的日子了。

    到了大厅,果然所有人都正襟危坐,看着林九歌来了,纷纷侧目。

    “你没事了?”阚季荼也有些惊讶,两天两夜没睡觉,还耗费了那么大精力炼丹,居然只睡了五个时辰?

    “没事了。”林九歌对他笑笑,走到他身边,突然心念一动,伸手揉了揉阚季荼的头。

    “!!!”突然被摸头,阚季荼瞪大了眼睛看着林九歌,其他人更是惊讶的嘴里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

    “怎么了?我就是觉得你长的像我儿子而已。”林九歌眨巴着眼睛,没有白布的遮掩,她的表情更为丰富了。

    “……”林九歌我要杀了你。

    阚季荼看着林九歌,心里不停地怒吼,咬着牙说:“你儿子才多大,我已经活了百万年了,哪里能比。”

    “哦,也对,你是老不死的,我儿子还小。”林九歌似乎才反应过来似的点了点头,对着阚季荼笑得那叫一个天真无邪。

    “……”我可不可以把你的眼睛挖掉。

    阚季荼勉强维持着笑容,给林九歌指了个位置:“坐吧。”

    林九歌不客气的坐下,看着阚季荼让他继续说。

    “距离千烟殿重现还有五个时辰,天色已有变化,你们一会去各个宿舍把人员都点好,绝对不要少人。”阚季荼面色凝重,转向林九歌,“你身体撑得住吗?”

    林九歌也收起了玩笑的意思,朝阚季荼点了点头表示没关系。

    “这次进千烟殿我们讲不会参与,林九歌,我希望你能带着一部分学员进去。”阚季荼这话就是直接对着林九歌说的了。

    “你们不参与?”林九歌皱眉,天书学院这么多厉害人物,现在居然通通都不进去千烟殿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千烟殿里太危险,他们要拿学员当炮灰不成?

    “别误会,千烟殿里虽然危险重重,但其中的机遇也多,对于学员们来说也是一种历练。”阚季荼看林九歌的脸色就知道她又误会了什么,连忙解释道。

    “那也不能一个导师都没有吧,那多危险啊。”林九歌到底还是把自己置于学员的地位的,听到阚季荼这话依旧皱着眉,语气中明显有不满。

    “所以我和院长才拼死拼活的去给你们找了保命的药草啊,还有,你难道不是长老吗?”阚季荼回敬了林九歌一个天真无邪的笑容,说道。

    “……”你丫绝对在报复!

    林九歌看着他,并不答话,等着他的下文。

    “寒珀草,梨朔花,冷卦,炎臻,孑窦。”阚季荼把五种药草放在林九歌面前,然而这些只是虚像,真的药草早就被他炼了丹,递给林九歌,“这五种药炼成的丹可以保证你们安全进去,但在里面会发生什么就是我们没办法预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