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七十一章宴辜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林九歌呆呆地看着好像很容易被打败的寒蛇。这就完了?

    这这这简直比外挂还外挂啊!

    再看身边的九泽,林九歌不敢相信这是阎九皇给她抓来玩的“小龙龙”

    “发什么呆,还出不出去了?”九泽却没有客气,一爪子拍到林九歌脑后,问道。

    “小小龙龙你这是长大了?”林九歌咽了咽口水,生怕他一爪子把自己拍死。

    然而九泽下爪也是有分寸的,爪下的肉拂过林九歌的脑袋。唔还挺舒服

    “谁是小龙龙啊!本本少爷有名字!叫九泽!”九泽终于忍不住,一爪子拍到旁边的树上,大树轰然倒塌。

    好吓人林九歌看着九泽,转身就跑,心里却暗暗记下了九泽的名字。

    “死女人你等等我!”九泽看到林九歌夺命似的狂奔,又开始怒吼。

    林九歌哪会听他的啊,撒开腿跑得比兔子还快,前世训练的时候都没这么快过

    看到林九歌跑得那么快,九泽也没有办法,封印一破就回不去了,九泽这么大体型不破坏树木肯定没有办法追上她,然而破坏树木

    还是算了吧,九泽想了想,默默地又走了回去。

    虽然阎九皇让他保护林九歌,可是他现在这个样子出去,对于林九歌那就是破坏而不是保护了。

    所以九泽还是决定回去乖乖修炼出人形再说。顺便会会他的“老朋友”。

    “喂!没死就给我起来。”九泽回去,看到寒蛇还是躺在原地,地上的血迹已经有好大一块,毫不客气的往他伤口上又拍了一爪。

    “嘶九泽你真不客气啊。”寒蛇挣扎着起来,看着九泽眼里有些愤恨。

    “废话,百万年前被九天帝火伤了一次,现在那丫头又拿着妄筮来杀你,我要不出手你现在就死了。”九泽一点都不客气的骂道。

    其实他那一爪子还真没抓到要害,说白了也只是给林九歌做个样子而已。

    “还能爬不,不能就上来。”九泽虽然话难听,但对于寒蛇的心还是好的,虽然他们之前斗了很多年,但在百万年后的今天,能碰到这样的一个老友也确实不容易,他们都应该珍惜。

    寒蛇毫不客气地攀上了九泽的背,任九泽背着他飞回自己的窝。

    “喂我说,宴辜你现在怎么混得这么惨,居然连个小丫头都打不过。”九泽把宴辜背回他的窝,一边给他疗伤一边奚落。

    “靠!你告诉我她是谁啊她,拿着妄筮,还有异瞳和九天帝火,我”宴辜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了下去。

    “啧啧,都百万年了,你居然还没忘记。”九泽毫不客气的讽刺,爪子往他伤口上一拍,“好了。”

    百万年前,九泽为龙,宴辜为蛇,是龙族的变异分系。

    然而宴辜当时气盛,九泽呢从来也是个桀骜的人,一龙一蛇每次见面都要大打出手。

    宴辜为了打败九泽,一直都在努力修炼,而九泽却仗着自己的身份和天赋一直惰于修行,以至于后来九泽竟打不过宴辜。

    被宴辜打败之后,九泽心里气不过,于是就找到了当时还是神王的阚季荼,以妖蛇的名义让阚季荼来追杀宴辜。

    宴辜肯定是不敌阚季荼的,最后逃到火离大陆,终于还是在这片森林被阚季荼重伤,蛰伏于此。

    但重伤并非死,阚季荼当时只在他七寸处砍了一剑,就被他咬到,没力气和他再战。

    那一场,两败俱伤。

    宴辜为了治好自己那道伤疤,花了百万年把自己七寸以上的灵力全部用来修复它,以至于他七寸以上至头都是白色的。

    寒蛇的灵力就是靠自身颜色来决定的,蓝色愈深,灵力就愈甚,而如若变成了白色,那么这条寒蛇就没有一点灵力了。

    宴辜通体为冰蓝,头部成白,说明他的灵力真的匮乏得很,然而就这么匮乏的灵力,对付火离大陆的修士也足够。

    至于阚季荼,那一伤,就再也没好,最后也只是拼尽了最后一点力气给自己留了个神识空间。

    自此,宴辜对九天帝火和妄筮就极为敏感,而九泽呢,知道宴辜没有回蛮荒神域,心里也一直惦念着他,毕竟,宴辜虽骄,却是个很好的对手。

    “宴辜,抱歉。”两人沉默很久,九泽才终于别扭的说道。

    “啧,堂堂龙子,竟也会说抱歉。”宴辜被九天帝火重伤,盘踞在洞穴内,笑道。

    “你”九泽瞬间就红了眼。

    “九泽,谢谢。”宴辜却没给他机会,回道。

    九泽一愣,旋即也笑道:“谢什么,我接下来还要占山为王,借你地盘修炼呢。”

    宴辜蛇尾一扫,不轻不重的打了九泽一下。

    林九歌回去天书学院时,江澈他们都围在长老院等她回来。

    大概事情他们都和大长老说了,大长老刚想派人去找她呢,林九歌就跨进了天书学院的门。

    “九歌,你没事吧?没有受伤吧?”李霜看到九歌进来,生怕她受了伤都不敢扑上去。

    “放心,我没事。”林九歌笑笑,并没有对他们解释九泽的事情,“我想和大长老单独谈谈,你们先去训练。”

    李霜一脸不放心的看着她,不肯离开。

    “乖,我马上就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林九歌现在对他们莫名的特别有耐心,揉了揉李霜的头,示意江澈把他们带走。

    江澈虽然不知道林九歌到底什么意思,但是林九歌不说,他们也就不问,听话就是了。

    等人都走了,林九歌才脸色凝重的转过头来看向大长老。

    “大长老,你知不知道,九泽。”林九歌没说九泽是什么,独独问了九泽一名。

    林九歌想知道,九泽到底是谁,而且晓寒森林里的那条寒蛇也不是简单的人物,把他们留在那里,林九歌真的很担心会不会危及其他人。

    刚刚她跑那么快,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想知道九泽到底是何方神圣。

    阎九皇到底给她抓了只什么东西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