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七十章九泽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寒蛇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这么弱智的问题本尊拒绝回答。

    还挺傲娇的哈林九歌心里抹了一把汗,觉得这事儿发展方向不太对啊

    他们现在不是应该激战在一起,然后斗个你死我活吗?这和谐的谈判场面是怎么回事啊

    “那个寒蛇大人我们不是有意要来的,您就放个行可以不?”林九歌觉得,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他们能谈着谈着就过去了也说不定啊。

    谁知道那寒蛇竟然直直的盯着林九歌的剑,盯得林九歌都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的剑。

    还是原来的剑啊,有什么问题吗?

    “九天帝火”寒蛇死死地盯着林九歌的剑,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

    居然又看见了九天帝火!它怎么还阴魂不散地跟着它!

    寒蛇疯了似的朝林九歌冲来,眸里的金光更加明显。

    林九歌闪身避过,不知道自己的剑哪里惹到它了,居然让它这么疯狂。

    穆渊六反应也算快的,长戟一挑,抱着李霜直朝寒蛇冲去。

    然而长戟还没有没入其中,穆渊六就被弹了回来。

    “不行啊九歌,它皮太厚了。”穆渊六把李霜抱在身上,自己躺到地上给她当肉垫,朝林九歌大叫道。

    林九歌显然也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可是已经和寒蛇激战在一起的她根本无暇再去回应穆渊六。

    而且林九歌很快就发现,寒蛇对她的剑不仅是愤怒,更多的还有忌惮!

    怎么回事?难道又是阚季荼的哪个敌人?算算时间,应该也差不多是阚季荼那个时期的生物了,恐怕整个大陆就这么一只,林九歌突然有些不忍心伤害它。

    可是,林九歌不伤它,它就要来伤林九歌!

    “呵”林九歌突然从嘴里发出一声冷笑,蒙在眼睛上的白色布条被生生震开,异色的眸子猛地睁开,直盯着寒蛇,竟给它一分诡异的压迫感。

    剑上的九天帝火更甚,林九歌盯着寒蛇,寒蛇也忌惮地看着林九歌,场面一下子僵持下来。

    “异眸妄筮剑九天帝火”寒蛇喘着粗气,看向林九歌,一声声道出她身上的东西。

    异眸和九天帝火她知道,但是妄筮剑是说她手上的剑吗?原来它是有名字的

    林九歌冷笑出声,脸色竟是前所未有的惨白。

    “傻女人,快住手!”然而林九歌还没有做出下一步的举动,一只小蛇直接从她手心钻了出来,手心破开了一个口子,但很快又愈合了,林九歌甚至没来得及感受痛楚它就好了。

    九泽从林九歌手心出来,立在林九歌面前,身躯不停地变大,最后竟成了一条和寒蛇差不多大的蛇不,不对,他比寒蛇多了两个角和一些鳞片,是龙才对。

    “死女人,快控制住你自己的力量,别再失控!”九泽挡在林九歌面前,和寒蛇对峙着看,却不忘了提醒林九歌。

    对不能失控林九歌猛地一个机灵,眸中的异色渐渐褪去,又变回了黑色。

    其他几人此时早已呆滞在原地,这这是什么情况?

    寒蛇对着九歌发火,然后一条龙出来了?

    所有人都没有搞清楚状况,九泽却一个甩尾把他们都甩出了寒蛇圈出来的范围。

    “闲杂人等赶紧离开,林九歌你给我上来!”九泽的语气并不好,但所有的出发点都是好的。

    江澈率先反应过来,拉着几人就跑,那处战场太高级,他们靠近只有沦为蝼蚁的份,越早离开越好!

    “不是我们跑了,九歌怎么办啊。”跑了一会儿,李霜才缓过神来,突然想起这个严肃的问题。

    “那条龙把九歌单独留下,应该是需要她的帮助,不会有事的。”江澈冷静的看着藏在树枝间的一蛇一龙,摇了摇头。

    林九歌选他做队长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这份冷静,刚刚这种情况下,江澈清楚的知道他们留下只会添乱,所以拉着众人先跑,至于林九歌,他只能放弃。

    然而如果是换了另外的任何一人,绝对不会有江澈这么果断和冷静。

    战场上需要的是果断和冷静,可不是那些“你先走我断后”“不我们一起走”的矫情。

    不可否认,江澈在这种事情上处理得很好。

    另一边,林九歌也算是回过了神,知道自己刚刚差点就失控,感激的看了一眼九泽,把自己刚刚崩开的白布条又重新带上。

    “你是谁!”寒蛇看着面前一点都不比它小的九泽,愤怒的喊了出来。

    “我是你大爷!”九泽一点也不客气的一甩尾巴,把寒蛇圈出的包围圈破开一个口子。

    真没想到,他堂堂算了不提,把好不容易封印了身体解封居然是为了这样一个臭女人!而且还是把他当做宠物不管不顾这么久的母夜叉!

    算了,看在她养了自己这么久的份上,放过她一次!

    关键是阎九皇那个男人真的好可怕啊呜呜呜

    九泽毫不客气地起身就朝寒蛇扑过去,显然把怒气都发在了寒蛇身上。

    林九歌提着妄筮,也不再发呆,起身就朝寒蛇的七寸划去。

    林九歌清楚的看到,这条寒蛇的七寸有一条非常狰狞的伤疤,虽然被鳞片挡住远看看不出来,但近看的话还是很容易就可以看得出来。

    上古神兽就是不一样,这么一条伤疤都要养百万年。林九歌一边想着,妄筮毫不客气地朝伤疤上砍去。

    穆渊六根本刺不穿的蛇皮被妄筮轻而易举地撕开,九天帝火在伤口周围蔓延。

    九泽缠着寒蛇,不让它去攻击林九歌,也让林九歌能够顺利挥出这一剑。

    旧伤又被撕开,寒蛇的攻击瞬间变成了挣扎,凄厉嘶哑的叫声响彻整个森林!

    九泽冷哼一声,伸出爪子在七寸下面又补了一爪,才放开了寒蛇。

    其实不是九泽放开了寒蛇,而是寒蛇根本没有力气再和九泽纠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