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娇妻:请君上榻来 第二百六十八章晓寒森林
作者:安柚的小说      更新:2017-09-14
    不远处找枝丫的林九歌突然感受到一股特别臭的味道,她皱了皱眉嘟嚷道:“这附近有什么吗,怎么这么臭。”

    “怎么了?”脑海里传出疑问的声音。

    “没什么,突然闻到一股特别臭的尾单。”林九歌笑了笑,在鼻前弄了个气旋回答道。

    其实江澈这种毒气弹也就是损人一千自伤八百的一种法子,在实战中起到的用处并不大,大概也就是有个出其不意的效果,别人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而且容易乱了自己的阵脚。

    “那就好。”脑海中的声音又来了。

    “放心啦,你那边查到了吗?”林九歌砍柴的动作不停,又开口问道。

    如果是外人过来,看到这一幕定然会觉得林九歌是不是疯了,竟然在自言自语。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又在和阎九皇说话呢。

    额间的鸢尾花印记是她和阎九皇沟通的链接,因为这个地方非比寻常,林九歌还是找了阎九皇询问情况。

    阎九皇当然也不是神,不可能连一个森林的历史都知道得那么清楚,所以此时也让人去查了。

    林九歌索性就把鸢尾花激活,和阎九皇慢慢聊天。

    “查到了。”林九歌和阎九皇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阎九皇那边终于有结果了。

    “怎么回事儿?”林九歌也停下了手上的活,安心听他讲。

    “晓寒森林其实并没有什么,只是百万年前有一只受伤的寒蛇路过那里,没有撑住就睡了过去。后来很多年里面它就一直在那里沉睡,但是它的特性是改不了的,每天伴着太阳出现就会散发寒气,等太阳完全升起又会消散。”

    “只不过近年来出现了有人冻死并且尸骨无存的现象,想来是寒蛇已经苏醒,要开始进食了,你们小心一点。”最后一句,阎九皇说得无比担心。

    其实从林九歌跟他说她们在晓寒森林里的时候,阎九皇的心就吊了起来,但偏偏他又抽不开身去她身边,只能通过一个印记干着急。

    “放心啦。”得到自己需要的消息,林九歌也就没所谓了,继续砍着自己的木枝,还一路搜集合适的树叶。

    储物戒里还有汽油,林九歌想做几个火把出来,方便驱散雾气。

    这种时候本来是不应该出现雾气的,但偏偏就出现了,按阎九皇的说法,林九歌觉得可能是寒蛇搞的鬼,用雾气迷惑他们。

    但寒蛇的体型应该不会小,百万年的灵兽,体型就没有小的,就算是蚂蚁都会有人那么大了。

    而且这寒气持续了这么久,寒蛇还没有出现,应该也是体型太大不方便行动的原因,导致它只能等这些人冻死了再出来慢慢享受。

    不过百万年前的东西最近怎么这么多啊,林九歌默默吐槽了一下,她怎么觉得她接触的都是那些百万年前的东西呢?

    算了,还是安心的砍她的木头吧。

    感受过外面的寒冷,穆渊六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拿出了冬装穿上,再次出来时,李霜他们已经用特意留下的火种点燃起了火堆。

    雾气被火驱散了不少,六个人围着火堆坐下,那股子臭味还没有散去,但每个人都在鼻子前面都弄了气旋,倒也没多大影响。

    昨晚江澈和穆渊六虽然是醉了,但依稀记得一些片段,此时想来真是尴尬至极,所以根本就不敢开口说话,生怕李霜和慕容烟会生气。

    而刘成路和郑奇又是不喜欢说话的主子,气氛一下子就尴尬了下来。

    “九歌怎么还不回来啊”倒是李霜心眼大,看着几个人都不说话,干脆抱怨了一句试图打开话题。

    “不知道啊,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吧。”慕容烟也很配合的接过话头,昨晚的事情不仅是江澈和穆渊六,刘成路和郑奇也在一边好吗!这种情况下最尴尬的莫过于她俩了。

    “应该不会,晓寒森林里灵兽较少,大概只是在雾气中绕了点路吧。”江澈倒是接了下去,可是着一本正经的推理是怎么回事?

    阿澈你这话我没法接。

    小澈子这话我没法接。

    慕容烟看向江澈,李霜看向慕容烟,最后两人对视一眼,纷纷表示无奈,以前怎么没发现,江澈就是个话题终结者呢!

    “小霜子,我”穆渊六也觉得气氛尴尬,刚开口想说什么,就被李霜打断。

    “我去看看九歌去哪里了。”说着就站了起来准备跑。江澈看着慕容烟,眼里带着期待,结果慕容烟也说了一句“我跟你一起去。”

    两个人纷纷跑远,穆渊六和江澈面面相觑,纷纷苦笑。

    “你说你两个人是不是作死,和那么多酒干嘛。”郑奇算是他们之中唯一比较清醒的人了,刚好坐在穆渊六和江澈中间,拍了拍他俩的肩膀,带着无奈的宽慰。

    现在的郑奇可不是刚来时候走的郑奇了,他变得开朗多了,时不时也会和其他人开个玩笑什么的。

    虽然更多时候他总能让人忘了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在,但很多关键时候没有他,菜鸟小队真的走不下去。

    “我也不想啊,就是想喝酒壮壮胆去和李霜表白,没想到一下子就”一下子就喝高了。穆渊六憋屈的解释着,他昨晚其实没有喝多少,但他喝的偏偏是离歌笑。

    离歌笑是京城有名的好酒,一天只售十坛,做完他们喝完的最少也有六七坛了。

    离歌笑度数不高,但有奇效。一旦人心里有事的时候,不管你多厉害,灵力多强,一坛必醉。

    然而很不巧,穆渊六和江澈就是这样的。林九歌那就更不用说了。她心里的事怕是比他们六个加起来还多。

    所以几个人都醉了,一醉,穆渊六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嘴,结果就有了现在的局面。

    “我都是被小六子带的”江澈也委屈的嘟嚷,穆渊六昨天晚上就坐在他身边,自己喝不够,还拖着别人也喝,于是江澈就被光荣的灌醉了。

    而且后来也是穆渊六起的头,江澈才跟着他喊了几句,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悔啊。